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要收尸嗎?


大殷宗室沒有憑恩寵什麼的就能得到實權的先例,曆代所有能在朝中掌有職權的都是各憑本事.

秦王蕭蔚是皇帝的堂弟,封地在西安府.

少時據說也是英武過人的悍將一名,手上掌著的兩個屯營也是他昔年在清掃倭寇時掙回來的.

但他雖有戰功,卻無與僥勇的胡虜們馬上作戰的經驗,這卻是無可奈何的事.

實際上當時西征軍里與胡虜交戰過的將領也不太多,大殷安穩多年,外邦相擾甚少,有也是小規模沖突.

而這次烏剌王從上至下又皆是自戰亂里突圍上位,蓄謀之下自然多出幾分優勢.

這場戰役的失利,作為主帥的蕭蔚死的一點都不冤.

但是照後來烏剌人的凶猛和狡詐來看,就算換帥,大殷這一仗會不會有另一種結局,她也沒底.

就算是換燕棠上,那個時候他也還年輕.

指揮一支二十余萬人的軍隊,並且要同時應對西北,遼東兩面作戰,可不是想當然地在沙盤里推演兩把那麼簡單.

何況大路線的出征方案還是事先在京時就初步與兵部審核過的.

總而言之,土滬這一戰影響甚遠.

直至燕棠死後,邊境雖甯,但朝內如眼下這般國泰民安和諧安樂的景象便告結束,並正式陷入朝黨內斗的時期.

那會兒她雖然作為宗婦不常與政務接觸,但是蕭珩接下來卻又掌了從前蕭蔚的那支軍隊.

且太子為了彌補幼年在外的蕭珩,對他多有栽培,因此少不得也會與朝臣有些往來.

當時朝廷上是個什麼情況,她大略還是知道的.

兩國交戰的最後結局,便是掛帥出征的燕棠打得烏剌落花流水跪地臣服.

但之後草原的安甯,卻是以他本不該犧牲的一條命換來的.

也是包括戚家四條人命在內所有無謂犧牲了的性命換來的!

雖然說武將為保家衛國戰死沙場也算是死得其所,但是那麼強悍的一支隊伍,卻死在烏剌一個十多萬人軍隊的小蠻邦手里,這不值得,也是恥辱.

再看向榮望,她忽然就笑了笑:"起來吧."

燕湳一只手還揪在榮望頭發上,懵然道:"真不打了?"

"不打了!"

她拂拂衣袖站定.

他是榮之渙的兒子,而榮之渙在兵部,那麼日後一定還有她用得著的地方.

再說,今日她也沒打算弄死他.

她回頭睨了榮望一眼,說道:"今天就先打到這兒.回頭他若敢把今兒的事抖出去,就再接著打!"

榮望瑟瑟打了個顫,咬牙瞪著她.

……

燕堂回到王府,先拎著點心進沐恩堂給母親葉太妃請安.

葉太妃看了看點心,就留下他說起話來.

"你怎麼就只會在我這里獻殷勤,什麼時候也去哄哄別家女孩子?"

她望著他,又柔聲道:"京師跟你同齡的子弟大多都成親了,沒成親的也大都訂親了,你怎麼就半點都不著急?

"我若是幫你拿主意,你回頭又定會不歡喜,你好歹也體諒體諒我的心情."

燕棠面不改色:"子煜和邢炙他們都還沒說親呢."

"他們哪同?"葉太妃道,"子煜和唯卿都是上有父叔,下有弟妹,家里可不缺幫襯的.

"你雖有個弟弟,但湳哥兒還小,你二叔那邊,不提也罷.

"你不早些成親生子,開枝散葉,將來不是自己受苦?我也不會安心."


燕棠只顧半躺在躺椅上把弄手里一條絡子.

葉太妃走過去,在他身旁坐下來:"我看你自幼跟慈姐兒走的挺近,要不,我著人去蘇家探探口風?"

"母親--"

燕棠眼里頓時有些不耐.

葉太妃望著他不說話了,眼神卻不甚認同.

燕棠坐起來,凝眉默了下:"就算是阿慈,她也還沒及笄呢.提這個太早了,過兩年再說吧!"

說完他站起來:"我去看看湳哥兒."

葉太妃望著他背影歎氣.

燕棠走到燕湳住的鴻志堂,並沒有見到燕湳.

"二爺去哪兒了?"

小厮們原本都在各忙各的,沒想到他會來,立時都立在廊下支支吾吾.

燕棠冷眼掃過去:"數到一不說,就都給我去馬廄里當差三個月!"

"小的說!小的說!"幾個人爭先恐後地開了口,"先前放學回來,二爺說下晌和邢五爺程二爺還有繚姑娘去看戲.

"但是剛剛正准備用午膳,程二爺就匆匆把二爺喊走了,隱約聽得說是去幫繚姑娘上牌坊口干件什麼事兒,還讓不聲張來著……"

聽到戚繚繚的名字燕棠就已經寒了臉!

再聽他說到牌坊口,他就立馬想起先前看到的那伙一閃即逝的人影來……

……

戚繚繚瞧著幾個小厮把榮望二人拖去了前面觀音廟,然後便率先走出小破屋.

才跨出門檻她就突然定住了!

"戚姑娘真是好興致.拉幫結派地打人玩呢?"

燕棠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正倒背著雙手立在門下,臉色和聲音一樣陰冷!

"大哥--"

戚繚繚還沒有來得及出聲,燕湳已首先犯了慫!

緊接著程敏之和邢炙也都如病貓一樣老實下來……

她回過頭再望著燕棠,嘴張了半日也沒能說出半個字.

燕棠對燕湳管得嚴這是眾所周知的事,程敏之這家伙居然把燕湳給拉了過來,她就猜到要壞事.

眼下居然讓他堵了個正著,那麼恐怕在場幾位都沒有好果子吃了……

"你們先撤."她扭頭使眼色.

"誰敢撤!"

燕棠眼刀丟過來.

幾只病貓見狀立刻又蹲下來了.

戚繚繚睃了他們一眼,看回燕棠,笑道:"事情是我讓干的,人也是我讓打的,燕湳也是我叫他過來的,王爺有火氣,盡管朝我來.遷怒到他們身上算什麼?"

說完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步跳過去抱住他胳膊!完了不忘扭頭與他們道:"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跑!"

幾個人本就慫得很!

這下見她居然不要命的吊在了從未被女人染指過,並且還把一切鶯燕視為洪水猛獸的燕棠身上,兩條腿軟得哪里還有力氣跑?

一個個只剩半癱在地下給她默哀的份了!

雖然她是很義氣地幫他們斷後沒錯,可她竟然以如此樣的方式……今兒她還活得成嗎?!

到底是走,還是留下來給她收尸啊!

(有個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