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佩服我麼?
g,更新快,無彈窗,!

皇帝斂去笑意,起身踱了幾步,停在欄杆處說道:"北邊胡虜們物資匱乏,覷覦我中原已久.

"賀楚此人奸滑陰狠,前些日子咱們探得的天機樓那伙人背後頭目確為烏剌王庭的人.

"--現如今那邊如何?有無朝臣被他們盯上的?"

燕棠略凝神,說道:"連盯了數日下來,他們確實是小動作不斷.不過倒是沒發現有朝臣與他們接觸上,官眷親友也未曾有."

皇帝點點頭,踱步道:"接著盯,也不要打草驚蛇,先把那單'買賣’做成,拿到賀楚野心勃勃的證據."

燕棠頜首.略頓,他又道:"臣昨兒夜里收到的消息,烏剌使臣巴圖不日便將到京了.

"但他此次帶來的人數不少,且名單上有許多生面孔,雖然說往年這樣的情況也有,但今年卻尤為顯著.

"臣以為,賀楚除了暗來,許是還想借著朝貢的名義明為討要賞賜."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皇帝淡淡望著欄外兩只蝴蝶.

從燕棠的角度看過去,他的眼尾已泛出些清冷.

大殷兩百年下來國富民強,基礎堅實.

按外邦結交慣例,外來使臣團將按人頭數給與賞賜,以顯上邦風范.

各小邦們起初來的頂多不過數十人,後期嘗到甜頭,人數越發的多,朝廷負擔自然增重,而朝夕之間中斷往來又牽連甚大,因此竟成了眾邦的侍仗.

烏剌王亦稱可汗,現任的這位乃是兵變上位,據聞行事彪悍,上位兩年,卻已收伏了兩三個小部落.

這也沒法令人不信,因為近兩年烏剌遣來的使臣團亦是越發肆意起來.

縱無皇權之慮,為君者也不見得能時刻高枕無憂.

"介時他們到了,索性你去會同館代為招待招待."

燕棠正靜默著,皇帝又緩步踱了過來,神色也恢複了先前的怡然:"他們正愁找不到朝廷的缺口.

"你是朕的禁衛軍將領,他們若是知道由你出面接風,定然會伺機而為.

"你就聽聽看,賀楚這回究竟准備了多大胃口?"

燕棠領旨.

皇帝負手望著他,又揚唇:"不過使臣團里也來了女使,顯然是有備而來,你須有個准備."

……

戚繚繚覺得一下子弄趴榮望,跟想直接摁死杜若蘭一樣是不實際的.

但這不妨礙她先行問候問候他.

然而問候也得先找幾個幫手.

比戚繚繚年長的戚子煜,戚子赫,戚子卿都已經陸續進了屯營.

這三個基本全以她爹自居,根本沒把她這個姑姑當成姑姑,八成是靠不住.

而且照前世的先例來看,就是把杜若蘭關了戚繚繚並且害她發病的事給說出來,他們多半也只會尋武甯伯和榮之渙出出氣,給他們點小鞋穿.

畢竟眼下戚繚繚沒有被鬧出什麼好歹,他們死揪著人家小輩不放,就顯得蠻橫了.

可落實不到罪魁禍首頭上,總叫人不爽.

好在她除此之外還有四位護法的"金剛",與她同窗的戚子昂,戚子泯,戚子湛以及戚子赫.

事實證明這四個戰斗力也是杠杠的,而且都比她年齡小,十分聽話,這就很能為她所用了.

去學堂路上她就跟老六打起開場白:"子湛最近又研發了些什麼新菜?有空也給小姑姑嘗嘗?"

戚家七兒郎各有本事.

戚子湛受伯母沈氏的影響,從小的願望就是做個廚藝一流的將軍,以及武藝一流的廚師.

原本他不知道在想什麼,聽到這話,他就把頭一撇,一下從最外邊躥到最里邊:"眼下不是開春了麼?

"河鮮正當鮮美之際,本來想去弄點回來給小姑姑嘗嘗,無奈前些日子為了跟掩翠樓的大廚買紅燒蹄膀的方子耗費了不少家底.

"所以最近手頭有點緊--"

"又打什麼鬼主意呢?"

話沒說完,老四戚子昂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

這倆都是二房戚南風與楊氏的兒子,他們爹娘性子就隨性,兄弟倆也無拘束.

戚子湛愛烹飪,戚子昂則喜歡算術,一手算盤打得啪啦啦響,一天到晚跟府里帳房走得最近.

倆人斗起嘴來,老五戚子泯就舉起雙手起哄:"要吃河鮮!要吃河鮮!"

老七戚子渝則忙著勸架:"快別鬧了,回頭先生看到又罵了……"

被他們這一岔,戚繚繚還沒找到機會跟戚子湛說余下的話,就到了學堂門口了.

蘇慎慈早就候在秋千架下,盼著戚繚繚到來.

陡然一見她在戚家各兒郎們簇擁之下,如同女皇臨朝一般聲勢浩蕩地來了,便也忍不住如同候朝的臣子一樣屏氣凝神立在那里……

直到"戚女皇"停步看過來,她才又邁著碎步迎上去,然後把她拽回了秋千架旁.

"繚繚,聽說杜若蘭是你打的,不是阿棠打的?"

她雖然知道蘇慎云揣的什麼心思,但這件事還是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燕棠會替戚繚繚背鍋,這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好想知道這背後發生了什麼!

戚繚繚也知道這事遲早會讓杜若蘭抖出來,便就瞄著她:"杜若蘭說的?"

"是云姐兒告訴我的,不過云姐兒又是從蘭姐兒那里聽來的.快說說吧!"

她簡直已經按捺不住八卦之心.

戚繚繚歎氣:"說起來話就長了."

但想了想,也沒有什麼不能告訴她的.

便就索性把杜若蘭怎麼伙同榮望鎖住她的,然後她怎麼在小黑屋里遇見燕棠的,以及她又怎麼回到坊間把杜若蘭給騙出來打的,全告訴了她.

"我至今還不知道燕棠在搞什麼,但他甯願替我背鍋也不願意把真相透露,八成是很要緊的事情.

"所以你也不要告訴別人,你大哥都暫且不要告訴,先且就你知我知就行了.

"還有,杜若蘭這個人很壞,她跟蘇慎云是一伙的,你平時也要多防著點杜家姐妹."

蘇慎慈這才知道原來戚繚繚差點死在杜若蘭和榮望手上……

心下暗凜,點頭答應了.

又不由疑惑:"你近來怎麼這麼沉得住氣了?"

這要是擱在從前,她只怕早就不管不顧地告訴了靖甯侯父子,然後戚家那一窩老少爺們直接就將杜家給鬧得天翻地覆了吧?

看她滿眼里全是驚奇,戚繚繚忍不住抬手輕刮她下巴:"很佩服我是不是?"

蘇慎慈被她這麼一"撩",居然也臉紅了……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