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真不像話


也正因為沒經過什麼事,那天在小黑屋里她也才會激動得引發了哮症.

靖甯侯知道黎容是個穩重的,雖然不知道她怎麼會跟他搭上的交情,但既然她有這個打算也就不說什麼了,反正回頭等他見著了黎容問問就是.

"沒有就好."他說道:"哥不是成心唬你,京師治安雖好,但北邊胡虜近來有些不老實.

"烏剌使臣又馬上要進京了,街上胡虜多,這些人粗莽無禮,你笨手笨腳的,又不會說話,跟人起沖突就不好了."

戚繚繚皆答應著.

既說到烏剌,她心下微動,又不免多問了一句:"烏剌人什麼時候到京?"

前世里烏剌使臣這次進京,她正處在與姚氏一伙人的斗智斗勇中,對朝中事印象不深.

但是因為明年那場與戚家關系甚大的仗應付的正是烏剌,她也不能不了解了解.

"這個不歸你哥管,具體不清楚,已經在路上了,也就幾日的工夫吧."靖甯侯說道.

戚繚繚默了下,又問:"胡虜既不老實,那朝廷會准備打仗麼?"

"哪有那麼容易?就是要打,糧草籌集什麼的也不是一時半會能辦得了的."

靖甯侯明顯在敷衍她,並且重新拿起那幅輿圖來.

看了兩眼大約又覺得自己為什麼要跟她個繡花枕頭說起這個?臉色板了板,又說道:"你大嫂燉了參雞湯給你,還不趕緊吃你的去!"

……

沈氏很擅烹飪,據說當年就是憑著一手好廚藝把年輕的靖甯侯迷得七葷八素,趕也趕不走.

戚繚繚把一盅湯吃得乾淨,又被沈氏按著趴在榻上,再次推拿了一遍她昨兒被折騰酸的胳膊大腿.

一面聽她數落著昨日在蘇家的事,一面又聽她為著她今日功課得了青批而喜不自勝,一時只覺心頭安然踏實,有著從來未得到過的溫暖和滿足.

她前世里得到的最大的庇護只來自于蘇沛英,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已過世,以至于她根本沒印象.

外祖家人多,關系也複雜,也不是天底下個個做舅舅的都有本事撐著外甥,因此實際上並不能給予她多少真心疼愛.

蘇家更不用說,舉目冰冷.後來遇到了蕭……蕭珩一度也曾經讓她以為未來充滿光明,但殘酷的現實總令那些溫存也變成了鈍刀.

總之那些年,她外表有多風光,內心就有多愴惶.

哪像現在,白撿了戚繚繚余下一世的安穩和幸福.

……

戚繚繚得了個青批,戚家上下激動得像過年.

幾個小的四處奔走相告,自動把她打了杜若筠的事給瞞過去了,戚子湛親自做了她愛吃的烤羊排,廚娘們見狀,居然都主動地給加了菜!

靖甯侯興致勃勃地號召大伙全到芙蓉廳里來集中吃飯,重點誇贊了戚繚繚一番.

沈氏楊氏靳氏各自送了釵環胭脂筆墨.

老二戚子赫歡快地拿筷子敲著碗唱起了曲兒,戚子煜更是以一臉慈父般的笑容欣慰地盯著她看起來……

戚繚繚覺得這哥倆真是對神經病.

她改天要是做首詩出來,他們是不是得搭台唱上三天?


戚家這麼歡天喜地地,對杜若筠來說無異于傷口上灑鹽.

杜夫人對于長女居然在學堂里挨了板子的事很是驚異,要知道這個女兒可是她的心頭寶.

杜家是勳貴,大殷的將門小姐大多都很率性,哪有什麼溫柔嫻雅的?

她自己是文官家的小姐,頂看不慣她們那套作風,平日里與幾位姑太太也不怎麼對付.

難得杜若筠打小喜歡讀書,她也就著力將她培養,見她素日廣受顧衍好評,都差不多要趕上書香世家出身的蘇慎慈了,她是很滿意的.

又怎麼會想到她居然還有挨板子的一日?

杜若筠今日可算是慪到了極點.

被打的那只手恰又是右手,整只手掌腫成豬腳,回到府里比起先前來更加慘不忍睹了!

現在別說寫字做功課,就是吃飯都不好使,她又是個要強的,自打戚繚繚打完之後她就咬著牙沒再哭過.

杜夫人問起她時,她正好連試了幾次都沒把筆給拿起來,終于也就哭趴在桌上了.

杜夫人聽她把話說完,臉都氣青了!

"這個戚繚繚,簡直也太過份了!都是這坊間住的鄰居,她怎麼能下手這麼狠?!"

旁邊的嬤嬤聽見了,又說:"前些日子她還把蘭姑娘的功課給撕了呢!這姑娘,都快成鬼見愁了!"

杜夫人愈發惱怒,站起來道:"那我趕明兒得去去戚家才成!這也太不像話了!"

……

戚繚繚昨兒並沒有馬上去王府還刀.

原因主要是她還需要點時間,先把前世里眼下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慢慢捋順起來.

相隔十年,畢竟還是有很多事情記不得那麼清楚了的.

眼下戚家要保著,蘇慎慈要護著,還有"戚繚繚"的仇也得報,這杜家也不是隨便人家,平時小磕小絆的不算什麼,真要傷筋動骨,還是不得不把脈絡都給捋捋清楚.

晚上輾轉大半夜,翌日放了學,她就先讓紅纓去打聽燕棠什麼時候回來,然後躺在蔭涼處邊等邊打瞌睡.

醒轉時外頭日光已然西斜,斜陽將樹影投映在半開的窗棱上.

"小姑姑醒了?"

尚帶著稚音的少年在喚她,然後屋里暗處站起來一個半高的身影,是年僅十歲的老七,戚子渝.

他把窗戶全打開,讓光線泄進來,然後回頭走到榻邊,說道:"要喝水嗎?"

戚子渝的溫厚簡直讓人難以把他昨日在學堂里與哥哥們一道當她護衛的彪悍聯系在一起.

戚繚繚搖頭坐起來:"你怎麼坐在這里呢?"

"父親進宮去了.大哥和二叔去了永郡王府,老太妃壽日將近,看看有什麼可幫的.

"太後染了恙,母親也與二嬸,還有隔壁邢夫人和程夫人進慈甯宮請安去了.

"二哥跟程大哥他們去了溜馬,母親看只有我閑得慌,便著我過小姑姑院里來."

戚繚繚有頑疾,戚家人一向小心,雖有丫鬟,但遇出門總不忘交代個人留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