第062章 他們是狼
g,更新快,無彈窗,!

蘇家後宅鬧了小半宿,蘇士斟又大清早地去了早朝.

直到回到衙門處理完幾個卷宗才有機會喘氣,看到桌上蘇慎云送他的筆洗,他又禁不住想起昨夜的事情.

每次有關蘇沛英兄妹的事情他都沒有什麼耐性處理,總是能有多快解決就有多快.

昨夜本來也是如此,可誰能想到蘇慎慈竟然會有那樣的舉動,不光是把云姐兒給傷了,還不管不顧地當著眾人面讓他這個當爹的下不來台!

這若擱在從前,她烈是烈,卻也不敢跟他這麼硬杠,這是怎麼了?

怎麼倒像是……有了靠山似的?

再想想會同館這事前因後果,捏著胡須琢磨片刻,便就戴上官帽又進了承天門.

燕棠剛剛好巡宮回營,見到蘇士斟遂來便著人去沏茶.

寒暄兩句,蘇士斟便和言悅色說道:"聽說昨兒慈姐兒上會同館給王爺添麻煩了?"

燕棠端茶的手緩下,看他一眼道:"談不上添麻煩,阿慈很守規矩."

蘇士斟笑了笑,當作回應,心里卻有什麼被風吹動了似的,晃了晃.

他是知道燕棠與蘇慎慈打小情份好的.

但即便如此,據他觀察也沒有好到太出格,也因為此,他才並未對蘇慎慈格外放在心上.

燕棠的父親與皇帝私交甚篤,即便是葉太妃,在出嫁之前也與皇帝交情不淺.

燕棠的婚事一般人是肖想不起的,他不覺得蘇慎慈有這個福氣--又或者說,他不希望她能有這個福氣.

說起來也是年少無知,他年輕那會兒只覺得林氏生厭,生下的兒女也生厭,所以他們兄妹年幼時他沒少做出些有失公允之事.

等到他察覺到行為過火的時候,卻為時晚了,他們倆皆已成人,已經把他做過的偏心事刻到了骨子里,蘇沛英也已經考取了舉人.

他隱隱有了危機感,意識到長子長女不可能與自己同心,甚至他們的出色還很可能威脅到自己.

但他卻無力改變什麼,于是只能將錯就錯下去.

這些年,與其說他是在壓制著他們,倒不如說是在提防著他們.

不能不防啊,他對自己做過的事情好歹有數.

可是,誰又能知道蘇沛英為了麻痹他們,深怕他們阻攔他會試,居然在考取舉人之後,接著默默無聞地裝了三年!

前不久又金殿傳臚,名揚朝野,成了為數不多有資格進翰林院的士子其中一員?

他中了進士,就成了天子門生,已經算是朝官了.這令他也不能不在許多事上因之讓步.

可是越是讓步,他就擔憂越甚,這蘇沛英,總像是一頭溫文飽學的狼,他就算再斯文再儒雅,他也是頭狼!

眼下雖然不怕,可等到肌肉結實了,牙齒鋒利了,總有一日會反過來撕扯他!

……這麼說雖然有些不可思議,畢竟他們是親父子.

可是他卻深切地知道,至少是感覺到,他們兄妹並沒有把他當成什麼需要尊重孝敬的父親!

在他往年無所謂地對待著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把他對他們做過的事情一筆筆地記起了帳!

這種情況下,他又怎麼還能希望蘇慎慈嫁給背景這樣堅實的燕棠呢?

有姚氏及她所生的子女在,他再怎麼做也不可能挽回蘇沛英他們的信任了.

而昨夜里蘇慎慈那樣機敏又有膽氣地應對著他和蘇慎云,就更令他心生忌憚起來.

蘇慎慈不會突然之間就會變得這麼強硬,他想來想去,她的最大倚仗只有燕棠.

難不成蘇慎慈也騙了他,她與燕棠這些年看上去平平常常,實際上私下里卻已經到了情投意合的地步?

而她突然地強硬,是因為燕棠許諾了她什麼?

"阿慈沒給我添麻煩,阿慈很守規矩",這表示什麼?

至少是在維護她!

他覺得自己應該再問點什麼,但又覺得什麼也不必再問了.

不管怎麼說,燕棠是維護蘇慎慈的,且與蘇沛英關系也很好,這是事實啊!

"我就怕阿慈胡鬧,擾了王爺公務,若沒有那是最好!"

他站起來,笑著拱了拱手.

燕棠見他古里古怪地到來問了那麼一句話,又古里古怪地悶頭坐了半日,忽然又告辭,也是盯著他背影直到消失才收回目光.

"回去讓黎容查查看蘇家是不是出什麼事了?"他沖侍衛道.

……黎容剛出王府就見戚繚繚和程敏之他們各自牽著匹馬在坊間溜達.

基于戚繚繚的殺傷力,他看了他們一眼立刻掉頭打算進門.

戚繚繚上晌在學堂才聽了燕湳說過他哥不准他出來的事,知道是把燕棠給氣狠了.

這會兒眼尖瞧見黎容,便老遠喊道:"黎大人拎著禮包這是要去哪兒啊?"

這都打上招呼了,也不好裝聽不見了.黎容硬著頭皮轉身,笑道:"是戚姑娘啊!

"聽說蘇家二小姐不小心被水燙了,太妃著在下去蘇家問個安.剛又落了點東西,正要回府取來."

他不提這茬戚繚繚倒忘了,蘇慎云被蘇慎慈當頭一壺開水淋下來,如今也不知道脫皮了沒有?

那蘇慎云恨她恨得要死,多半不會讓她見著這麼狼狽的時候.跟著黎容去,她一定不好意思趕她.

就笑道:"那正好,我們幾個也還沒去問候的,您快回去取東西,我們在這兒等您."

黎容靜默半刻,只得去了.

……

蘇慎慈潑水的地方距離蘇慎云還是有一定距離的,且滾水送到書房,途中一耽擱,溫度已降下些許.

再這麼隔著距離潑過來,燙肯定是燙的,痛也肯定是痛的,但也有限,起碼並沒有直接毀容.

甚至連水泡都沒起,只是被燙過的皮膚紅腫起來,過了當時那勁兒,如今已痛得令她恨不能去死.

姚氏坐在床沿往她胳膊上塗藥,一面數落著痛呼不止的她說:"沒傷到臉就已經謝天謝地,要是破了相,看你這輩子該怎麼辦!

"還惦著王爺呢,怕是隔壁王大爺都輪不著你惦記了!"

蘇慎云聞言就捶著床板哭起來:"都是慈姐兒害的我!我跟她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