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你權衡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巴圖一驚!

在場人也跟著一驚,燕棠略為思索,反倒氣定神閑地站著.

"姑娘這--這要求未免有些強人所難."巴圖面肌抖動.

戚繚繚沉臉:"如果我大殷貴眷是隨便一個屬從就能羞辱的,那麼身為下邦的貴國又該如何自處?

"向一個連官眷尊嚴都保不住的上邦朝貢,巴圖大人以及貴國可汗難道不覺得跌份嗎?

"這若是強人所難,那是說貴國其實打心眼里就沒有把我大殷放在眼里?"

"姑娘言重!"巴圖臉色肅重起來.

"也不算言重."燕棠昂首睨過去,"貴國侍衛無理兼無禮,戚姑娘並未曾主動招惹,卻引來他諸般針對.

"更莫說他竟還敢動手,就憑這個,大人若于大殷存有敬畏之心,便將他就地正法也不為過.

"現如今姑娘不過打斷他兩條腿以為警告,何來言重之說?!"

"王爺,這不可--"

"有何不可?"燕棠側身,"難不成這侍衛一雙腿比我們戚姑娘的尊嚴和性命還要衿貴?"

巴圖啞口無言.

安達則死命瞪著燕棠,渾身肌肉也都緊繃起來.

戚繚繚笑道:"一個侍衛而已,巴圖大人也舍不得?"

巴圖臉上肌肉已顫抖起來.

一個侍衛他有什麼好舍不得的?關鍵安達並非侍衛!

這二人一唱一和,若是真把安達雙腿打折了,他回去該如何跟賀楚他們交代?!

"還羅嗦什麼?他敢對繚繚無禮,就該承受後果!

"打斷他的腿,也好讓你們大王下回再派遣使臣出來的時候多想想什麼人能派,什麼人不能派!"

程敏之他們打不過安達,正滿肚子怨氣,終于忍不住也嚷起來.

原本都聚在前院小耳房的小厮丫鬟們早都已經趕了過來,蘇慎慈也隨燕棠之後不久到了.

大殷這邊人越來越多,巴圖本就因為安達身份有異而有苦難言,此時勢弱,便愈發焦灼.

"一個小小侍衛,又不是貴國什麼重要的人物,巴圖大人這麼舍不得嗎?"

燕棠目光緊盯著巴圖,不曾放過的他臉上任何一絲變化.

巴圖汗如雨下:"不是這個意思--"

安達也暗地里攥緊了拳頭.

眼前這狀況令他開始懷疑戚繚繚先前那麼不留情面的奚落他,乃是別有用心了!

她若是不奚落他,他便不會惱羞成怒,他若不怒,遂不會出手.

不出手他們自然也沒有理由大動干戈,便也不會被她揪住這把柄大作文章!

……難不成她是早就看出來他不是普通侍衛,所以故意制造了這麼個難題給巴圖?

巴圖不讓他們打他,就不能令得他們心服!

而他若是說出他並非侍衛,便是欺騙了大殷皇帝.

在隨行人員的身份上造假,無論如何都可算是動機不純,大殷要為難他們,是輕而易舉的!

他到底是怎麼會聽信了讒言,覺得戚家的小姐是個真草包的?!

又是怎麼會覺得這種女人嘴里說出來的誇贊是有意于他的?!

他咬緊牙關,狠瞪著抱著胳膊站在清風里的戚繚繚,狠咽了唾液下去.

"不是這個意思那是哪個意思?"燕棠道,"就是這人打不得,大人也請說出個道理!

"大人痛快些,我也就把這事扛下來了,要是不說,那我可只好請皇上跟賀楚可汗去交涉了.

"不過小王得提醒一聲大人,倘若驚動了聖上,那可就不止打斷一雙腿這麼簡單了!"

"別跟他廢話了!--翠翹,回去送信給老爺還有子煜,就說烏剌有個侍衛想殺我!"

戚繚繚高聲道.

在場人面色俱是一變!

便連司禮監王瑞聞言也沉聲表起態來:"巴圖大人,區區一個侍衛,莫非大人也要死命護著不成?"

就戚家那護短的陣勢,眼下那幫土匪沒在,就知足吧你們!

巴圖咬牙半天,只得硬著頭皮走出來:"不瞞王爺及各位大人--"

"慢著!"

安達打斷他,直盯著戚繚繚:"我願意挨罰!"

"你--"

"不用多說了,來吧!"

安達叉開兩腿,昂首立在空地上.

刨除他臉皮厚這點,戚繚繚倒還敬他是條漢子!

這明顯是不想把身份泄出來了,但他越是如此,豈不越是說明有問題?

她看向燕棠,燕棠也凝眉看過來.

不過也只那麼一瞬,他隨即就轉向巴圖:"既然如此,那就請大人動手!"

巴圖額上有汗滴下來,拳頭攥了又攥,而後急步走到安達面前說了幾句什麼.

安達腮幫子鼓了鼓,眉眼之間就有了權衡之色.

戚繚繚不管怎麼仔細聽,也聽不懂他們說什麼,但心里卻是篤定的.

安達身手這麼好,且身份顯然比巴圖還要高出一層,必定是將領類的人物.

烏剌人馬總共就那麼多,能與大殷對抗靠的是強悍的馬上功夫.

他這一雙腿若是被打斷,那麼于賀楚來說豈不損失了一名悍將?就算他自己舍得一身剮,巴圖和賀楚都會舍不得!

若不打斷腿,那就只能承認他並非侍衛了.

眼下大殷也不會為著這點事跟烏剌發兵,落個欺凌小邦的名聲,這個險還是冒得起的.

正琢磨著,巴圖就開口了:"不敢欺瞞王爺,安達實則並非普通侍衛,乃是我們王妃的侄兒.

"公子聽說我們要來中原朝貢,很想來瞻仰大邦風采,可是名冊早已列好,于是就臨時讓他頂替了侍衛.

"公子冒犯姑娘及各位小爺之處,還請幾位看在我們王後的面上,不要怪罪."

真是滿嘴胡話!

就他那個活似一腳就能踩崩大半個中原的猖狂勁兒,是來瞻仰大邦風采的態度?

戚繚繚望著瞪過來的安達咧嘴:"原來是王妃的侄兒,那真是失敬!

"可是不管是誰,篡改身份潛入大殷國都,這可是大罪!我可以不計較,這事兒就移交給王爺處理!"

她撩唇看向燕棠.

燕棠從善如流:"貴邦毫無誠信,小王回宮之後,定會將此事向聖上明稟!

"同時即日起司禮監與禮部將會對所有烏剌來使成員進行徹底清查.

"在未查完之前,暫停所有朝貢事務!

"請大人約束好貴邦隨屬,在聖上下旨解禁之前,若有人私下行動,無論是誰,都將逮捕入獄,以罪行嚴處!"

巴圖深鞠著躬,抬頭時額上汗已滴到脖子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