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我怕你哥


會同館里每到有使臣團過來,朝中都會派禮部和司禮監的前去接待.

遇到有重視的來賓,偶爾也會派出高官率領.這次皇帝派出了燕棠,可見也是重視著這次朝貢的了.

程敏之與邢炙興致頗高,忙不迭打聽起究竟.

戚繚繚且沒吭聲.

這次是烏喇王賀楚登基後第三次遣使臣來朝貢.

這次來的使臣團也是前所未有的人多,在京住了差不多兩個月,在臨走之前甚至還鬧出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

而這場風波之後,直到明年開戰時止,烏喇就再也沒有派遣過使臣團來燕京了.

又直到七年之後燕棠那場戰打完,兩國才又恢複邦交.

至于鬧出風波的原因,大約是朝廷狠壓了馬價.但烏剌人來朝的人數都快逼近一支衛伍,朝廷會答應他們變相索要才怪.

"繚繚,咱們去嗎?"邢爍忍不住問.

京師窩久了,異域風情總難免誘惑人的……

程敏之他們都望著她.

戚繚繚看了他們一眼:"去是可以,王爺知道了怎麼辦?"

她與烏剌王庭的人接觸機會本就不會很多,這次去的是會同館,直接接觸的是使臣,雖然不指望自己能神通廣大到挖掘到什麼軍機,但是去探探總沒壞處.

然而燕棠防她防得跟采花賊似的,就怕她帶壞了燕湳.

這要是知道她跟著他們一同去會同館,回頭還不得又送上門來給她蹂躪?

下手太頻繁,她也會不好意思的……

"他不會知道的!"燕湳忙說,"我們買通里頭的小公公帶我們進去.他們都認識咱們,會給咱們面子的."

這里頭哪個名頭不響亮?小公公們也不敢輕易開罪.

戚繚繚又沒吭聲.

讓小太監帶進去的確問題不大,烏剌是小邦,一般這樣的招待不會太嚴謹.

但是既然去了……

程敏之見她沉默,以為她猶豫不決,不由道:"敢說不去咱們就絕交!"

"就是!"燕湳像個應聲蟲,"你要不去多沒意思?往年烏剌來都是來去匆匆靜悄悄的,這回難得有這樣陣仗,干嘛不去!"

戚繚繚抱著胳膊歎氣:"我慫,我怕你哥.他老是凶我."

"你怕什麼呀你!"

程敏之和邢炙知道燕棠發起火是夠嚇人的,上回後來他們怎麼樣了他們也不知道.

聽她說到這里就當了真,以為她真是讓他給嚇怕了,便有些急.

"他哥還能吃了你不成?他不也就是嘴上說幾句?就你們家那一堆護短的,我覺得他撒丫子跑還來不及呢!"

燕湳也開始抓狂:"我哥那人其實很好的!你是不了解他,你了解他就會喜歡他了!"

又道:"回頭他要是真欺負你,我就回頭去纏我母親,讓我母親去罵他給你報仇,這總成了吧!"

這里頭戚繚繚的"後台"最硬,她若去了,戚家肯定不會說她什麼.

回頭就是燕棠揍他,可只要她慫恿靖甯侯或戚子煜往王府坐坐,燕棠看他們的面子也不會真說什麼.

可戚繚繚若是不去,光他們幾個去就鐵定要挨罵了!

他雖然皮糙,但再被踹多兩腳也肉緊……

"怎麼辦怎麼辦,聽說明兒還有胡姬跳舞!還有摔跤!……"

他要抓狂了.


邢爍想了下,看著戚繚繚:"你不就是怕他哥唄!這樣,咱們把阿慈叫上,保證不會有事!"

"對對對!"程敏之拍起巴掌來,"燕大哥對阿慈最好了,把她拉上,他絕不會說什麼了!"

戚繚繚簡直佩服他們這腦袋!

人家蘇慎慈好好一個大家閨秀呢,家里還群狼環伺,這要是再跟你們出去胡鬧闖個禍被告狀什麼的,還活不活了?

還好她前世沒遇上這群冤孽.

她冷臉道:"不行."

燕湳也說道:"也不知道阿慈姐會不會答應."

"我去問問!"

程敏之動作倒快,戚繚繚還未及伸手抓他,他便嗖地一下到了正跟程如嫻說話的蘇慎慈跟前.

戚繚繚無語地睨著他們,平時上學的時候,他們兩條腿可沒跑得這麼快.

片刻後程敏之垂頭喪氣回來:"她不去."

戚繚繚滿心舒暢.

眾人皆沉默起來.

戚繚繚望著,也不願真掃他們的興,便也就道:"你再跟她說,我也去.還有,只要她去,那改天咱們就帶她去屯營玩兒去."

程敏之他們面面相覷:"這能行?"

"不試怎麼知道."她聳肩.

蘇慎慈現在已經對她有了親近感,她能感覺得到.

邢爍覺得也對.這次他去.

蘇慎慈雖然羨慕他們的自由,但下意識還是不敢,尤其當他們還是去給燕棠添亂的.

然而聽說戚繚繚也去,她就敢了.

戚繚繚遠遠看著他們,接著就見邢爍就蹦著回來:"成了!簡直出乎意料!繚繚可真厲害!"

戚繚繚嘴角抽抽.

她要是連自己都搞不掂,那就太失敗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燕湳高興地擊了掌,"明兒下完學,咱們就去會同館!回頭我先去跟司禮監的劉公公打聲招呼!"

不遠處的杜若蘭看到他們這里唧咕半天,便問隔壁的姑娘:"他們說什麼呢?"

"說是去哪兒找王爺玩吧!"姑娘在翻書,心不在焉地答了她.

杜若蘭就皺了眉:"難不成慈姐兒也跟著他們去?"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姑娘輕哂,"大家本來都是小伙伴兒,且王爺還跟她青梅竹馬."

杜若蘭眉頭皺得更緊,隨即冷笑:"什麼青梅竹馬?若真是,燕棠怎麼不去提親呢?"

說完她就扭身回了座位.

姑娘抬頭看了眼她,沒說什麼.

翌日放完學,又各自用過飯,五個人就在大槐樹下會合了.

每年的朝貢都是司禮監與禮部共同接待.

烏喇是北邦眾小國中的一個,直到近些年人口才逐漸發展起來.

這樣的接風宴往往是朝廷派員吃頓飯,飯後再欣賞一番雙方的曲目歌舞什麼的.

作為大殷,給到體面就成了,而作為烏喇,則通常還需要想法子打點打點執事官員們.

所以禮儀上並不會很苛刻.

正宴不可能參與,回頭只在陪客席上看看樂子,只要不出亂子,還是能被默許的,畢竟同場也還有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