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她討好你!


杜若蘭的本質決定了她無論怎麼都掩飾不住她的惡毒.

畢竟前世里她沒被戚家弄死,後來就禍害了蘇慎慈.當然沒有蘇慎慈,也會有李慎慈周慎慈.

她的本質就是惡.

對于她與榮望的事,原本兩家也是看好的.

前世里杜家敗了,榮家就怪到了杜若蘭頭上.

又大約覺得好好的榮望讓杜若蘭給帶壞了,把整個榮家都連累了.倘若再娶進門,只怕是個禍害,因此斷不許再提這婚事.

只是後來榮望被弄殘了,榮家才又倒回頭想讓杜家把女兒嫁過去作為賠償.

杜家當然也不干,所以匆忙地給杜若蘭定了一門親.

榮望雖然是因為癡情于杜若蘭,才干下這樁事,可是這種毫無原則不辯是非的盲目跟隨,同樣要命.

他的好僅限于杜若蘭,惠及不到除此之外的任何人.

這種爪牙,注定會成為杜若蘭脫罪的工具.

所以他的存在,也是極惡!

"繚繚,我們先走!"

蘇慎慈挽起她胳膊,跟她使著眼色.

她抬頭看了看,只見另一廂杜若蘭已經指著門外罵榮望罵上癮了……

蘇慎云遠遠地見著蘇慎慈與戚繚繚邢小薇一道進了杜家,前幾天才挨的罰不由又令她心浮氣躁.

等著她們出來後她便也去了找杜若蘭.

門下見著還癡癡站在那里的榮望,她也不曾多言,直接進去.

榮望見杜若蘭誰誰都見,就是不見他,不由有些心灰意冷,再躊躕了片刻,也就出府了.

蘇慎見杜若蘭橫眉冷目地找丫鬟的碴,似是余怒未消,便就道:"怎麼了這是?誰惹你了?"

"還能有誰?還不是戚繚繚那個混帳!"

杜若蘭平素就與蘇慎云玩得到一起,當下便脫口泄忿,把戚繚繚到來前後經過全給說了.

"那個惡毒的賤貨,明知道我背上有還故意往那里拍!

"她是仗著家里有人護著,可別哪日戚家倒了,等我有機會把她給弄殘了才好!"

蘇慎云覺得她這話真是說到了她心底里去.

但她仍有疑惑:"她怎麼會知道你傷在哪里?"

說漏嘴的杜若蘭一時語塞.

蘇慎云瞅出名堂,怎會放過,略想,她又覷著她:"難道王爺打你的時候--"

"根本就不是他打的我!"

忍了這麼久的氣,杜若蘭也實在忍不下去了.

她怒躁地道:"是戚繚繚打的!王爺只不過是給她背了鍋!

"這賤貨,也不知道她究竟怎麼做到的,居然把王爺都給挑唆出來替她扛了!

"她不但打了我,還故意來惡心我,世上簡直再也沒有人比她更惡毒!"

"王爺替她背鍋……"

蘇慎云著著實實吃了一驚!

這怎麼可能!

燕棠根本不可能會這麼做,倘若戚繚繚是蘇慎慈那還有可能,關鍵她是戚繚繚!

而且他們那麼大晚上的居然還在一起?


……蘇慎云回到府里,就直接找到了蘇慎慈.

"剛才聽說一件事,姐姐恐怕還不知道."

蘇慎云略帶得意地望著她,"原來打蘭姐兒的人是戚繚繚,而不是王爺,不知道王爺為什麼要替她背這鍋?

"又不知道為什麼,王爺大半夜的還會與戚繚繚在外晃悠?"

蘇慎慈聽到這件事也是驚奇的.畢竟這不像是燕棠會干的事情……

但她很快就釋然了,睨著蘇慎云說道:"你想知道,怎麼不去王府打聽?

"哦,我忘了,王府里有王爺的命令,沒有經過他的允許,任何女子都不能登門去澹言堂找他呢.

"連你倒的茶他都不接,他怎麼會讓你登門呢?"

蘇慎云臉上掛不住:"他不接我的茶,又關你什麼事?!"

蘇慎慈笑:"那王爺跟不跟戚繚繚在外晃悠,又關你什麼事?"

蘇慎云啞口無言,窘到已只剩喘粗氣的份.

她咬了半天牙,又冷笑說:"我知道你不過是故作大方罷了,你所有的恃仗不過就是一個燕棠而已,你會不在乎他?

"我也不過是好心告訴你,別把戚繚繚當什麼好人,說不定她就是故意接近你,好討取燕棠好感罷了!"

蘇慎慈歎氣,冷笑抬頭:"既然接近我對討好燕棠這麼有用,怎麼不見你像人家一樣替我著想?

"反倒是拿自己親弟弟的性命作筏子來害我?

"你也不過就是不想我再多一個不怕得罪人的戚繚繚站在我這邊,跟我做朋友罷了!"

說完她留給她一個冷眼,走了.

……

紅纓很快打聽來杜若蘭惱榮望的真相.

"據說是挨打的那天下晌倆人還在一處的,後來榮三爺再過來,蘭姑娘就不肯見他了."

她說道,"又聽杜家的人說,好像是榮三爺爽了蘭姑娘的約,蘭姑娘怪在他身上了."

挨打的那天下晌,也就是合謀把戚繚繚關進小黑屋的下晌.

那麼就是說杜若蘭跟榮望鬧矛盾是從當天算計完她之後開始的.

再想想,那天夜里她使人假稱是榮望的人騙杜若蘭出來,她毫不猶豫地就出了來,而且來的還挺急,而之後她就不見他了,難不成就是那天夜里榮望跟她約好了要碰面?

如果是這樣……那就不難猜出來了.

杜若蘭一定是把挨打的氣撒在了爽約的榮望頭上.

她沉吟著,看看天色不早,就跟紅纓道:"榮望要是再到坊間來,記得來告訴我."

說完便把文具交給翠翹,與在廊下等著她一道的戚子卿他們往學堂里來.

……

燕棠像往常一樣以一絲不苟的姿態到達營衛,還未及坐下,乾清宮的太監伍梁就到了.

"請王爺禦花園相見."

到了禦花園,遠遠地就見穿著一襲繡著金龍玄袍的皇帝背朝來路閑閑坐在涼亭里.

今日不曾早朝,他因此未曾戴冠,頭上只插著枝白玉簪,支著右膝的手上托著杯茶,因而哪怕是看不到正臉也瞧著隨和不少.

"聽說你把杜家的女兒給打了?"皇帝扭過頭來就是這麼一句話,清雋眉眼里漾著層笑意.

朝中自有多嘴的人在,皇帝會知道這些坊間傳聞倒也不算稀奇.

燕棠望著腳下,頜了頜首.

已經沒有什麼好解釋的了!

戚繚繚給他抹上的這顆黑點,恐怕這輩子他都沒有辦法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