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王爺好巧


??燕棠睨著靠近來的阿麗塔紋絲未動,阿麗塔便愈發煙視媚行.

眼看著就要靠上他胸口,卻倏然間從旁插進來一柄扇子,正抵在她胸上方.

然後又有聽上去親切而且輕松的聲音響起:"女使大人有什麼話想跟我們王爺說,放心地說就成.

"我們大殷布防森嚴得很,不光是邊疆,就連這會同館,也多是'天狼衛’的兄弟,還沒有到需要兩國親使見面說悄悄話的地步."

阿麗塔聽到天狼衛,再望著來人,臉色瞬時變了變:"你是什麼人!"

"在下黎容,是鎮北王府的長史,也是我們王爺的影子,可以說大部分情況下只要王爺在的地方就有我在.

"女使大人連我的身份都猜不出來,看起來准備工夫做的還有些不足啊."

黎容神色看上去跟他的聲音一樣親和,笑微微地站在他們二人中間.

阿麗塔仿佛想起了什麼,臉色微微變了變.

再看了眼這扇子,便挺胸頂了頂,然後卻發現拿它無可奈何……

"底子不錯."黎容撩唇."早就聽說草原女子身手矯健,果然名不虛傳.

"女使大人看著苗條,勁兒卻不小."

說罷,他手若翩鴻,眨眼從她衣襟伸到她鎖骨,自扇子底下取出個一寸見方的小紙包來,順手遞了給燕棠.

阿麗塔捂著胸襟怒瞪黎容:"還以為鎮北王品行端正的傳言是真,沒想到竟讓我親眼看到王爺縱容屬下輕薄女子!

"我們烏剌雖不敢與上邦相比,我們可汗卻不是怕事之人.你們如此輕辱我,就不怕有損你我兩朝邦交嗎?!"

燕棠且沒搭理他,只淡淡瞥了眼這紙包,打開輕拈了拈,目光就有些玩味:"邦交?"

他把紙包複又包起來:"揣著'消魂散’來給我問安,眼下倒怪我們輕薄你.

"女使大人難道不應該覺得,此番前來不管發生些什麼事,都是理所當然的嗎?"

阿麗塔神色凜然,目光情不自禁瞥向他手里紙包:"你怎麼會知道它?"

燕棠掃了她一眼,緩步踱到窗戶下,推開窗說道:"你們烏剌物資缺乏,這些東西大都是自中原商人手上得來.

"世間迷藥雖有千百種,但原料都差不多.我要是猜得不錯,你這藥應是徽商手上買來的吧?"

他立在窗下回頭,又看向阿麗塔:"都說女使大人豔冠烏剌,怎麼來見小王還得帶上這個?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嗎?"

阿麗塔被戳破心思,有瞬間羞惱,但很快恢複過來,揚唇又道:"外頭都傳言王爺是個柳下惠,我才揣著藥來試試王爺定力.

"沒想到王爺對這藥的來曆張口即來,看來外頭傳言有誤,王爺才是此道行家!

"既然王爺也覺得阿麗塔有魅力,那你我不妨找個清靜之地好好聊聊?"

她邊說邊又靠上來,伸手來奪那紙包.

動作看上去柔緩,實則不過眨眼之間就趨向了燕棠手上!

燕棠身形紋絲未動!甚至只是施施然抬了抬手,那紙包便就被他塞進了袖口里.

而撲過來的阿麗塔卻不知怎地撲向了他身側的茶幾!

茶幾上兩只杯骨碌碌滾到地下,啪地一聲摔碎了,活似往阿麗塔臉上甩去了兩巴掌.


燕棠慢條斯理捋了捋袖子:"想來中原的地板都比烏剌的要滑得多,女使大人可要當心."

阿麗塔又羞又惱,拂開笑微微要來攙扶的黎容,走回燕棠面前:"想不到王爺竟有這樣的好身手!這麼說來阿麗塔是看走眼了."

話沒說完她只覺腰上一涼,下意識低頭,卻見黎容修長五指如落葉翻飛,正自她腰間夾出張折好的紙來!

"'五十匹良馬並黃金百兩獻與鎮北王,已受納’?"

燕棠展開這張紙,再垂眼看著已顯氣急敗壞之色的阿麗塔,走過來兩步:"這是空手套白狼啊!

"女使大人是打算使用迷藥把我迷倒,再哄得我在這紙上按印為證以此做為要挾,以便供你們之後隨意差遣我?"

阿麗塔抿唇不語.

燕棠倒背著手凝眉,靜默片刻他沉聲道:"把巴圖及司禮監與禮部的人都請過來!"

黎容頜首稱是.

但他未及轉身,阿麗塔目光頓閃,隨即解開腰帶,一件外袍眨眼便脫了下來.而緊接著她又開始解第二件……

"王爺只管讓人去請,只不知道貴國司禮監與禮部的人看到阿麗塔光著身子處在王爺房里,他們會怎麼想?"

這女人也是心思敏捷,這不過刹那的工夫,先前的羞忿便全看不到蹤影了.

側窗外紫薇樹上坐著的戚繚繚看到這里,對胡虜女人的勇氣也不禁嘖嘖稱奇.

再看向燕棠,本來就沒有什麼好顏色的他此刻臉上已快陰沉得擰出水來了!

"這怎麼辦?"蘇慎慈緊張地跟她咬起了耳朵,"阿棠怎麼這麼倒黴,粘上這團狗屎?!"

戚繚繚橫眼睨她:"注意下你的修養."說完又晃起兩條腿:"能怎麼辦,肯定是把她丟出來唄!"

難不成還留到屋里親熱親熱?

他就是有這份心思,也不會傻到趕在這當口饑不擇食不是?

這里話音剛落,就聽幾聲乍乎之後,兩個侍衛架著羅衫半解的阿麗塔出房來了.

看他們正要丟,戚繚繚隨即喊道:"慢著!"

正好從屋里邁出門檻來的燕棠聽到聲音,頓即兩眼如刀往樹上看來.

這一看,那原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色立刻就變得更加陰寒了!

只見綠葉扶疏處,一身緋色衣裙的她悠然自得地坐在枝椏上沖著他笑.

頭上兩只纏著金珠兒的雙丫髻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蹬著白綾繡花鞋的兩只腳丫子,則得瑟得跟兩只剛冒頭的蓮花苞似的--

"戚繚繚!"

這孽障,她居然膽大包天到跑到會同館來了!

"好巧啊王爺."

她笑眯眯地先自跳下地,然後才回頭沖樹上招了招手.

燕棠咬咬後槽牙,還未及出聲,隨著人影落地,這才發現她旁邊剛才竟還坐著個蘇慎慈!

--這是說她不但自己來了,還把蘇慎慈也給拐帶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