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就圖個爽


榮府小厮一看,出來的竟是鎮北王的弟弟,吳國公府的二爺,護國公府的五爺各自帶著小厮,頓時嚇得魂都快沒了!

這里頭哪一戶是好惹的!他又豈敢還手?

便立馬就往杜家方向沖過去搬救兵.

總不能讓這伙惡霸把榮望給打死了不是……

戚繚繚給翠翹使了個眼色.

翠翹錯步上前,伸手就把小厮給生生拽了回來,揚手也抽了兩巴掌過去!

"叫你不學好!攛掇著你主子在外頭欺負弱女子!"

侯府小姐身邊的丫鬟雖不說身手多好,但多少也是會兩手的.

小厮被她兩巴掌扇過來,眼淚都疼出來了!

--這特麼還是弱女子?說是母老虎都算客氣的了好吧?!

但還不能不伏低做小連聲告饒.

戚繚繚泄了回恨,抬頭見街頭有人來,隨即與程敏之他們道:"帶上他們撤!"

說完一行人便就利落地拖著二人拐進了身後小胡同,順著七彎八拐的胡同往底走去.

燕棠剛下衙回來,遠遠地看見牌坊下有人影撒丫子跑了,只當是哪家小子們淘氣,也沒有多理會.

翻身下馬到街邊的點心鋪子買了幾樣女子們愛吃的點心,便就徑自往王府去了.

……

榮望被程敏之扛著不知跑了多遠,只覺得再這樣顛下去他五髒六腑都要被顛出來!

好容易聽到戚繚繚說"就這兒了",剛撐起頭,隨即又被程敏之一手撂到了地下!

"睜開你的狗眼瞧瞧,這地方可熟?"

戚繚繚一腳踩在他背上.

榮望又惱又怒,舉目看了看,門外不遠處房頂上有殘破的琉璃瓦,面前這黑屋又小又窄,竟是他和杜若蘭那日拘禁她的觀音廟後的小黑屋!

"你,你想干什麼?!"

他望著如同十八羅漢一般立在旁側的橫眉冷目的程敏之他們,立刻有了不好預感.

戚繚繚卻把腳收了,笑著走到那日她和燕棠躺過的土炕旁站定:"不想干什麼,就折騰折騰你,圖個爽而已!

"--哥幾個想去看戲,那就接著打吧,下手別太重,免得一下子打死了不好玩."

她示意身邊程敏之他們.

害死一條人命,居然還有臉問她想干什麼?慢慢玩兒.

小黑屋里頓時只聽見雨點般的一片拳打聲,以及榮望主仆的哀叫聲.

戚繚繚順勢坐在炕沿上,環著手臂靜靜望著地伏地咒罵的榮望.

她也是後來才磨練出來的這樣心狠手辣,要擱現在蘇慎慈,她是肯定下不了這樣的狠手.

打了約有一兩刻鍾,哀叫聲漸漸小了,邢爍抹著汗說道:"也差不多了吧?哥們兒手都酸了!"

戚繚繚這才起身走回榮望面前,垂眼睥睨著他說道:"那天夜里你本來跟杜若蘭約好要見面?"

榮望蔫蔫地回瞪了她一眼.

燕湳看他不老實,又要打,他立馬就說道:"是!是!"


戚繚繚笑道:"見面做什麼?"

他敢說出一句讓她不爽的話她就接著打!

"約,約好來放了你!"榮望恨恨地道.

其實他也是看杜若蘭被戚繚繚撕了功課而氣昏了頭,竟直到幫著她把人關起來了並且離開後才想起來她還有病在身.

但那時候他們出都已經出來了,黑燈瞎火地也懶得回去再看她.

想著索性關她兩個時辰讓她受點教訓,便就約好了夜里再碰面.

哪知道戚繚繚竟然還自己逃出來了,不但逃出來了還能反過來把杜若蘭給打了!

"哦?"戚繚繚嘴角扯了扯,"那你為什麼失約了?"

就算他們當真是約好了出來放人的,但憑他對杜若蘭那股子癡心,他也不可能無緣無故會放她鴿子.

所以這話你讓她怎麼能相信?

他咬咬牙,抹了把鼻里流出來的血:"因為,家里出了點事兒."

"什麼事?"戚繚繚揚眉.

他郁悶了一下,氣哼哼說道:"乾清宮忽然來傳旨,讓我父親即刻進宮議事.

"家里因要等門,所以門房都打著燈籠把守得極嚴,我沒法兒溜出來!"

戚繚繚聽到這里皺了眉頭.

景昭十年並沒有出什麼大事,就算是明年要打仗,也未曾影響到京師.

皇帝連夜召見兵部重臣,應是軍事上很要緊的事了.

那麼于朝中也定然會有些消息傳出來,可怎麼做為重臣紮堆的泰康坊里的家眷,大理寺少卿的女兒,她卻沒有什麼印象?

"是什麼事,可知道?"她問道.

眼下能有軍情的只有北邊一線了,難不成是胡虜挑事?

"我哪知道?"榮望喘著粗氣,"大約是調兵遣將去北邊駐守的事吧!"

他邊說邊咧著嘴,麻的,哪里不好打,居然把他的臉給揍破了!這下還讓他怎麼去杜家?!

戚繚繚聽他這麼說,倒是符合了自己的猜想.

前兒靖甯侯曾提醒過她少往坊外跑,說胡虜人想滋事,如今皇帝又連夜召兵部官員進宮,這便側面說明自這個時候起北邊就不平靜了.

旁的小邦忙于彼此之間的爭奪,自顧尚且不暇,哪里還有心思覷覦大殷?

胡虜里只以烏剌勢頭為最勁.

皇帝難忍烏剌不停撩撥,是以在明年烏剌國借口大殷藐視他們可汗而挑動戰爭之後,下定決心要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于是先後共派出了四十二名將領,二十四名文臣,調了素為看重的秦王蕭蔚代駕掛帥,總領西北遼東一帶軍事.

然而兩軍交戰數月之後,因為蕭蔚缺乏大作戰的經驗,又不顧各勳貴將領的建議,最終導致殷軍精銳在土滬被圍困,蕭蔚也被韃靼將軍孟恩捉去.

皇帝聞訊後大怒,即刻指派了時任金林衛指揮使的燕棠集合兩京兩河兵馬前去接應.

燕棠以奇兵突襲擊敗孟恩,逼得烏剌人不能不把蕭蔚送還,棄城投降.

蕭蔚押回城後被皇帝一劍刺死,皇帝親自為戰死將士著素三日,書寫祭文.

但即便如此,朝中將領也因此犧牲了三十余名,包括戚家四位.

而且這些還多是朝中良將.

由此縱然未傷國本,也終歸損失慘重,而這也導致了孟恩五年之後恃仗著大殷軍事實力削弱,繼而卷土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