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快給我打!


杜家姐妹傷沒好,仍然缺堂,蘇慎云倒是來了,戚繚繚只覺得整個課堂空氣都變壞了.

這一天沒有什麼事,依然本著低調的原則應付課業.

這些于她不過是複習,顧衍和靖甯侯也不會對她有太多期望.

只要不犯錯,萬事大吉.

偶爾能背出篇完整的課文,便是驚喜.

她心有惦記,放了學便收拾東西准備跑路.

邢爍一把拽住她:"敏之訂了海棠社的戲座,讓子渝替你把文具帶回去!咱們幾個今兒在外面吃飯,吃完飯去看戲去."

"我今兒還有事兒,不去!"

戚繚繚掙開他的手就要走.

程敏之躥過來擋住她去路:"你這個人到底怎麼回事?叫你去釣魚你也不去,叫你去看戲你也不去!是不是不想跟咱們一塊混了?"

"就是就是!"燕湳也趕緊走過來:"以往咱們都是一伙的,你突然之間轉了性,又是做好了功課,又是練好了字,已經很過份了.

"要是玩也不出來玩了,讓我們幾個以後怎麼辦?還好不好意思在外花天酒地胡作非為了?"

戚繚繚望著這群二世祖,可真想揚手給他們一個大拇指……

"改日吧,今兒真不行.要不我讓子湛他們代我去?"

上回推了他們,這次再推,她實在已沒什麼底氣,但她還是沒辦法答應.

邢爍他們執意不肯.

戚繚繚被纏得無法,只好道:"我今兒真有事."

程敏之不信.

她抓了抓頭發,無奈之下就說出來:"榮望前些日子幫著杜若蘭坑我,害我吃足了苦頭,我想找他說道說道.

"早上出來時交代過紅纓打聽出他的行蹤.

"所以今兒真不去了,你們去吧,改日我再跟你們去,我做東."

說完她便先溜之跑也.

紅纓帶著丫鬟們在房里收拾衣櫥,天漸熱,很多東西都該換了.

戚繚繚進門便問起她榮望來.

她說道:"聽說下晌榮望還會來坊間.別的行蹤就沒打聽到了."

下晌要過來?那不是正好麼!

戚繚繚想想,立刻轉身又出了門.

正要往戚子湛那邊去繼續早上沒說完的話,翠翹進來了:"敏二爺他們來了."

--又來了?

程敏之和邢爍剛到戚家前院,戚繚繚就出來了.

"你想怎麼整姓榮的?"

他一腳踏在下馬石上,胳膊肘撐在膝上問她.

戚繚繚道:"你們不是要去看戲?"

"不就是尋個榮望嗎?多大點事兒?"程敏之不耐煩,"哥們兒幾個給你利索收拾完了再一起去!"

"那怎麼行?"戚繚繚下意識拒絕.

戚子湛他們都是她本家人,還是她侄兒,他們幫她理所當然.

程敏之和邢爍他們就不同了,雖然都不是那種會怕事的人家,可她這的私事牽累他們卻犯不上.


"就你羅嗦!"邢爍埋怨她,"就上回你得了個青批回去,咱們幾個這幾天都快被家里數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

"好不容易才瞅空出來消遣消遣,有你跟著一處,回頭家里就是要說咱們,還能看你的份上少說幾句呢!"

"就是!"程敏之收腳站起來,架著她便往坊外去:"還磨蹭什麼?先去吃飯,吃完飯哥幾個任你使喚!"

……

戚繚繚被這倆架著在坊門外的小酒樓,燕湳立刻蹦出來了:"怎麼才來?菜都上桌了!"

看到他時戚繚繚有點懵:"你怎麼也來了?"

燕湳嘖地一聲:"這不廢話嗎?湳二爺什麼時候我脫過隊?"

她又微訝地看向程敏之.

程敏之道:"人多好辦事!早點辦完早點走人!--奶奶的,訂的台座可別讓人給占去了才好!"

戚繚繚有些無語,程敏之和邢爍來了也就罷了,燕湳怎麼能在?

燕棠就這麼一個弟弟,平日里也管得嚴,回頭他要是知道他幫她對付榮望,不又得沖她吆五喝六的?

"這不行!"

她掉頭就走.

程敏之和燕湳同時把她摁坐下來:"今兒你要是走了,回頭可再別說認識咱們!"

戚繚繚:"……"

榮望被杜若蘭拒絕,非常傷心.

尤其昨兒杜若蘭被戚繚繚給拍了幾下傷處之後,氣得又打發人跑到榮府來,把他從前送給她的東西全部退回來了,還放話說要跟他恩斷義絕.

從三歲起他們倆就在一起玩兒,杜若蘭從來沒有這麼絕情過.

他晚飯就吃了個銀絲卷兒,越想越難過,然後就抱著給杜若蘭畫的肖像躺在床上幽怨了大半夜.

早上起來聽到母親榮夫人說要遣人去泰康坊問永郡王府老太妃做壽的事,他便自告奮勇過來了.

酒樓里這伙人吃飽喝足,聽望風的小厮說榮望已經出了門,幾個人便也回到街口,藏在牌坊石墩後.

戚繚繚掙不過他們,也就聽天由命了.

眼望著遠遠地有幾騎徑直朝這邊走來,便就對了眼色准備行事.

榮望駕馬進了坊門,正想著回頭該如何去哄得杜若蘭回心轉意,忽然前方人影一閃,接著就聽啊呀一聲,有人嚷嚷起來了!

"哪個不長眼的,把我們姑娘給撞了?!還不給我滾下來!"

榮望也覺得馬頭下是站了兩個人,連忙勒馬,一看,地上那人好像還有些眼熟……

"戚繚繚?!"

榮望看到她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杜若蘭為什麼會生他的氣?為什麼會跟他恩斷義絕?還不是因為她戚繚繚把她給打了!

如果不是她打了她,那麼他就算是失約了,她會氣得跟他放狠話嗎?

杜若蘭越是生他的氣,他就越是惱恨戚繚繚!

正愁不知怎麼討好杜若蘭呢,這可好,這就撞他刀口上了!

當下翻身下馬,走過去擼起袖子便要動粗:"你他娘的是不是想死?!"

戚繚繚冷笑著,抬腳就踹在他當胸:"這厮駕馬撞我,不給我賠禮不說居然還口出狂言!快給我打!"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牌坊後頭驀地就躥出好幾個人來,掄起拳頭就往榮望身上揍!

榮望別說拿戚繚繚來解恨了,被踹的還沒站穩,就又被數不清的拳頭砸得躺到了地上!

"哪個不想活的敢打老子……"

他話沒說完,下巴就讓燕湳一拳給揍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