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對我真好


"女兒真真是冤枉."

蘇慎慈恭謹地垂首:"這怎麼能怪我呢?我又不知道云姐兒躲在那里,倒是父親,不問問她為什麼躲在那里麼?

"我是您的親閨女,您傳我說話,難不成還能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她云姐兒還得時時刻刻地盯著?

"這樣的話,女兒真是替父親抱屈,身為一家之主,居然連傳個人說話的自由都沒有了呢!

"又或者,您是早就知道她在那里的?如果是這樣,您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呢?

"您若告訴我了,云姐兒也不必受這番苦不是麼?"

蘇士斟氣得拳頭也攥緊起來!

說來說去,敢情這倒還成了他的不是了?!

旁邊蘇慎云本就不甘心就這麼走人,見狀就更不情願走了!

只不過蘇慎慈並沒有打算給她繼續作妖的機會.

她接著道:"咱們家是規矩嚴明的人家,云姐兒這麼做,可是很不合規矩的.

"既然剛才我因為外出而領罰抄《女訓》,那麼云姐兒的過錯可比我重多了.

"她是不是應該至少落個跪兩三個時辰佛堂的罰?"

"混帳!"

蘇士斟怒斥著.

但除了這樣怒斥一句,他似乎又說不出別的什麼來了.

"父親!"蘇慎云哇地一聲哭起來.

畢竟是姚氏生的女兒,蘇士斟望著她,到底生出幾分不忍.

遂又罵起蘇慎慈:"你妹妹被你傷成這樣你還要罰她跪佛堂?究竟是誰教得你這樣狠毒!"

"當然是云姐兒教的呀!"

蘇慎慈面不改色心不跳說道:"她都能對容哥兒下得了那樣的毒手,我不過是順著府里規矩給她點懲罰.

"名正言順,有理有據,她就是想上公堂審判我都能奉陪,這怎麼就不行了?"

一院子人都已啞口無言.

……

戚繚繚很想一口氣吃成個胖子,半年就學會能防身的武功,但顯然沒有人搭理她.

戚子煜把那碟子點心留下,然後冷豔地轟了她出門.

戚子赫正在看京師曲人新作的曲目,覺得她純粹是來干擾他陶冶情操的,丟下她這個俗人凌亂風中,自己乘風去了屋頂.

戚子卿縱然憐香惜玉,但是因為最近連番輪夜差,三句話不到就進了夢鄉,也無心"憐惜"她.

翌日早上到了學堂,她就去尋蘇慎慈.

哪知道蘇慎慈頂著兩個大黑眼圈,也是哈欠連天,一問才知道昨兒夜里還出了這麼一樁事.

便問:"那後來怎麼著了?蘇士--你爹,他罰你不曾?又罰了云姐兒不曾?"

蘇慎慈疲色下亦有得瑟,托腮笑道:"哪里還有什麼道理罰我?他若罰我就得罰云姐兒.

"姚氏雖還惱她,可不管再惱,她也得在我們面前給自己兒女爭足面子,她不會讓云姐兒受罰的."

她放下手又道:"我爹除了一個勁地說我惡毒,也拿我沒轍.

"後來他們無可奈何的時候哥哥也回來了,姚氏怕哥哥再不依不饒,便以給云姐兒上藥為由,把她給帶走了.父


"親最後只讓哥哥多管著我.可這話說了又有什麼用?"

說到這里她輕吐了吐舌頭.

戚繚繚笑著戳了下她前額:"辦的不錯."看了一圈左前方,又道:"難怪今兒不見云姐兒."

"早上我出來的時候還在房里哭唧唧呢."蘇慎慈說,吐氣靠進椅背.

又道:"這日子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早晚能搬出這牢籠,跟我哥哥另住去就好了!"

戚繚繚道:"你就這點出息?"

蘇慎慈愣住:"那不然呢?"

戚繚繚跳上她課桌坐下:"你想過沒?哪怕你們搬出去了,以你爹的手腕和胸襟,要對付你們不還是輕而易舉的事?

"他若不跟姚氏一個鼻孔出氣倒罷了,關鍵他們是!你就是搬出去,就是脫離蘇家,他也會把你們當仇人!"

他們跟蘇士斟的仇是打他們出生,不,是打林氏遭受冷遇那日起就已經開始.

退一萬步說,就算他們能不計前嫌,蘇士斟自己也不會放心他們,所以,這仇是沒法兒解的.

蘇慎慈沉吟:"你說的有道理."

戚繚繚道:"所以你不用怕,只管跟他們斗,該你的東西寸步都不能讓,只要記住不落把柄在他們手里就成.

"什麼賢良淑德都是假的,害人的,自己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才是王道!

"若有危險,可以差綠蕊來告訴我,我想辦法幫你."

蘇慎慈感慨:"繚繚,你對我真好."

戚繚繚捏了捏她的手:"你不覺得我手伸得太長就好了."

"怎麼會?"她說道:"好壞我還是拎得清的.起碼若不是你鼓勵我,昨兒我這二十篇的懲罰不是又要受了?"

戚繚繚陪著她默了默,暗自想了下,又安慰道:"哥哥的事也不用急,應該也快了."

姚氏和蘇慎云還能白白吃這個虧?稍後肯定會動作針對他們的.

眼下關鍵都在蘇士斟手上握著,又不可能且沒辦法把蘇士斟給一下弄倒,便只能見招拆招了.

"接下來這段時間你先別跟你父親較勁,且把精力放在如何對付姚氏上.

"記住你的目的是要取得最終的勝利,讓蘇家再也沒人能壓制住你們.

"先制住姚氏,這樣才能變被動為主動,只有讓她老實了,哥哥的事情也會少很多阻礙."

蘇士斟說到底還是個油滑仕宦,他胸中還是有輕重會斟酌的,所以暫且無虞.

姚氏卻不同,她純粹就是要替自己爭取利益,並且不遺余力地煽動蘇士斟站到她這邊幫她爭取利益.

如果萬一保不住蘇沛英入翰林,那也得先讓姚氏老實起來!

有兩手准備,總不會吃虧.

蘇慎慈沉吟點頭:"我聽你的!"

想起她剛才急匆匆找她,便又問:"你又在煩什麼?"

戚繚繚就歎氣,把想速學武功而未遂的事給說了.

蘇慎慈道:"學武功當然沒那麼快,我覺得你還是先把騎術先學學好吧!"

戚繚繚茅塞頓開……

沒錯,先學騎馬!

學會騎馬,那她打不過的時候至少還能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