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他有把柄?


戚繚繚對杜家有著自己的估算.

杜襄雖然最後沒說多話就賠了錢,但到底失了面子,心里定然不忿.不至于把戚家當成生死仇人,怨氣是免不了的了.

果然,翌日早上戚子昂就來告訴她:"早朝後他追去乾清宮告了咱們家的狀,皇上接著就把大伯召進宮里數落了一頓."

戚繚繚略想,問道:"可知道皇上怎麼說的?"

"沒事兒!"戚子湛渾不在乎地說,"咱皇上是個明君,這事兒上八成會對質.

"對過質,就算是把大伯罵幾句,也不過是為護著杜家幾分面子情罷了.哪能真罰他?

"這種事兒我告訴你,皇上數落得越凶,越沒事兒!"

戚繚繚睨他:"你倒是一套套的."

戚子昂嘿嘿兩聲.

對他這番話戚繚繚也深以為然.

畢竟乾清宮這位乃是她前世的公公,雖說不上十分了解,大體還是知道的,倒並不是那是非不分的人物.

到了學堂,程敏之他們幾個一窩蜂湧上來.

燕湳皮糙肉厚,被踹了兩腳也沒事,照樣往學堂來了.

戚繚繚也關心他昨兒究竟脫皮沒,趁著顧衍還沒來,到了他課桌前.

"無妨!爺我打從六歲起就被我哥往死里操練,早就練就了一身鋼筋鐵骨,這兩下子算什麼?再來幾下都不打緊的!"

燕二爺豪邁地拍著胸口,並且翹起了二郎腿.

戚繚繚垂眼看看他屁股底下的厚厚軟墊子,也就扯了扯嘴角,給了點面子沒戳破他.

晌午靖甯侯下衙回來,果然就樂呵呵地把皇帝當著杜襄的面,把他給叫到乾清宮去數落了一頓的事兒給說了.

"皇上哪能真為這麼點子事罵我?好歹我只是拆了他前院大門,府牆還有垂花門我可是半點沒動."

戚繚繚吃著糖核桃問他:"那你以後還上杜家串門嗎?"

"串!為什麼不串?"他端著茶往躺椅上一靠,說道:"我可是看在相鄰這麼多年的份上,准他把賠款銀子打了大折的!"

戚繚繚覺得他就差在身後拖條長尾巴了……

杜若蘭又多躺了兩日才出門.

自小黑屋里呆了一夜,出來的時候已經被戚繚繚落下的那筐老鼠折磨得只剩下半條命.

杜夫人及杜家姐妹自是對戚繚繚的惱恨又加多了一重.但她們便是再恨,人家也壓根不在乎,好像也沒有什麼用處.

而杜襄及兒子們想的又不一樣.

戚家固然讓人惱火,但杜若蘭惹事在先,他們不可能為著這點事跟戚家不依不饒.

給皇帝上了上眼藥也就夠了,眼下北邊又不算很太平,真要挖空心思地處處跟戚家作對,也容易讓胡虜們鑽空子.

到時候出了簍子,皇帝反過來還得降罪給杜家.

何況,不就是幾萬兩銀子嘛,回頭找個什麼機會連本帶利拿回來也就是了!

杜襄是很有想法的.

杜家幾個兒子則有些怪杜若蘭鬧出來這樣的事情,弄得他們往後連燕棠和戚子煜他們都不好打招呼.


他們還得掙前途的,哪怕是承襲了爵位,若是仕途上無人帶引,連本坊幾戶的關系都保持不好,到時孤零零地,終歸也只是個虛名.

因此杜夫人迫于無奈,也只能努力把這檔子事當成是鄰里糾紛.

戚繚繚照舊念書練武以及與程敏之他們四處找樂子.

對于痛打了榮望之後她不但保住他們沒受半點連累,而且居然還反過頭來讓杜榮兩家一道吃了個大虧,程敏之他們對她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從前是二話不說地半脅迫半拉扯地拖她出門,現如今是先把名目列出來,讓"女皇陛下"斟選了再定奪.

別說,跟著這幫紈绔,她發現了許多從前沒曾沾過的樂趣.

比如說上山打獵,下河摸魚,莊頭里逮麻雀,戲社里捧角兒,要不是她因為不會騎馬讓她找由子給推了,他們連蹺課駕馬去滄州湊熱鬧看場戲,傍晚前再回城來的事情也做得出.

當然兩日時間也折騰不出多少花樣,大部分內容屬于他們對于日後的規劃.

杜襄及榮之渙各自許給她的人情她暫時想不到具體用處.

但是杜家手上也掌著兩個衛所,憑心而論,杜襄于用兵上也有兩把刷子,來日或有可用之處的.

而榮之渙則在兵部,兵部又管著調兵遺將之大權,他雖只是個郎中,再不濟也是塊敲門磚.

蘇慎慈因著戚繚繚的"霸氣",也輾轉了半夜才睡著.

然而光羨慕人家也是沒有用的,還得身體力行去改變.

她唯一的倚仗是蘇沛英,只要他能在衙門里站穩腳跟,她就能逐漸獲得更多主控權.

戚杜兩家的事傳遍之後,蘇慎云也暗暗納罕.

除去戚家對戚繚繚竟有這樣的重視之外,還有就是燕棠竟然死心踏地地把打了杜若蘭的事給扛了下來,這是多麼不合常理的事情.

"莫不是他有什麼把柄落在戚繚繚手上?"她忍不住想.

但燕棠那麼厲害,怎麼可能會有什麼把柄讓戚繚繚給拿住?

但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回事……他一定特別渴望著能把這個把柄給消除吧?

早上去學堂的時候恰好又垂花門下遇見蘇慎慈.

她冷笑著走過去,擋著她去路,斜眼將她上上下下地掃視著:"燕棠昨兒可去杜家幫著戚繚繚說話了.

"還說什麼青梅竹馬呢,怎麼姐姐有麻煩的時候,也不見他來出出頭?姐姐別是一廂情願吧?人家說不定壓根沒把你當青梅!"

蘇慎慈懶懶一撫發鬢,睨她道:"他素日不幫我出頭,那是因為殺'雞’焉用牛刀啊!

"你覺得就憑你,能比得上一個杜家?"

蘇慎云愕住,轉而死命瞪起她來.

蘇慎慈卻是哈哈笑開了,直接撞開她,出門去.

這世上總有那麼多可笑的人,專干些可笑的事.

以為燕棠是她的軟肋,是她的希望,卻不知她從未把前途寄托在他身上.

燕棠不會是她的救贖,性情淡漠的他壓根就帶不熱她那顆敏感又渴望著溫暖的心,她也從來不指望通過一樁看上去般配的婚事來徹底改變自己的處境.

不管嫁給誰,她若是失去自己,都會是個失敗者.

但可笑的是,蘇慎云處處想和她爭,卻連她看重的是什麼卻沒弄清楚.

(已經確定12.1上架,到時候網站還會有一些相關活動,會需要大量的月票支持,懇請大家踴躍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