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另眼相看


漢子頓了一下,又鞠躬:"是的,為向姑娘賠禮."

戚繚繚扯扯嘴角:"中原有古話說不知者不罪,既然他先前並不知道我是誰,那麼就算是得罪我了我也不會怪罪他."

她站起來,要回屋去.

那安達先前在她面前趾高氣昂,阿麗塔一回去他就來給她賠禮?

就沖面前這人知道她姓戚,這要是沒點算盤她還就不信了.

"戚姑娘,"這漢子略略上前半步,又說道:"大殷的戚家在我們烏剌勇士們心中擁有很高地位,我們都非常祟拜他們.

"今日有幸在此地得見姑娘,我們也想當面表達一番祟敬之情.

"倘若姑娘實在不肯移步,那麼也請允許我讓安達過來見見您.

"靖甯侯英雄蓋世,姑娘將門虎女,想必不會畏懼于受我們一見才是."

這漢子嘴巴倒狠,把戚家捧到這麼高,弄得戚繚繚要是再拒絕,就成小家子氣了.

她站定想了想,再看了這漢子兩眼,就扯了扯嘴角:"既是這樣,我不應邀倒辜負了二位勇士一番美意.

"那勞煩勇士在這里等等,我回去跟同伴打聲招呼就過來."

漢子見她答應,也料不到一個在城內沒落下什麼好名聲的她會出什麼夭蛾子,當下欣然應允.

戚繚繚轉身跨進門檻,飛步回到了座位上,敲著桌子與程敏之他們道:"你們想不想知道先前我跟燕棠在廊下說了些什麼?"

廢話!當然想知道!

要不是燕湳險些被拖回去然後又驚險地留下來這波沖擊太大,他們還需要時間緩緩,不然早就纏著她追根問底了!

"快說!"他們幾個俱都把注意力轉過來.

戚繚繚就把安達的事跟他們說了,然後道:"現在那家伙不知道打什麼鬼主意,突然約我去小花園里見面.

"我不願讓人家給小瞧了,但是又不知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猜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你們想不想去看看?"

"當然去!"程敏之拍起桌子,"竟敢在我大殷京城里喊不給我中原人活路!我大殷子民哪怕是個平頭百姓也不是能給他們隨便動的!

"這會同館並非尋常之地,能在此地出沒的絕沒有庶民,他難道會不知道?

"他若不是傻就是根本沒把我們大殷放在眼里!小爺當然得去會會他!"

邢爍皺著眉說:"先前王爺就不高興了,我們直接過去--"

"我都沒怕,你怕什麼!"燕湳拍了一下他的頭.

說著已是第一個蹦起來.

戚繚繚見著邢爍與程敏之也要跟著站起來,連忙道:"別慌!先聽我把話說完."

說著壓聲道:"你們也別露面,就在門外等著好了,他若只跟我言語幾句,也就算了."

蘇慎慈忙道:"那我呢?"

"你別去."戚繚繚瞅了眼席上,說道:"全都走了那家伙勢必會懷疑.

"你就留下來,他要是問起,你就說我去淨房了,他們幾個遛彎去了.這邊就交給你!"

她都這麼說了,蘇慎慈即便是心癢癢,也只能留下來.

出門到了廊下,那漢子還在.

漢子殷勤得恨不得直接把她給扛過去,偏生她慢吞吞,經由先前原路又回到了那園子里.


不遠處的石桌畔就坐著安達,手里握著杯子看過來,桌上還另擺著有茶具.

"安達見過戚姑娘.姑娘請坐."

草原漢子確確實實身姿彪悍,彪悍到很有些過頭的地步.

面前這大塊頭口里雖然用著敬語,但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壓不住的傲慢,簡直讓人想忽略都不能.

她坐下來,笑眯眯道:"聽說勇士要尋我賠禮?"

安達相信阿麗塔不敢說謊,既然她說戚家小妞誇贊過他威猛帥氣,那就肯定這麼說過.

女兒家這誇獎一個男人,除去愛慕之心,還能有別的什麼意思呢?

但是看著面前大方自如的她,他又有些不確定了.倘若她真對他有意,不是應該借機接近嗎?

怎麼看他的目光就跟看旁人般沒什麼分別?還直接說到"賠禮"?

嗯,中原人都慣喜歡繞來繞去,她這莫不是故作姿態?

這麼想著,他就清了下嗓子,望著戚繚繚鞠了一躬:"安達為先前在園門口對姑娘的唐突深感不安,請姑娘不要怪罪."

戚繚繚反倒對他的用意好奇了:"勇士一向這麼知錯善改?"

安達坐下來,深深望著她:"也許只對姑娘如此."

戚繚繚訥然……

"勇士的意思是,只對我戚繚繚分外看重?"她眯了眯眼問道.

安達唇角一勾,說道:"在下尚未大婚,身邊雖然有幾個服侍的,但是從來不曾被我青眼相待.

"但我很欣賞姑娘的率性,安達願意對姑娘另眼相看."

靠……

牆外傳來只能神會的一片呲牙聲.

邢爍手里還捏著的兩顆核桃險些就飛進了牆頭去!

見過臉大的沒見過臉大成這樣的,這意思是他們泱泱大國的勳貴女眷還得求著他個小邦漢子垂青?!

"先看看!"程敏之啐道,"吃牛羊肉長大的可能皮是比較厚!"

戚繚繚望著安達那雙略略上挑的鷹眼半晌,也是半晌才回神.

"那我真是分外榮幸了."她喃喃道.

轉而又嘖嘖望著他:"難怪之前就覺得勇士與別的勇士不一樣.

"你站在人群里,顯得格外的出眾,還以為方才那一別便與勇士沒有了再見面的機會,沒想到勇士居然也還記得我.

"早知道,我真應該跟阿麗塔小姐多誇贊勇士幾句."

安達心下受用,嘴角藏著輕謔道:"現如今安達就在這里,姑娘有什麼話,當面跟我說顯然更好."

戚繚繚眯眼看著他臉上浮出來的傲慢,心里又一次稱奇.

阿麗塔對燕棠的大膽還可說是有政治使命,面前這莽漢又算是怎麼回事?

打量她戚家二小姐有個稀爛的人品,就連審美底線都沒有了?

……是了,就連朝夕相見的杜若蘭她們都把她當成十足十的傻子,這外邦來的男人,不過經由道聽途說了解她,自然因為先前她與阿麗塔那番話而把她當成了囊中物!

但別的倒好說,獨獨是男色這塊,別說是閱男無數的她,就是真的戚繚繚在此,擱家里那麼多老少美男在側,泰康坊還有以燕棠為首的諸多賞心悅目的男子,還能跟沒見世面的村婦般見著個男的就往上撲?

偌大個京師,她什麼美男沒見過!不想今兒倒被這蠢貨給狠狠惡心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