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不能失禮


杜襄看見這架勢,暗道一聲不妙!

正要著人回房去問問究竟怎麼回事兒,恰在這時府里管事又氣喘噓噓闖進來了:"老爺!

"戚家侯爺和兩位少將軍,還有兩位夫人,帶著戚姑娘上門來了!"

杜襄一口氣猛提在喉嚨口,差點沒嗆出痰來!

戚家男兒大小十個,除了奉差在外的老三戚東域,以及那四個尚未成年的小的,這是剩下的全來了?

至多不過是給家里孩子撐個腰,他們這陣勢,就是守國門都不帶這麼齊全的吧?!

他扭頭看向聞言已經抬步往這邊走來的戚南風,忍不住抹了把汗:"快請!"

面前這爺倆合著是打頭陣來了,主力部隊還在後頭!

他這麼悶不吭聲地看他家房子,莫不是在想著從什麼地方揭瓦拆牆比較方便?

他奶奶的!

他惹不住心里暗罵,蘭姐兒到底是哪根筋不對,誰不好惹,偏惹了這幫土匪!

……戚繚繚被沈氏和楊氏雙雙牽著一進門,便就見到杜襄一臉無奈站在二房父子面前說著什麼.

看到他們這行進了門,他隨即扯開一臉笑迎了過來:"戚大哥來了?來來來,屋里坐屋里坐--"

"你們來了就好說了!"

沒等他把話說完,戚南風已經搶過話頭走過來,直接與靖甯侯對話:"無論如何今兒這事我不能忍.

"繚繚被他們家蘭姐兒關起來差點送了命,這什麼相鄰幾十年的情誼在我眼里狗屁都不是了!

"平日里咱們可沒舍得給她委屈受,他們家蘭姐兒憑什麼把我們戚家的命根子往死里作踐?

"今兒若是不把這事掰扯清楚,我戚南風先把這話撂在這里,這泰康坊里有我沒他,沒他沒我!

"到時候大哥你可別怪我犯渾!"

他這話雖是對著靖甯侯說的,但卻句句都是沖著杜襄來!

杜襄好歹也是官宦堆里長大的,哪能不知道?

他滿腦門子的汗,正打算說話,靖甯侯卻又面無表情開口了:"老杜啊,繚繚是你看著長大的,她什麼樣的身子骨你知道.

"她若在你們蘭姐兒手下有個三長兩短,你是想我戚北溟將來無顏面對泉下二老呢?

"還是想讓外頭人指著我脊梁骨罵我戚北溟連個妹妹都護不住?

"我們家妹子是吃了你們家的糧,還是占了你們家的地,你們這麼見不得她呆在這世上,非得指著女兒這麼狠毒地把她往死里整?"

"戚大哥你聽我--"

"杜叔!"

杜襄這里才見縫插針地起了個頭,戚子煜接著又"客氣"地開口了:"論輩份您是我長輩,我不該置喙.

"但恕我直言,論輩份我小姑姑也還長上蘭姐兒一輩!

"平日大家小孩子在一處玩挺好,但蘭姐兒竟然與令內侄合謀干出這種事,您知道這是什麼罪嗎?

"這是謀殺!而且還是謀殺尊長!

"今兒我們家一起帶著我小姑姑來串串門,來的突然,還望您多擔待點!"

杜襄:"……"

他還能說什麼?

他還有什麼好說的?


雙唇張了又合,合了又張,張的再快也沒有戚家人的嘴快!

……

再說內宅這邊,榮望帶著滿身傷回了榮府,把個家里內外頓時鬧得雞飛狗跳!

榮之渙官職不算拔尖,但榮家在京師也算樹大根深,祖上還有跟宗室聯過姻的.

如今的姑太太又嫁給了武甯伯為妻,以當下朝局而言,能與勳貴聯姻是很體面的.

他們家的公子小姐常在外走動,什麼時候被人碰過一根手指頭?

而眼下榮望居然被打得差點連她都認不出來,這還了得!

榮夫人氣不過,榮家別的人也都氣不過,統統覺得這樣簡直是未把榮家放在眼里.

榮望去死活不說,只說是不知道,小厮也早被交代過,總之任憑打罵就是不開口.

如此也無它法,只得讓人去打聽.

但杜夫人早聽說榮望要來,盼了一下晌也沒見人影,打發人回娘家問了問,得知榮望被打了也是吃了一驚!

拍著桌子就讓人去查行凶的人是誰?竟敢在她武甯伯夫人內侄的頭上動土,是不是不想活了!

派出去的人還沒走到門口,丫鬟這里就撒丫子闖進來,稟告說戚家來了一大幫人來替戚繚繚討公道!

聽完來龍去脈她愣了半晌才趕忙穿鞋出門,到了前院一見這陣仗,差點沒連心疾都給誘發出來!

哪里還有什麼好周旋的?

即刻先著人去把杜若蘭給叫出來問問祥實!

正好杜若蘭聽說榮望被打的事情而到了正院,聽說戚家這般興師動眾地過來,心下就道了聲不妙!

她原道戚繚繚應是不會再把這事捅出去的,畢竟那傻子以往也不是沒吃過虧,也沒見她機靈到主動告狀的地步.

而她這次還打了她一頓,她不消停還想干什麼?!

垂花門內偷偷看了兩眼,心里著慌,轉身就要回後院.

哪知道戚繚繚眼尖,瞅著她在垂花門下冒了頭,隨即拔腿沖過去,一把揪住她後領便將她拖了出來!

"就是她和榮望合伙把我鎖在了小破屋!讓我黑燈瞎火地在里頭呆了半晚上!

"我哭著喊著要出來,他們不放我,然後我急得發了病,他們卻走了人!

"事後還是我自己剁了窗戶爬出來的!

"哥哥嫂嫂快給我做主!"

楊氏隨即沖上去將她摟在懷里.

沈氏面色陰寒掃了眼杜夫人,而後漫聲與戚繚繚道:"繚繚先把手放了.咱們可不能無禮."

被連拖著打了幾個踉蹌的杜若蘭慪得要吐血,他們一來就是七八個,這還不夠叫無禮?!

戚繚繚對沈氏這種套路卻是了解得很.

既然是來算賬的,沈氏怎麼可能會真的拘著她,說不能無禮,不過是因為杜若蘭還沒有當面認罪呢!

她遂說道:"我不放!她想害死我,我為什麼要放走她?!"

沈氏見狀就跟杜夫人開口了:"我記得上次你們筠姐兒不過是挨了戚繚繚幾下手心,你就著急忙活地沖到戚家來討公道,活似你們筠姐兒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說的對,孩子們心里有苦是不能憋著!

"繚繚剛才說的什麼你也聽到了,眼下我也不說孰是孰非,反正她我也帶來了,就讓她們對對質!

"倘若繚繚說謊,不用你說我們也會狠治她!但倘若她沒說謊,那犯事的那個也別想混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