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有多無恥


安達潛伏在京師發揮的作用有多大戚繚繚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賀楚王妃的侄子她也不清楚,但經過這番清查,他們這伙人的底細便有機會摸清楚了.

就算是兩個月後依然還將發生沖突,也不至于讓賀楚把尾巴翹得老高來.

出了這麼件事兒,回頭靖甯侯他們會問起,她還得好好想想這話兒得怎麼跟他們說才夠完美.

即便她是有意想揭安達的老底,去會同館也不算什麼了不起的事,可鬧出事情來,就不那麼合規矩了.

尤其靖甯侯還老擔心她嫁不出去,所以少不得還得做好被他們吼破耳朵的准備.

出了館後程敏之他們皆有些沒勁,因為合他們三個之力居然連個安達都沒能奈何,這令他們感到很挫敗,很沒面子.

蘇慎慈則在車上說道:"那安達看起來並不像只是個王親這麼簡單,從先前那叫格恩的漢子對他說話的態度來看,只怕是個將領.

"可惜不能把他兩腿打斷,我聽哥哥說烏剌可汗野心勃勃,若是打斷了倒好了,也算是給烏剌一個警告!"

戚繚繚斜睨她:"看不出來你這個人心腸這麼狠."

蘇慎慈嘴角抽抽:"承讓承讓."

一言不合就要把人往死里打的人,好意思說她心狠?

說完她又道:"剛才你和阿棠配合得挺好的,是不是早就商量好了?"

戚繚繚攤手.

"商量"這種事兒,就算她肯,燕棠也不會給她這個機會不是!

但他們好歹是發小,哪怕隔了十年,底子在那里,多少也還是會有些默契的.

哪怕燕棠把她當瘟疫,在她之前既告訴了他安達的可疑之處後,他又怎麼會放過這個把他拖出水面的機會?

……馬車直接駛進坊.

槐樹下蘇慎慈先下車,戚繚繚跟程敏之他們告了別,遂帶著翠翹在樹下石墩上坐了下來.

燕棠自會同館出來,便與司禮監與禮部的人進了宮.

皇帝聽他把來龍去脈細細說完,將手里把玩著的一柄玉如意放到了桌面,說道:"賀楚這是著人打前站來了.

"他這是借著千來人的使臣團引開朕注意力,使朕以為他們就是來討賞而已,而後卻在暗中行事."

他凝眉睨向禮部官員:"當初負責核查名錄的是誰?削去官職,不得起複!余者皆罰俸半年."

禮部連忙頜首領旨.

皇帝拿著那柄如意站起來,踱出禦案,又道:"烏剌王妃只有哥哥,這安達如若真是她的侄兒,那麼定是右翼將軍帖木兒的兒子.

"而帖木兒的結拜兄弟則是大將軍孟恩,孟恩其人狡詐,安達此行很可能是出于他的安排.

"--著孫彭去趟會同館,先去會會那安達."

王瑞也即時領旨告退.

殿里只剩下燕棠還在,皇帝負手望著他:"你怎麼讓戚家那丫頭跑會同館去了?"

燕棠微凜,躬身道:"是臣監管不嚴,請皇上降罪!"

皇帝笑了笑,說道:"本來是該降些罪的,戚家那禍根孽胎,皇子公主們打小都不敢隨便招惹,你竟讓她跑去那兒?

"今兒她若真出點什麼事情,老戚他們幾個還不得把朕的會同館給掀了?"

燕棠望著地下,再凜神:"臣願意領罪.

"不過戚繚繚雖然玩劣,但今日若不是她,使團里的貓膩斷斷還揭不穿,所以還請皇上莫要怪罪戚家."


戚家與宮里關系一向很鐵,今日之事也不涉及什麼原則問題,他自是不會罵的過份.

但該說的還是得說清楚,那孽障看著不著調,但行事卻亂中有序,你不仔細琢磨,還看不准她有套路.

就是先前這事兒,他也是直接她尋上巴圖的時候才意識到她想干什麼,而後居然還成了!

功勞是她的就是她的,就是要算今日的賬,他也可稍後再算.

"朕又沒說要怎麼著."皇帝擺擺手,"戚家那幫土匪,朕也惹不起!

"今兒她被朝廷使臣嚇了這麼一跳,他老戚家不來找朕要壓驚錢,朕就謝天謝地了!

"--永郡王太妃要大壽了,先過來幫朕擬擬聖旨."

……

戚繚繚呆在槐樹底下是為了等差不多該下衙的戚子煜.

燕棠剛進坊門,就看見她站在樹底下,來來回回地踱著步.

他瞄了她一眼便別路走向王府這邊岔道,然而走了幾步他停下來,想了想又掉頭走了過去.

"……王爺?"

翠翹經曆過小破屋外被狠瞪過那回之事,隨即懂事地退得遠遠的.

戚繚繚聞聲也抬頭,沖漠然停在面前的他笑了笑:"是你啊."

心不在焉地打完招呼,順眼看了看坊門口,然後也就沒有了下文.

燕棠眉頭微鎖,說道:"你還在這里做什麼?"

許是她今兒立了功,眼前的她看起來也順眼了那麼一丟丟.

"等人."戚繚繚說.

目光瞥見他今兒為著赴宴而精心作出的打扮,又不由順口誇了句:"王爺穿蟒服比穿戰甲更好看."

穿蟒袍好,富貴又安定.

穿戰甲,那是得打仗的,得流血的.

還是富貴太平的好,誰都不用失去.

燕棠聽見這話,那才轉安好的心情卻瞬時又沒了.

"你什麼時候能改改你這臭毛病!"

戚繚繚微頓,笑著盯過去:"什麼毛病?"

燕棠先前准備好的話早被她這沒皮沒臉的模樣打散.

他忍耐了下,凝眉道:"今兒的事情若不是你主動招惹,別人能誤會上你嗎?

"你這麼三不著兩的,自己學藝又不精,但凡你平日里端莊衿持些,說話做事不那麼乖張無狀,也不至于處處有人為難你!"

他也覺得自己像只聒躁的老母雞,他跟個不學無術沒皮沒臉的人廢話什麼呢?

可是不說,誰也不知道她以後是不是還會給他帶來麻煩.

他日子過得按步就班地就很好,不需要時不時地應付突然出現的麻煩!

今日如果不是她跟著過來,燕湳不會有膽子跑到會同館來湊熱鬧,如果不是她跟阿麗塔誇贊安達,安達又豈會誤會?

她自己有什麼臭毛病,她自己沒點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