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裝糊塗呢?


"就是上回我半夜才回府那回."

戚繚繚放開沈氏,抬著臉可憐巴巴地望著他們:"他們倆把我關在那小屋子里,然後拿那麼長的鐵鏈把門給鎖起來.

"我足足在里面呆了有兩三個時辰,沒吃沒喝地,當中我還發了病,差丁點就死過去了.

"好在老天爺保佑,最後沒事,還讓我撿了把刀,把窗戶給剁開爬出來了.

"我真的好怕好怕他們還會再把我關起來,讓我一個人在黑屋子里喘得回不上氣來呀!

"那種馬上就要斷氣的感覺真是太難受了,我好怕再也看不到你們還有二哥二嫂三哥三嫂,以及子煜他們!"

戚繚繚說著說著,就"抽噎"起來.

前身的記憶她都有,她死之前呼吸不過來的痛苦她全部感受得到.

之前不曾告訴他們是因為還得掩護燕棠,如今事情過去這麼久,靖甯侯就是疑心那刀子,也查不出什麼來了.

前身雖然與她交情不深,卻也是打小長大到十四歲的小伙伴.

她縱然不能說出她已死的實情,無論如何也得讓他們知道那倆貨究竟做過些什麼!

而她日後若真跟這倆鬧到了水深火熱的境地,總不好還面對自己家里的質疑.

一陣短暫靜默過後,沈氏抓著她肩膀尖叫起來:"你怎麼不早說!"

"因為我害怕呀,萬一他們下次還關我,我肯定無論如何也逃不出來."

靖甯侯和沈氏望著她,簡直已經快暈過去了!

……

隨著靖甯侯一聲令下,剛剛好半刻鍾的時間,戚家上下在府的六個男兒包括三妯娌們悉數彙集到了上房!

九雙眼睛圍成半圓的一個圈如燈籠般齊刷刷照在戚繚繚臉上身上!

每個人面上表情都如出一轍的憤怒,雖然沒人說話,但形成的氣壓卻足能讓人喘不過氣.

戚繚繚對戚家的齊心早就見識過了的,但還是沒想到他們竟會這麼迅速以及這麼大陣仗……

她只是想讓他們去杜榮兩家來個惡人先告狀而已啊!

她坐在屋中央,忽然連嗓子都不敢清了.

"她在哪兒?"

正眼觀鼻鼻觀心,這時候門外突然躥進兩個人來.

一色的銀甲于身,打頭來的是滿面寒霜挎劍進門來的戚子煜,稍稍落後半步的則是一雙狹長美目如同冰凍了也似的戚子赫!

兩人如同金童金童,搶前一步就分別立在了戚繚繚左右,並且同時道:"你那天夜里不是溜達去了?是被蘭姐兒和榮家那兔崽子給鎖起來了?"

一道聲音就夠震懾的了,兩道一起來,戚繚繚這正牌王妃退位的靈魂都在殼子里震了震.

"我--"

"我什麼我!"戚子煜吼道,"你是傻的啊!別人欺負你你不會還手!你平時那些威風這時候收哪里去了?你拖起棍子給我打啊!

"你到底為什麼會被他們鎖起來?回來為什麼不說?你還瞞著我這麼久呢,要不是榮望這事你是不是還不想說!"

戚繚繚啞口無言.

每次事關她自己好像就有點脫離掌控了……

她掃視了一圈滿屋子都躍躍欲勢准備前來解圍的人們,終于咳嗽了兩聲:"那個……"


"行了,不用你說了!"戚子煜插腰瞪回她,"素日讓你練功你不練,現如今可好,連個小丫頭片子都打不過!"

說得好像她就不是小丫頭片子似的……

戚繚繚本能地覺得應該抗爭一下.

但想想還是放棄了,她沒權沒地位已是事實.

戚子煜瞪完她,轉身給歪身靠在太師椅里沉臉坐著的靖甯侯施禮:"是兒子的錯,兒子疏忽了,讓小姑姑受了委屈.兒子這就與老二去杜家理論理論!"

"你們去?"

靖甯侯撩眼看他,接而拍桌子站起來:"等你二叔他們倆回來,一起去!去完杜家再去榮家!

"你們倆先去換衣裳,老三家的帶著四個小的在府里候著消息!老二家的和你大嫂合計合計!

"余下的子煜你們幾個,回頭帶著你姑姑隨我走!"

一聲令下,滿屋子人隨即不曾多發出半個字,如同有線牽引著似的井然有序,立刻聽命行事起來!

戚繚繚剛准備起身,門外這時卻突然又傳來陣響亮的馬蹄聲,緊接著就有腳步聲雨點般閃進來.

戚子卿身邊的護衛流光急步進門往靖甯侯面前一躬身:"稟侯爺!稟姑娘!

"二老爺與三爺聽說姑娘被欺負的事,方才駕馬直奔杜府去了,三爺命小的過來通報一聲侯爺,就等您們了!"

……

戚繚繚雖然"身經百戰",但是遇事之後能有這樣的陣勢也是忍不住心潮澎湃!

這時候杜家前院里,武甯伯杜襄已經見到了官服與鍪甲都未除的戚家父子.

"戚二哥和子卿這是……有要事?"他實在是有些莫名.

戚家在泰康坊乃至是在朝中都有不小威望.

不光是他們家與皇室關系親密,還與他們家一門英才有著很大關系.

旁人家出點什麼事或許還得求親靠友撐場面,他們家不用!

隨隨便便一吆喝,呼啦啦就是一大群,關鍵是還特麼那麼齊心!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這天底下不論干什麼事就講個人多勢眾擁躉足,所以他家能橫著走.

戚南風笑了笑:"老杜,你養了個好女兒啊.我戚南風養了兩個小子都沒養出你們家姑娘這麼能耐!"

杜襄一聽這話來得不對,隨即支棱起兩只耳朵:"戚二哥這話意思是?"

戚南風笑眯眯拍他肩膀:"你這是跟我裝糊塗呢?

"我家妹子前些日子失蹤到大半夜才回來,那天夜里整個坊間都鬧得人馬仰翻的事,你有數吧?

"那麼她是讓你們家蘭姐兒跟榮家那老三給合伙關到了觀音廟後的小破屋,可別告訴我這事你不知情?"

杜襄也是練家子,可在戚南風這一巴掌壓過來之後都沒提防地側歪了身子!

他可懵了,他特麼的確就是才知道啊!

"有,有這回事?"

戚南風也不再回他,倒背著雙手就順著他們家院子四下察看起來.

杜襄連忙又看著戚子卿.

戚子卿也是一身戎裝,手扶長劍柄長腿微分站在那里,一張無瑕的俊臉上寫滿了"來算賬"三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