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王爺真帥


戚繚繚自答應他出來時起就防著他出夭蛾子.

見他臉色不對就知不好,可雖然記得住一些武功招數,身體卻無法協調.

別說應付這樣的攻勢,就是隨便一個人跟她下手,她也不見得能避開!

"惡賊想死!"

半空隨即就有清亮少年怒叱聲響起.

早就按捺不住的程敏邢爍還有燕湳分三路同時往安達攻來!

少年的身手矯健,如敏捷剛烈的雛鷹,雖然力道未足,卻三面同時攻向他面門!

"把他往死里打!"

戚繚繚指著場下怒喊.

安達並非無腦之人,先前未知戚繚繚身份時尚且不曾真對她用了粗,如今知道她是大殷靖甯侯府的小姐,又怎麼可能還會真存心傷她?

不過是怒在心頭,又想要試探試探戚家軍的深淺,也沒有料到她竟然是個自保能力都沒有的繡花枕頭,所以才二話不說出了手.

又哪里知道會突然之間冒出這麼幾個來?!

這下便是假的也成了真的了!

……小花園里立時打殺聲一片!

燕棠到達園門口,聽見聲音不對立刻沖進門!

抬眼便見燕湳他們仨兒正與個年輕的魁梧漢子纏斗得難解難分.

而那漢子雖是以一敵眾,但身手卻未有半點遲鈍慌亂,應付他們這幾個打小就習武的世家子弟還似游刃有余!

再一看對面角落里,則還有個人正卯著勁兒往樹上爬,一面爬一面還不忘扭頭朝他們嚷嚷:"你們加油打!等我爬上樹之後給你們喊侍衛來!

"這家伙志向不小,居然想當我面首,你們最好合伙把他衣裳剝乾淨綁在這樹上!

"反正都已經打上了,索性打個夠本兒!省得回頭讓王爺訓起來不劃算!"

燕棠臉色頓即變得烏青!

同來的黎容及侍衛們則均低頭猛咳嗽起來.

燕湳他們受到了鼓舞,哪怕明顯落敗也更加卯足勁地施展起拳腳.

戚繚繚並不會爬樹,先前之所以會在紫薇樹上看燕棠被阿麗塔纏上,乃是因為程敏之他們拉扯上去的.

眼下這會兒卻是不會爬也得爬,好在樹不高,咬牙逼自己一把,也就哼哧哼哧到了樹椏上.

正准備張嘴吆喝,這一低頭就看到不遠處的園門口竟站著滿眼寒光的燕棠……

燕棠後槽牙已不知磨了第幾回!

他先前定然是中了邪才會答應讓他們繼續留下來!

這才多久?居然就在他皮眼子底下跟人家打上了!

"去把那孽障給我拖下來!"

他冷冷一瞪侍衛們,接而腳尖踮地,如翩鴻一般掠到人群里.

他先是接過安達劈向程敏之的那一掌,轉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起一腳挑開他攻向邢爍那一拳.

再在他准備擊向燕湳時雙掌連擊,整個人出手如電,頓即將身量壯碩過他的安達一連擊退了四五步!

安達也只見到面前突然有玄衣身影如魅影般閃過來,接而兩臂各中一招,肩膀又中了一招.

再之後那三個小的全都退出了場外,而眼前只剩下這魅影在周身四處游龍飛舞!

"--鎮北王?!"


安達捂著中招的左肩靠在樹下驚望著他.

燕棠他自然已見過,但他沒想到他眼里的小白臉身手竟然會這樣出色!

燕棠撣撣袍子,凝眉掃過幾個小的臉上,最後看向索性在樹椏上坐了下來的戚繚繚.

"王爺好帥!"

戚繚繚在樹上拍起巴掌,然後借著侍衛的力下地.

她走到安達面前,說道:"沒錯,這就是我們英勇無敵魅力無邊的鎮北王!

"--敏之,使臣團里有人想謀害我,你們還不去請巴圖大人來給王爺個交代?!"

程敏之麻溜地去了.

燕湳摸著後腦勺湊過來:"他冒犯的是你,為什麼是給我哥交代?"

戚繚繚揚唇:"因為剛才是烏剌的侍衛打了大殷的勳貴,這是兩邦糾紛.

"巴圖大人作為烏剌的使者,當然得向代表大殷出面招待的鎮北王示以誠意!

"--王爺,這安達不過是烏剌一個侍衛而已,他竟敢如此藐視我大殷,這可壞了規矩!"

燕棠冷眼瞪她,想擰斷她脖子!

"王爺息怒,此事許是誤會!"

聞訊趕來的巴圖想來已半路知道了來龍去脈,連忙地打起圓場.

司禮監及禮部一大幫人見狀則都目瞪口呆!

只見好好的花園子眼下滿目狼藉,原先曾在巴圖身邊出現過的侍衛安達,這時候左肩明顯挨了記重傷,嘴角還留著殘余血跡,這模樣可忒慘……

戚繚繚微哂:"巴圖大人,我是靖甯侯府的女眷,今日與護國公吳國公府還有燕府這幾位小爺今日前來會同館游玩.

"哪知先是在此地遭到貴國侍衛的恐嚇,然後又以跟我道歉為名誘我至此,隨後強行逼迫我向他傾訴愛慕之意.

"我不答應,他還不讓我走,並且還直接襲擊我!

"我就想問,巴圖大人所謂的誤會,是指哪層?"

巴圖被懟得啞口無言,看看安達,安達也是鐵青著臉不吭一聲.

戚繚繚這麼一番話下來,在場人倒是都明白來龍去脈了.

燕棠看她一眼,臉色雖還青著,卻莫名好了些許.

片刻,他也與巴圖道:"戚姑娘是我朝重臣貴眷,貴國的侍衛又是個堂堂漢子,如此欺負個女孩子,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

"今日小王既為接待欽使,那麼總沒有無視的道理,還請使臣大人給個說法!"

巴圖擰緊雙眉看了眼安達,走出來給戚繚繚鞠躬:"我為安達冒犯姑娘,向姑娘賠禮."

戚繚繚看著他:"即便是安達冒犯了我,大人也只需讓他出來道歉,大人身為專使,怎麼竟為了個小小的侍衛屈尊起來?"

巴圖道:"屬下犯錯,在下身為專使,自然該負起責任."

"那如果我不接受巴圖大人的歉意呢?"戚繚繚道,"大人親自替屬下致歉,雖顯誠意,卻並不能使我消氣.

"我清清白白的一個大家閨秀,怎麼就淪落到要傾慕一個番邦侍衛的地步了?

"這是羞辱我!

"是赤裸裸地看不起我大殷帝王欽封的勳貴!

"如果這樣也能以一個輕飄飄地致歉能抹平,那我大殷朝廷顏面何在?"

巴圖臉色變得凝重:"那姑娘意待如何?"

"打斷他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