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賣個消息
g,更新快,無彈窗,!

"二爺!"

他這里還沒愣完,身旁黎容就盯著旁邊樹下失了聲.

順眼看去,她們倆旁邊的木芙蓉樹上這時候也跳下來一個人,那褚袍云履的,不是燕湳又是誰!

"大,大哥!"

燕湳邊喚邊帶著些許討好地挪向了戚繚繚,就像是一棵向日葵,不自覺地向著她這個太陽在靠攏.

方才聽她說那烏剌女人就在燕棠房里他還不相信,等收買了侍衛來到這窗戶外頭一看,正好見到她自行寬衣這一幕!

他瞬間就凌亂了,他大哥白璧無瑕,就是要被人染指,那起碼也得是個中原女子,怎麼能讓個外邦女人占了便宜?

要不是戚繚繚不准他出聲,他早就沖進去八百次了!

眼下總算見到燕棠讓侍衛把人給架了出來,才剛放了心,哪知道戚繚繚卻又自行暴露了行蹤!

她們倆下了來,他當然也不好意思再躲著.

燕棠面肌抖了抖,正要瞪向戚繚繚,這時候紫薇樹這邊的杏花樹下又傳來咚咚兩聲,只見程敏之與邢爍兩人也先後落了地!

"王,王爺……"

"樹上還有誰?!"

他瞪眼掃過去,最後落在戚繚繚她們坐過的紫薇樹上--那樹離窗戶最近,合著剛才他在屋里被阿麗塔盯上,她就率眾貓在樹上看戲?!

"沒了,就這麼些."

戚繚繚拍拍手笑道.

燕棠瞪著很快就被擁躉們簇擁著的她,氣血略略有些沖頂.

上次她還只是拐帶著燕湳去打榮望,這次可好,不光把燕湳拐了出來,還居然把蘇慎慈也給拐了來!

到下回,她是不是得帶著一幫童子軍闖去承天門?!

"阿慈你過來!"他厲聲道.

蘇慎慈清著嗓子,說道:"你忙你的,我站這里看看就好."

開什麼玩笑,這個時候過去不是找不自在嘛!

說實在的,她也不明白戚繚繚干嘛要暴露自己,要是出現在別的地方,她還可以幫著打打圓場,眼下這樣,她也沒轍了不是?!

算了,反正她就是個龍套.

戚繚繚沒再理會燕棠,徑直走到阿麗塔跟前,說道:"阿麗塔小姐既然知道王爺是柳下惠,可見是有備而來.

"據我所知閣下此番只是隨使,你既然來此,那必然是經過你們巴圖大人的授意.

"關于小姐的身世我剛才了解到一些,不知道你鎩羽而歸,回頭會不會要遭受什麼懲罰?"

阿麗塔自他們出現時起就已在關注她.

此刻見她年紀小小,卻有隱隱壓人之勢,不由冷哂道:"我不過是來給王爺問安,結果好心被當成驢肝肺,貴國的鎮北王居然是個連婦人女子都恐懼的膽小鬼.

"如此失禮待我,只會顯示出貴國上下的狹隘,我並沒有錯,又怎會懲罰我?"

"你才是膽小鬼!衣服都不知道怎麼束緊,還有臉說我們失禮待你?!"

燕湳如點著了的炮仗,怒沖著她嚷嚷起來.

卻不防正好落入燕棠掌握,被他拎住衣領丟了給侍衛們!

"把二爺押回去!在我回府發落之前,不許讓他吃喝,也不許他跨出門檻一步!"

"我不!"燕湳聞言淒厲地抗爭起來:"我不回去!我不回去!你們誰敢拉我,我回去就跟你們媳婦說你們在外面喝花酒!"

侍衛們的臉都臭了……

燕棠寒臉揪起他胳膊,拎著就要往外丟.

戚繚繚伸臂擋住:"回頭我賣個消息給王爺,王爺便許我們留下來看摔跤怎樣?"

燕棠根本不可能給她機會!撥開她然後仍舊拖著鬼哭狼嚎的燕湳往外走.

程敏之他們也都慌了.

蘇慎慈追過來求情:"來都來了,你就讓我們留下來吧,我們保證不壞你的事!"

話沒說完,卻也被燕棠給一把拉開了.

戚繚繚眼看著燕湳已被拎到了院門口,提裙飛奔上去,壓聲道:"烏剌人的消息也不要?"

燕棠眼角都不曾斜給她一個.

戚繚繚不由分說抱住他這邊胳膊:"我就只需要一刻鍾!一刻鍾後你要是覺得我的消息不夠留下來,你再趕我們也不遲!"

燕棠一手拎著燕湳,另一手被她抱住,一時竟也無可奈何了.

蘇慎慈見狀,隨即也跟程敏之他們對了眼色過來,擋住他去路:"王爺就給繚繚一刻鍾時間,一刻鍾後您不趕我們,我們也走,這總行了吧?"

燕棠冷眼望著他們一個個,想把他們直接摁進地底下的心思都有了!

……

戚繚繚回到院里,望著阿麗塔揚唇:"既然阿麗塔小姐說巴圖大人那邊不會有什麼懲罰,那假如我就如了阿麗塔小姐的意願,讓你把衣服脫了,在這里呆上一日一夜不許出去呢?"

她邊說已邊笑起來:"我想閣下應該不止把王爺當成今日的唯一目標吧?

"在王爺這里失了手,你定然還准備了另一手去對付司禮監與禮部的人.

"阿麗塔小姐出身並不很高,母親也不過是個側室上位的女子.

"如果不是因為精通漢話,或許也不太會有機會隨使團入關.

"小姐身負的使命就是以美色攏絡我朝大臣.

"今兒可是你們最好的機會,要是他們三方你連一方都不曾得手,巴圖大人真的不會說什麼?"

阿麗塔聽到提及她母親,便有些怒!

但更讓她心里浮躁的是她竟說要脫她的衣服!

她對著燕棠脫衣服不要緊,這本來就是她此來的使命.

燕棠是大殷皇帝的心腹,只要能成功要挾到燕棠,哪怕他不肯出手幫他們什麼事情,只對他們日後在燕京的活動不管制,她目的也就達到了.

而來之前她自然也想過燕棠這里不那麼好攻,所以她是預留了時間去對付另兩個衙門的人的.

可如果她們將她衣服脫了扣留下來,她什麼都做不成,無論如何,即使巴圖不說,他們也會失去最好的接近大殷朝臣的機會.

這麼一來,對他們日後來說就難度大增了!

想到這里她惡狠狠地瞪向戚繚繚:"你想無故扣留我?難不成是想挑起兩國爭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