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哥的套路


"不知先生可還滿意?"戚繚繚交了戒尺過去.

顧衍忿忿瞪了她一眼,把尺子收回來.

戚繚繚也不在意,低頭望望杜若筠,又看著眾人道:"今日筠姐兒提出的肅正課堂規矩實施得算是不錯.

"我們得感謝她提出這樣的建議,也很贊賞她這樣以身作則的行為.

"大家千萬記住,日後我們就都照這個規矩行事了,千萬不要再給先生添亂!"

首先氣得無語的就是往日跟杜若筠一樣看不慣戚繚繚的那些人.

話都讓她一個人說完了,他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分明就是她公報私仇,把人杜若筠往廢里打,居然還說得這麼冠冕堂皇,把自己泄私忿粉飾成是替先生懲戒學生,簡直不要臉到了一定境界!

但是他們也犯不著為了不相干的事情去得罪戚家這伙人,于是連個站出來聲援杜若筠的人都沒有.

顧衍望著氣定神閑訓示眾人的戚繚繚,也很無語.

不過這丫頭沒有拖著杜若筠硬是把那四十幾板給打完,看起來已經算是給他面子了,那就見好就收吧!

他拿戒尺抽著桌子:"都坐回去!一個個耳朵都聾了嗎?!"

于是,挨了打的杜若筠還得自己爬起來,握著手腕淚嗒嗒地回座位上……

除去掌心傳來的疼痛之外,看到桌面那首詩,她越發覺得刺眼了!

她原本是極有把握能拿到今日的青批,然後好好壓壓蘇慎慈的風頭的.

沒想到挨了戚繚繚的針對不說,居然還竹籃打水一場空,連青批都沒有弄到手!

關鍵她戚繚繚還只憑默寫出來的一篇功課就拿到了,默寫誰不會?寫字誰又不會?!

她覺得無比的憋屈,更憋屈的是她居然敗在了戚繚繚那個草包手下,還讓這麼多人看了笑話!

顧衍是翰林院退下來的大儒,在他手里得到的青批越多,就越能說明才氣實力.

她一直跟蘇慎慈暗中較勁,今日就是輸在蘇慎慈手里她都沒這麼冤!

她一忿氣,再也沒忍住,用未殘的那只手把面前那首詩給撕了!

……

接下來安然無事.

可以說"戚魔女"那頓發了狠勁的板子打下來,一定程度上已經把某些人給深深震懾住了!

這從他們看她時敢怒不敢言的目光就能看出來.

這樣的目光她太熟悉了,楚王府先後一個側妃,一個侍妾,兩個通房,後期看到她時全是這樣的目光!

她從一個如今眼目下這樣衿持並且還須有著各種顧慮的世家小姐,到後來用不著親自動手,也能讓她們拿她無可奈何的死對頭,沒有幾分舍得一身剮的魄力,哪里能夠?

放了學,戚子湛他們便把她包圍了,一個個七嘴八舌地說起來.

"小姑姑好棒!居然會寫這麼好看的字了,回頭讓子湛給你做好吃的!"

"是啊最啊,昨兒才領了月錢,小姑姑想要什麼獎勵?咱們給你買!……"

戚繚繚還未及答話,程敏之他們三個又圍上來了,他們關心的卻是她發威的事.

"繚繚真是讓我們刮目相看!"燕湳興奮得圍著她轉,"快說說你是怎麼做到的?從前也不見你這麼威風啊!"


程敏之激動地說:"簡直太帶勁了!看得我熱血沸騰了都!"

邢家的邢爍也忍不住跳起來:"我還以為咱們幾個得出手呢!沒想到壓根就不用!"

蘇慎慈也和邢小薇手挽手走過來:"繚繚你今兒可真是讓我們大吃一驚了!"

面對這麼多的贊譽,戚繚繚其實還挺汗顏的,不就是默寫了一篇功課嘛……

大伙說了陣話,便就散了.

戚繚繚回府後直接去了上房.

靖甯侯剛好在家,拿著幅輿圖在書房里看.

她走過去,把功課擺在桌上:"昨天大哥答應我拿到青批就把刀還給我,現在我拿到了,刀呢?"

靖甯侯拿起那功課翻了翻,也有些不敢置信.再翻了翻,而後就抬頭看向她:"這是你寫的?"

她挑眉道:"如假包換."

靖甯侯嘿了一聲,反複看了好幾遍,最後摸著八字胡點了點頭,說道:"看來還是得逼嘛!這不有點壓力,就上進了嗎?

"那打今兒起,馬步還是蹲起來!看在你用了功的份上,兩刻鍾先改為一刻鍾,遁序漸進!"

戚繚繚瞬間無語……

這又是什麼套路?不是拿了青批就還刀嗎?怎麼扯到蹲馬步了又……

靖甯侯打開手邊抽屜,把里頭的刀拿了出來.

她伸手來接,他卻又避讓開,將刀按在桌面上,說道:"拿刀可以,不過得先說說,這刀哪里來的?"

"撿的."她面不改色心不跳.

"撿的?"

靖甯侯半眯了眼揚唇,一雙手拿起那刀在手里,修長手指輕撫過那泛著寒光的刀刃.

說道:"這刀從里到外沒有絲毫汙垢,而且刀柄上的刻紋都被磨平了好些,這鋒刃絕對是經過經常打磨保養的.

"你在哪兒撿的,再去給我撿把回來看看?"

戚繚繚不吭聲了.

這種事情他若要查,她是絕瞞不過的,就是不想讓他查,所以她才會那麼著急地想要拿回來.

眼下說多錯多,倒不如什麼都不說的要好,反正他的目的也不是真要追究刀的來曆.

果然,靖甯侯臉色沉了沉,接下來就問:"這刀寒氣逼人,必定見過血,你莫不是在外頭識得了什麼惡徒?"

"絕對沒有!"戚繚繚搖頭,"我雖然淘氣了點,但行事還是有分寸的,不該惹的絕對不會惹.

"這刀確實是我撿的,只不過撿了有一段時間了,我覺得它不適合我,所以想要盡快出手.

"我都已經拜托王府的黎先生幫我處理掉了,就等著我拿過去,你快還給我!"

她沒敢直接說燕棠,就燕棠那個德行,說了他也不會相信,所以選了在坊間人緣還不錯的黎容.

戚家上下心思都一樣,關心的只有她的安危,別的都是小事.

關于她究竟有沒有招惹到別的什麼人,她也是認真梳理過戚繚繚的記憶之後得出的肯定.

畢竟攤上這麼個原主,她不能不防著她之前還有遺留下來的什麼後患.

事實證明戚繚繚雖然不招人待見,可她最多也就在坊間闖闖小禍,跟鄰居子弟們起些小沖突什麼的,複雜的人和事她並沒有本事招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