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這妹妹好


"我覺得你想要真正獨立起來,還得讓你大哥留在京師.進什麼衙門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在朝上紮根下來."

抽空說到蘇家的時候,戚繚繚這麼跟蘇慎慈說.

蘇慎慈點頭.現在她也很願意跟她聊聊這些事.因為總下意識地覺得她不會嘲笑她,甚至于,還有可能給她提點意見.

果然,在說到蘇沛英的前途時她的態度就很明確.

她又說:"不光是他得在衙門里站穩腳跟,關鍵是你必須讓他留在京師,這樣你才不至于孤立無援.

"只要留在京師,哪怕是別的衙門,只要能有人能撐得住他,不入翰林也不要緊,這不是唯一的出路.

"最主要的是,目前情況下,你得讓他背後擁有個可靠的後盾,而這個後盾,還不能是可以被你父親及姚氏所影響得到的."

說明白點,就是得憑蘇沛英自己的本事替自己尋找個靠山.

憑他的才能及家世,如果沒有姚氏作祟,他完全可以不用另謀支撐,闖出一條路來全無問題.

但有前世之事為鑒,這種情況下就不能不尋求外力支持.

而且這股外力還必須能夠無視蘇士斟夫婦的影響力,能堅定地支持和關照到蘇沛英.

否則的話,即便是這次留下來了,姚氏他們日後還是有機會把他給弄走.

蘇慎慈倒是沒想到這麼深遠,聽完還微微愣了愣:"讓我大哥去巴結朝臣?我怕他--"

蘇沛英品性端正,別說去巴結朝臣牟利,就是當面奉承幾句他都不會肯.

再說她自己也是有些接受不來的,士人女子的清高,她也是有一點的.

戚繚繚毫不意外,她說道:"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沒有絕對不能做的事情,無非權衡利弊而已.

"借助外力不見得就是巴結奸佞.

"如果能夠得到朝中一些賢士的賞識,可以拉扯你們脫離苦海,何樂不為?

"你們目前最大的困境是擺脫蘇家的控制,只有做到這點,之後才有條件維護你們的'清高’."

如今的她心中早已不複當年非黑即白的單純,蘇慎慈的顧慮在她看來,是沒有必要的.

她當年的這份清高,也早就不知被她丟棄在歲月的哪個角落里.

如果能夠有合適的力量可以借助,她不覺得有什麼不好,甚至可以說是件極好的事.

蘇慎慈不覺有些動搖.

因為不管怎麼說,之于她和哥哥來說,擺脫蘇家的掌控的的確確是最迫切的,也是最關鍵的.

戚繚繚一個外人都這麼犀利地點破了她的困境,她沒有理由再回避.

"可即便這不失為一條出路,現如今所有關照我哥的人都繞不開我父親,我們又哪里有辦法繞過他而去尋求別人的幫助?"

朝中有交往的世家多是與蘇士斟有交情,這些人想也不必想,定不會冒著得罪蘇士斟的風險,幫著蘇沛英兄妹跟蘇士斟對立.

不管蘇沛英是去是留,是往哪里伸展他的仕途,他們都只會順著蘇士斟的意思來.

除此之外,泰康坊里的人倒是熟,可他們都是勳貴,地位高也插不上手.

何況,同樣不會有人輕易繞開蘇士斟去幫他.


就算是燕棠,他也沒有辦法力保,頂多也就是拼盡力氣讓蘇沛英攤上個好些的外任衙門.

畢竟他管的是禁衛軍,跟朝黨無關,他的手伸不了那麼長.

戚繚繚望著廊外雨幕靜默,半晌她也吐氣:"目前也只能看運氣了."

她眼下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替蘇沛英找到什麼助力,更別說讓他能不靠蘇家也能在朝中紮根.

前世里她至多就是個面上風光的宗室貴婦,跟朝臣沒什麼太多接觸.

蘇慎慈因為她這番話,卻還是生出幾分頓悟之感.

回到府里她也把原話跟蘇沛英說了.

蘇沛英坐在一樹杏花下,聽完後深深望著她:"這些都是繚繚說的?"

"是啊!"她兩眼亮晶晶地點頭,"我覺得還是有她的道理的."

蘇沛英握著書卷,對著地上落花看了半晌,揚唇道:"難得她竟想得這樣周到."

說完默了下,他又微嗔著她說:"看看人家,跟你一般大,竟比你老練多了.言辭犀利,一針見血,竟是把咱們倆的處境從旁看了個底兒透."

蘇慎慈掰著手指頭笑:"是啊,別人家的妹妹怎麼那麼好!

"又強悍能干,又聰明老練,心地不壞,長得還那麼漂亮,就你這麼倒黴,攤上個我這樣的妹妹!"

蘇沛英拿書輕拍拍她的頭,笑道:"是啊,怪倒黴的,這麼古靈精怪,回頭都不知道該怎麼挑妹婿才合心意."

……

姚氏自己在朝上並沒有什麼人脈,而且姚家子弟出息也平平.

她所能倚仗的,也就是蘇士斟,以及蘇家幾代維系的這些人脈.

但是這些也足夠她發揮的了.

蘇沛英對究竟要不要去尋找外人相助,始終沒表態,但他既然沒有直言拒絕,蘇慎慈就上了心.

然而思來想去,也是如戚繚繚所說的那般:這事得看運氣……

戚繚繚算算日子,離朝中頒旨之日還早,也就先任蘇慎慈去提防著,畢竟她不能事事包辦.

且她近來要練功,要絞盡腦汁不能露出太多馬腳,還要做個"合格"的紈绔,又要琢磨著將來怎麼著也不能再讓戚子煜他們無謂犧牲,也忙得很.

杜若蘭回學堂的這日,她照舊前呼後擁.

門檻下仇人相見了,"戚女皇"素手一揮,兒郎們衣袂帶起來的風都像是要刮到杜若蘭臉上去!

杜若蘭想到跟鼠輩們同居了一夜,吐出的膽水都快把自己淹死的情形,再看看眼前的她,後槽牙都差點沒咬崩!

學堂里眾人早就知道了這事兒,但也只有蘇慎云走上去跟她打了招呼.

--這不奇怪,畢竟物以類聚嘛!

戚繚繚似笑非笑自她們倆臉上掃視而過,才又走回座位.

"繚繚!"

剛坐下,燕湳就把前來打招呼的程如嫻給擠開,同時又把程敏之和邢炙也給叫過來:"聽我母親說,明兒個會同館給烏剌國使臣接風.

"到時候我哥會率領司禮監的公公同去主持,宴後有摔跤還有胡人歌舞可看,你們要不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