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有人撞我


靖甯侯正盤著腿在房里跟沈氏說話.

兩個人耳朵挨耳朵,言笑晏晏地,仿佛兩個連身兒.

一陣風吹來,戚繚繚沒忍住,在窗下猛地咳嗽了一聲,屋里兩人便倏地分開了.

靖甯侯帶著邪火斥她:"咳什麼咳,吞沙子了嗎?!"

說完走出來,負著手把她一睨,還敲了她一個爆栗:"什麼事兒!"

這段時間夜里都在營里輪值,他都有大半個月沒泄火了都!這才剛回來呢,到底她有沒有點眼力勁兒?

戚繚繚雖然也覺得一家之主的閨闈和諧,最大程度上決定著整個宅邸的和睦,但眼下天都沒黑,又哪里知道他堂堂侯爺竟還會白日宣淫?

……無論如何欲求不滿的男人不能惹.

她連忙把手里的壽字舉起來:"老太妃要做壽了,我寫了六十個壽字給她老人家賀壽,給大哥瞧瞧可還成?"

靖甯侯慍意稍歇,邊看邊點點頭:"還行."

其實何止是還行?簡直跟她從前寫的那手鬼畫符好到不知去了哪里.

因著這幅字,他終于也舍得給出幾分長兄的溫厚來:"手里錢夠用嗎?

"該制夏裳了,想要什麼色兒的料子,跟你大嫂說了不曾?近日可還咳嗽?"

"都好."她簡短地答著,渾然忘了剛才還咳了兩聲.然後道:"快立夏了,學堂里放假,我想過兩日去屯營里玩玩兒."

"去那兒干嘛?"靖甯侯張口否決她,"不跟你說了最近北邊不太平,不要隨便出街嗎?"

戚繚繚聽到這里,就先問:"到底是怎麼個不太平法兒?"

戚家是將門,大殷也不拘女子過問時事.

靖甯侯便就負手道:"烏剌自兩年前老可汗突然歿了之後,這兩年都沒消停.

"直到兩年前賀楚上位,至前不久把幾個兄弟部落都吞並之後,這才算是安定下來.

"賀楚手下有幾名猛將,其中有個叫孟恩的,據說力大無窮,驍勇無比,也是昔年輔佐賀楚上位的最大功臣.

"最近他老是在邊境搞小動作,弄得關里關外進出的人也複雜起來."

戚繚繚聽到孟恩的名字心下便動了動.

孟恩這個名字如雷貫耳.

因為明年的土滬之戰,敵軍那邊就是他為主帥,秦王蕭蔚也就是被此人活捉的.

"皇上有說過怎麼辦嗎?"她記得這個時候宮里好像沒有什麼動靜傳出來.

"我聽說西安府的秦王打仗也有兩下子,皇上最近有沒有傳召他進京什麼的?"

靖甯侯扭頭看著她:"無端端地怎麼說到秦王頭上去了?若是到了要用到了之國的宗親議政的地步,得嚴重到什麼地步了?"

戚繚繚聽到皇帝此時還沒有傳召蕭蔚的意思就先安下心來.

不管怎麼說,還沒到那步就好.

不打就不會死人,至少不會死那麼多人.

可是如果萬一要打,那這回主帥的肯定不能是蕭蔚,哪怕一樣會有犧牲.

"眼下自然是派兵增守."

靖甯候走下石階,拍了拍院角香樟樹的樹干,仰頭望著參天樹頂,"聖旨已經傳到後軍營,威遠侯已經受命了,不日便就將調集各地兵馬前往雁門關."

"大哥對那胡虜將軍了解多少?"她跟著他到了樹下石桌旁坐下.


"子煜子赫他們正在搜集線索,目前所知不是太多."

靖甯侯顯然不想跟她浪費太多口水,已經接了丫鬟捧來的茶,心不在焉地喝起來.

又問她:"從前一說到這些你就溜得老遠,今兒怎麼回事?

"可是跟敏之他們吵架了,實在沒有人陪你胡鬧了,你便來尋我磨時間了?"

戚繚繚聽他說到這里,連忙就道:"今兒榮望騎馬把我給撞了."

"什麼?"原本低著頭的他驀地又扭頭看過來.

"我跟程敏之他們在牌坊那里玩,榮望駕著馬飛快地沖過來,我閃避不及,就摔倒了."

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道,"倒是沒摔到哪里,關鍵是,他跳下馬來就指著我鼻子罵.

"我怕的很,差點就發病了,而他居然還想打我."

靖甯侯愣住:"他有這麼囂張?"

頓了下他又說道:"莫不是你又招惹人家了?"

"不可能!"戚繚繚也站起來:"我和翠翹走路走得好好的,他就撞我,敏哥兒他們都可以作證."

靖甯侯本身就壓著股邪火.

這時候聽到榮望撞了她還罵人,再聽她說那小子居然還揚言要打人,還有人作證,那火苗便就蹭蹭冒上來了!

他揚手拍起石桌:"這就是榮之渙教的好兒子?!"

沈氏聞聲走出來:"出什麼事?"

戚繚繚便就把先前的話給她又重說了一遍.

"不過後來敏之他們看不過去,就把他也給打了."她說道.

沈氏聽完之後也怒了:"那榮望成天追著杜家姐妹屁股後頭跑!

"蘭姐兒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指不定是因筠姐兒被打,所以替她們把氣撒在繚繚身上了!

"一個小四品官的兒子也敢駕著馬在泰康坊里橫沖直撞,就是打了他又有什麼要緊!"

戚繚繚瞄著她,又道:"可是我怕他回頭又會報複我.

"前些天就因為我弄壞了杜若蘭的功課,然後他們倆就合著伙地把我鎖進了街口觀音廟後的小破屋!

"萬一過兩天他又把我關起來可怎麼辦?大嫂,我好怕發病就這麼死了,見不到你們啊!"

說著她撲到她懷里抱起她腰來.

原本她只打算先把杜若蘭和榮望關她的事告訴幾個小的,自己私下里行動,商量著找個什麼機會讓這兩人不死也脫層皮下來,然後再告訴靖甯侯他們.

可是既然程敏之他們摻和了進來,而且還一鼓作氣把榮望打成了那樣,那她眼下不說,還等什麼時候?

杜若蘭和榮望就是挨了打,也休想占得半點便宜去!

靖甯侯夫妻聽到這里更是震驚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他們有沒有聽錯?

杜家丫頭和榮家那小子,居然合伙把他們家小妹給偷偷關起來?!

----

由于一些不可描述的原因,之前的粉絲稱號棄用.現在書評貼(文末藍色鏈接)有提供新的粉絲號備選,領先到達50票的稱號獲選,大家踴躍投票,今天定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