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有意于我


"怎麼能說是扣留?"戚繚繚笑嘻嘻,"說不定阿麗塔小姐只是跟我們王爺聊得太歡,找不到脫下來的衣服了呢?

"你既然是跟巴圖大人商量好的才過來,那麼我相信巴圖大人聽完你侍女的話後,也不會懷疑什麼的.你說呢?"

燕棠甩了記眼刀過來.

戚繚繚安撫地拍拍他胳膊,接著再看向阿麗塔.

阿麗塔盯著她看了半晌,轉而整了整衣衫,移開目光道:"就當你說的都是對的.

"可你現在揭穿了我,我一樣也不可能再去沖別的人下手.我留不留下來,結果都是一樣的,不是嗎?

"既然這樣,我又為什麼要害怕巴圖大人問罪?"

戚繚繚望著她笑:"那你怕安達嗎?"

聽到安達兩字,阿麗塔先是無感.隨後才驀地抬頭,沖她看過來.

雖然掠過的速度極快,也讓人難以忽略那里頭的一抹震驚.

"你什麼意思?叫安達的人很多,你說的是哪個?"她緩緩問.

"就是那個看上去最威猛最英勇的,你們的勇士."戚繚繚笑道.

燕棠聽到這里,皺著眉頭看過來.

阿麗塔沒說話.

戚繚繚則又接著道:"你們草原漢子果然都很健壯.我覺得他,比起你們巴圖大人來更為讓人敬仰.阿麗塔小姐難道不敬畏他嗎?"

阿麗塔盯著她看了半晌,忽然笑起來:"原來姑娘繞這麼大彎子,是看上了我們草原上的勇士!"

說著她反而拉起戚繚繚的手來:"難得你們中原也有姑娘這樣豁達直率的女子,我很欣賞你.

"只不過我們安達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兒,姑娘想追他,還得加把勁."

戚繚繚笑.

一旁燕棠目光冷冷掃過她,又冷冷轉回到前方紫薇樹上.

牛牽到京城還是牛,出了小黑屋的她,見到男人還是一樣地改不了那副臭德性!

他凝眉看了眼天色,說道:"一刻鍾到了.把二爺押回去!"

"慢著!"戚繚繚沉聲打斷他,然後走過來,看了他兩眼,忽然一把將他推到廊下.

燕棠猝不及防,險些打了個踉蹌.

正要發作,她卻忽然笑道:"我說有消息給王爺,就肯定有消息給王爺.

"巴圖此番帶來的隨護里,有個喚作安達的人,明顯不像是真的侍衛,王爺若是還沒有見過他,大可以著人去留意留意."

燕棠滿腔怒氣立時咽在喉嚨底:"巴圖的侍衛?"

"沒錯."戚繚繚抱著胳膊,"此人名喚安達,但我懷疑是化名.

"他身高八尺,鷹眼挺鼻,左手背上有兩處寸來長白疤,右手拇指上有只鷹紋銀斑指.

"與他身邊一個叫做格恩的隨護交談時,說話口吻不對等,氣勢明顯不像是慣于伏低做小的'隨護’."

燕棠冷眼掃了院中各人一輪,目光再回到她臉上,已逐漸變得凝重:"你是怎麼知道的?"

戚繚繚看了眼他這神色,笑道:"剛才在白音館外的小花園里,無意邂逅,順便就在彼此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這樣說,王爺滿意嗎?"

燕棠冷眼瞥他,未曾說話.

戚繚繚繼續道:"本來我還只是有些許懷疑,可是剛才阿麗塔在我問到安達時神情亦有不對.


"如果這個人沒有貓膩,那麼她無須因他動容."

先前戚繚繚在與阿麗塔周旋時,燕棠也是看在眼里的.此時回想了一下阿麗塔的神情,也不難與戚繚繚的推測對上.

他抻了抻身子,眯眼望著長空,然後邁開長腿,又要下階.

戚繚繚拉住他:"那我們這事怎麼辦?"

他冷臉把胳膊抽回來:"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戚繚繚再道:"那回頭你也不許再為難湳哥兒!"

燕棠眼角也未曾再掃她,走了.

……

一刻鍾後大伙在宴館正廳靠門口的角落里擁有了一張座席.

燕湳得獲"刀下留人",一路上嘮嘮叨叨都快把戚繚繚耳朵磨出繭.

程敏之和邢爍能夠得以留下已是心滿意足,對于安排的位置,也沒有什麼好挑剔的.

只有蘇慎慈是最安靜的,乖乖順順地跟著戚繚繚,一句話也不多說.

阿麗塔作為外邦來使,在無必要的情況下當然不會被扣留太久.

回到白音館,她直接便進了樓上最里頭的巴圖的房間.

巴圖房里的人卻不是巴圖,而是身量高大威猛魁梧的安達.

"將軍."阿麗塔沖他彎腰施禮,"阿麗塔回來晚了,請饒恕."

"為什麼去這麼久?"安達從一疊卷宗里抬頭.

阿麗塔凝眉:"遇到了些許意外.那姓燕的小白臉原來竟有兩下子."

說著她把情況道來,又道:"不過他只懷疑我想騙取他的指印作為要挾,還並沒有懷疑我的主要目標不是他."

安達道:"就因為這個,所以你耽擱了這麼久?"

"不,是因為還遇到了一些人."

阿麗塔皺起眉來:"我被燕棠趕出來後,忽然出現了好幾個少男少女.

"當中有個穿緋色衣裙的小丫頭,年紀不大,也沒透出什麼裝模作樣的大家閨秀的樣子,但看上去卻很不一樣.

"而且,她還專門尋我提到了將軍您--"

"緋色衣裙?"安達鷹目微閃,說道:"她可是姓戚?"

阿麗塔回想了下,點頭道:"燕棠喚過她的名字,確實是姓戚."

安達目光回到手里卷宗上,凝眉看了兩眼,丟下站起來:"消息要是沒錯,那麼這小姑娘應是靖甯侯戚北溟的妹妹戚繚繚.

"這丫頭是京師官宦圈里有名的不學無術之徒.關于她在坊橫行的劣跡,並不是什麼秘密.

"你說的她看上去與別人不一樣,不過是因為她從小被家人縱壞了."

阿麗塔道:"這麼說來將軍確實是見過她?"

安達看過來.

她忙說道:"先前這戚家丫頭跟我誇贊將軍很威猛."

"她?"

安達眉頭微動,想起先前在花園門口回應他時的盛氣凌人,不由撩了撩唇角:"她雖然不學無術,但是她卻擁有整個戚家的疼愛.

"戚家一門十英才,是我們的心腹大患.她既然有意于我,我倒是也不會輕易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