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驗收戰果


戚子渝因奉沈氏的命令,要去杜家圓個情面.

歪在秋千架上的戚繚繚正好瞧見了,就招手喚了他過來.

看了看幾只盒子,不過是些平常之物.

于沈氏來說自然是夠敷衍杜家的了,但于她來說,這卻還是太給面子.

畢竟當中還夾著戚繚繚一條人命呢……

她忽然就想起前些日子跟蘇慎慈約好去看杜若蘭的事來,遂喚來紅纓:"去蘇家傳個話,跟阿慈說我們可以去看看杜若蘭了."

紅纓有點愣:"姑娘何必趕在這時候去?"

杜家可正在氣頭上呢.

戚繚繚卻笑道:"這個時候去豈不正好!"

按理,杜家是該再受一次被戚家懟到趴地不起的嚴懲的.

她如今接替了原來的戚繚繚,雖說事情不能再像前世一樣辦,但這不並妨礙她讓杜若蘭和榮望嘗嘗惡果.

她不為杜若筠去.學堂里那點事不值得她放在眼里,她目的只沖著杜若蘭.

她就當自己是死去的戚繚繚的陰魂,也要纏得她杜若蘭這一世不得安甯!

旁邊戚子渝聽出她話外之音,說道:"小姑姑莫非想治杜家?"

戚繚繚拍拍他肩膀:"回頭再找個機會跟你們細說."

她不會武功不要緊,她有一大幫身手極好的侄子啊!

……蘇慎慈恰好在邢家,聽說後便就邀上邢小薇一塊來了.

在蘇慎慈看來,杜若筠雖是該受些教訓,但杜若蘭被打的事跟她們沒關系.

那麼作為同坊而居的小伙伴,去看看也是應當的.

等待她們的當口,戚繚繚讓紅纓包了些東西送去燕家.

燕棠替她背了鍋,雖說訛她銀子不該,但到底使他損失了幾十兩.

她讓人包的是兩盒上好的花膠,孝敬給了他的母親葉太妃,這就當是給他替她背鍋的謝禮了.

一行人到達杜家的時候,杜若蘭正在院子里曬太陽,看到她來,她兩眼半眯的眼立刻瞪成了銅鈴!

"你來干什麼?!"她舉起拐杖指著她.

戚繚繚心情很好地袖手看她:"當然是來探望你!你這幾日沒來上課,都不知道我們有多想念你."

她一面說一面走上前,沖著那日下過重手的她的背上傷處,用力砸了幾下:"怎麼樣?好多了吧?不是太醫瞧過了嗎?怎麼還連拐杖都拄上了?"

杜若蘭立時疼得尖叫!

抬頭對上只有她才能看得見的她的陰冷目光,又不由一凜!

她幾時見過戚繚繚這麼凶狠的目光?

從前這家伙討厭歸討厭,卻從來沒有一個人害怕她,現在卻是惡心得來還不由自主地令她回想起當夜被打時候的情形!

虧她那天夜里還擔心她被關在黑屋子里會出事,想跟榮望去看看她來著……

哪知道她竟然自己跑出來了,還敢拉上燕棠一起來打她!


燕棠平時誰都不理,除了坊里幾個發小之外,最多也就跟蘇慎慈走得近些,他怎麼會跟她一道干這種事?

說起來杜若筠還是為著燕棠替她背鍋的事才在學堂里針對她,倘若不是如此,杜若筠也不會那麼大火氣!

全程都是戚繚繚干的,究竟燕棠為什麼會替她扛下來?

她到底給他灌了什麼迷魂湯?!

而她現在居然還肆無忌憚地來揭她的傷疤!

她居然還有膽子上杜家來?!

挨打的恨,還有燕棠幫腔的怒,以及她還沒法當著蘇慎慈她們的面把真相披露的憋屈,都快躥出火苗來把她給點著了!

"我不歡迎你!你給我走!"她厲聲舉起拐杖指著外頭.

戚繚繚抓住拐杖的一頭,順勢把她往椅子上一推,笑嘻嘻挨著跌坐下來的她旁邊也坐下:"這麼怒躁的性子可不行,要吃虧的.

"再說我是好心來看你的,你怎麼能這麼沒禮貌呢?

"身為伯府的二小姐,你這名聲傳出去,旁人可要疑心伯府家教不好了!"

杜若蘭面紅耳赤,不免回想起日前杜若筠說起她在課堂上一鳴驚人的事情來.

又不由震驚,不知這戚傻子究竟怎麼了,怎麼看上去當真跟過去地隨時隨地撒潑的她不一樣了?!

想起這些又不免更加惱恨,雖然不再說話,但咬牙切齒地的模樣不要太紮眼.

邢小薇是個爆脾氣,她雖然跟戚繚繚也不對付,但是今兒她們的確是來好心探病的,她居然轟人走,這就是她的不對了!

她說道:"蘭姐兒,你怎麼這樣呢?難不成戚繚繚來探你的病還探錯了?"

杜若蘭更加郁悶,一張臉都憋得成了紫紅色.

蘇慎慈是完全不能理解杜若蘭對戚繚繚的態度,總覺得她們倆之間有什麼秘密.

當著面不好說,杜若蘭擺出這副樣子,也著實聊不下去,吃了半盞茶便就招呼另兩位起身告辭.

戚繚繚並沒有打算這麼快走,屁股還沒抬,就忽有丫鬟進來:"榮三爺來看姑娘了."

榮三爺……

杜若蘭正滿肚子氣發不出來,聞說是榮望來了,當即就怒指著門口把火全撒了過去:"你讓他滾!讓他這輩子都再也不要登我的門!"

要不是榮望失約,她怎麼可能會上戚繚繚的當,被她騙出來挨上這頓打?

如果不是挨這頓打,她怎麼會只能坐在這里聽她奚落?

他居然還敢來!

旁人聽了這話倒沒什麼,戚繚繚卻是上了心.

她接下來可正要找榮望聊聊呢,他來的倒巧!

不過那天夜里明明是她和榮望兩人合著伙地把"戚繚繚"給關進了小黑屋,怎麼轉頭就鬧掰了?

……榮家不是勳貴,榮望的父親榮之渙是兵部郎中,住在鍾鳴坊.

榮家官級跟他們比起來不算高,但家里不缺錢,榮之渙又擅鑽營,幾個子弟跟紈绔沒有什麼分別.

榮望排行老三,倒是從小就跟杜若蘭焦不離孟,恨不能搬進泰康坊來跟她做鄰居.

當然前世里戚家也沒有放過榮家,榮望自行幫杜若蘭扛了罪責,成了主犯,榮之渙被一擼到底,事後榮望也直接被靖甯侯兄弟給"弄"殘了.

該戚繚繚說,前世里杜,榮這倆貨都得直接弄死才叫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