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還他清白


杜家一撥人紛紛退開.

杜襄又驚又怒,又不知如何是好!

說真的,幾家人在泰康坊共住了幾十年,久的也已有上百年,還從來沒有過什麼要動刀劍的時候!

戚子卿素日是沒有他兩個哥哥好說話,但是竟然這樣不顧情面,還是讓人震驚!

可他們拿不出能匹配得上戚繚繚一條命的錢,又還能拿得出什麼來呢?

"老戚!"杜襄決定跟他們開誠布公了,"這事兒我承認是蘭姐兒不對,繚繚身子不好,都怪我素日管教無方,未曾叮囑她萬萬不得與她亂來.

"但眼下事情都這樣了,繚繚所幸是吉人天相,這也是我老杜家祖宗積德,未曾真鬧出什麼大事來.

"這麼僵著總不是辦法.你我同朝為官,日後指不定還得同袍護國,沒必要鬧得那麼僵,你說呢?"

他邊說邊接了管家倒來的茶,親手遞了給靖甯侯.

靖甯侯沒接茶也沒看他,只是懶洋洋抬手撫著唇上兩撇打理得極美觀的八字須,說道:"怎麼你覺得我是成心跟你鬧麼?

"我戚北溟與夫人可謂是自繚繚剛出娘胎時起就把她接到了長房撫養,在她身上花的心血,三個兒子加起來都沒有在她身上花費的那麼多.

"現如今她差點冤死在你們閨女手下,我們一沒直接闖進來就捉蘭姐兒來殺,二沒有帶著狀子去宮門口擊聞鼓.

"三沒有帶著家奴拆你們家祠堂,子煜他們幾個只不過讓你拿出點讓繚繚日後能在泰康坊安心進出的誠意,你現在說我跟你們鬧得僵,意思是說我們很過分麼?"

杜襄簡直氣得牙顫.

他奶奶的他都帶著合家老小登門來出頭了,還不叫過份?

合著他戚家什麼都要,就是臉不要?!

"老戚!"

"給我拆!"

不等杜襄往下說,靖甯侯已經沉聲下了令!

杜夫人還沒反應過來,就只見幾道身影嗖地從眼前掠過,緊接著又是幾聲轟隆,屋簷被掀飛了,廊下上個月才翻過新的雀替刹時成了一堆木渣!

杜襄氣得顫抖:"住手!--還愣著干什麼?快攔住他們!"

幾個兒子連忙趕上去.

但他暗估了一下實力,自家兩個兒子哪是人家隊手?就是把子侄也喊過來,可人家家里還有四個後備呢!

更別說還有個做郡王的妹夫!

麻的,這難道是天要亡他!

他咬牙半晌,忽然回頭招來管家:"去邢家看看世子爺在不在?再去程家請請國公爺來坐坐!"

這白眼赤眼地對他太不利了,他得去請兩個和事佬來!

誰知管家卻悄聲道:"今兒打表少爺的人里頭就有邢家的五爺和程家的二爺,他們恐怕不便來呀!"

家里就是幫凶之一,這讓他們怎麼來端平這碗水?

杜襄也是無語.想想平時這幾家跟戚家那關系,來了恐怕還得壞事!

再想想就道:"那蘇大人呢?"說完卻又自行擺了擺手.

蘇士斟是大理寺少卿,雖說眼下只是私下糾紛,扯不上朝廷,可如果戚家真要發橫,告進宮里,到時候少不得還得傳三司什麼的走個過場.


蘇士斟為人向來精明,眼下擺明杜家理虧,他必定不會沾惹這件事.

那剩下還能請誰呢?

正抓耳撓腮的當口,早聞訊出來的杜若筠就說道:"我先前看到王爺回來了,王爺爵位最高,又素被皇上看重,不如請他過來!"

說起來杜若蘭被打燕棠還背著鍋,把他喊過來,正好當面戳穿戚繚繚的謊言,還他清白!

讓燕棠去打戚繚繚的臉,不比他們在這吆喝著要好得多?

杜襄聞言眼前一亮:"說的對,快去請!"

燕棠可是皇帝面前的紅人,有他來做這個和事佬,那還怕什麼!

……燕棠押著燕湳回到王府,隨即就把他給狠踹了一頓.

燕湳雖然疼得呲牙咧嘴,卻也不敢廢話.

得虧葉太妃在窗戶里頭清了幾下嗓子,燕棠才把他給放了.

揍完之後沐浴完,就在書房里一面看書一面等著榮家來"索賠".

哪知道等到晚膳時還不見榮家那邊有動靜來,也是怪了.

正打算讓黎容去打聽看看,便就有侍衛匆匆地進來稟道:"侯爺帶著家里老小闖到杜家替戚姑娘為那天夜里被關小黑屋的事理論去了.

"陣仗挺大的,杜家下人私下里已去榮家報訊,榮家知道榮望有份之後,對榮望被打而生出的火氣全都沒了.

"現如今都在提心吊膽地關注著戚家什麼時候登門!"

燕棠聽完之後對著門口定望了半晌才回神.

她戚繚繚先後把杜若蘭和榮望打得死去活來,居然還反過來挑在這個時候去杜家理論?

不但讓兩人憋了一肚子氣還得死命把氣往肚里吞,並且還就此堵住了榮府的嘴,讓他們連上程邢燕三家來理論都已找不到理由……

原以為她說不會讓他背鍋不過是信口開河,現在看來竟是真的?

"王爺!"正凝著神,典史龐輝又提著袍子進來了:"杜家來人,奉伯爺的命請王爺過去做個陪客."

陪客?

燕棠雙眸掃了門外一下,冷冷又收了回來.

這個時候請他去,哪里是做什麼陪客?

他眼望著手里的書說道:"說我歇了."

管家木著頭皮回到府里,杜襄聽到回話,急得拍起大腿:"就是歇了也求著他起來!就說再不來就得進宮驚擾聖駕了!"

管家只得又跑一趟.

燕棠還在書房坐著,手里握著書,目光仍落在書頁上.

管家腰彎了半日也不見動靜,府里那邊又等著他回去,也是急得冒出了汗.

又不敢催……

燕棠直到看完余下半頁書,才一面揭著書頁一面淡淡的說:"我這人不會說話,去了也幫不了什麼忙.你回去吧."

管家哭喪著臉回來.

杜襄回頭一看已經拆掉了的一面牆,也急出哭音來了,哪管得了他會不會說話:"你就把人給我請來了是正經!--不!是抬也得給我把人抬過來!"

燕棠看著三度到來的管家,再看看抬進院子里來的軟轎,手指頭在桌面漠然輕叩了幾下,而後就起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