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您心服嗎?


杜若筠有些下不來台,收了手譏諷道:"你這是惱羞成怒了!你根本就寫不出來,你這份功課就是別人給你抄的!

"戚繚繚,不交功課,而且欺瞞師長,可是要罰上加罰的!"

她治不了她,難道顧衍還治不了她嗎?只要咬准她讓人代抄功課的事不放,她少不了得挨幾板子!

程敏之他們都焦急地往戚繚繚看來.

戚繚繚盯著杜若筠看了會兒,不動聲色地道:"你狂什麼狂?就算我撒謊,也最多得先生幾句罵."

"豈有這樣的道理!"

杜若筠走到顧衍這邊,橫著眼往她身上瞄:"如是今兒放任你這麼做了,那麼明兒我這樣,後兒他也這樣,人人都如此,還有什麼規矩可言?

"自然是得定個章程才成!倘若你不能原樣再寫一份出來,那麼你就是請人代筆的!就該受戒尺之罰!"

戚繚繚抱著胳膊想了一下,也不再跟她廢話,扭頭望著負手看戲的顧衍:"倘若我真寫出來了,先生能不能也給我些肯定?"

顧衍揚眉:"你想要什麼?"

"青批."她笑了笑.

顧衍揚手,示意她寫.

她便執起筆,沾墨寫起來.

顧衍瞧著瞧著就鄭重起來……

且不說她落筆這行蠅頭小楷寫得如何,只說她這副嫻熟姿態就隱隱與她素日乖張憊懶的模樣已大不同!

再看她一句接一句,不曾看書半眼,竟然是全部默記下來,憑記憶謄寫于紙上!

並且通篇下來無一處下筆猶豫,更別提什麼錯別字……

蘇慎慈也暗暗納罕.

一則是戚繚繚居然真會寫出這麼一筆稱得上好看的字,這樣熟練的程度,還有這份自信是連她都不見得比得上!

二則是她認真起來的樣子真心令她也有幾分喜愛,隱隱覺得她的不急不躁,沉穩從容,就是她所希望擁有的.

燕湳他們幾個也是越看越喜上眉梢!

雖然戚繚繚只是默寫出一篇短文而已,可是已經讓他們這些平素與她關系還行的小伙伴覺出了幾分揚眉吐氣!

尤其是戚子湛他們,原本幾個人皆想著要是戚繚繚被逼急了,他們就跟杜若筠來招狠的!

可沒想到她居然還真的寫出來了……

她寫出來了,不是別人抄的也不是自己抄的,而是她氣定神閑地不看書默寫出來的!

他們相視過後,便就立時橫眉往對面的杜如筠看去.

杜如筠的臉再也沒有這樣的難看--這真的是那個不學無術的戚繚繚?

她當真偷偷用過功的?!

"好了!"

戚繚繚的聲音打斷了她的震驚.

她一把將兩張紙扯過來,一看,竟真的無半點錯處!

真是見了鬼了!……

正愣神,手里的紙又被戚子卿給冷眼奪了回去,交了給顧衍:"煩請先生給青批!"

顧衍邊看邊點頭,邊看又邊看戚繚繚,最後揚眉提筆,沾了石青,在它後頭寫了幾行短語.

戚繚繚看到這青批,勾唇接過來,小心翼翼地將之壓在書下,然後給他作了個揖.


之後,她轉臉看向杜若筠,說道:"你現在可心服?"

杜若筠臉上紅白交加,雙唇輕翕,幾次將要說話卻說不出來.

她還有什麼可說的?這麼多雙眼睛親眼瞧見她動手寫的,顧衍都二話不說把青批給了她……

"既然你沒有什麼要說的,那就輪到我說了!"戚繚繚道,"你剛才說凡事得有規矩,否則的話今兒你這樣,明兒他這樣,後兒大家一起都這樣,將不成體統.

"我深以為然,現在我用行動證明了清白,那麼你過來挨板子吧!"

杜若筠一怔:"什麼意思?"

戚繚繚冷笑:"你說我交不了功課,又欺瞞師長,該罰上加罰.

"那麼你先是血口噴人憑空誣蔑我,而後又不依不饒地挑釁起事,而且還喧賓奪主無視師長,這可是三樁罪!

"正該應了你那句'要立個章程’,如果一個錯該罰十下戒尺,--敢問先生,那三樁罪並罰是不是得四十下才成?"

說著她"誠懇地"向顧衍請教.

顧衍橫睨了她一眼,未及說話,燕湳已經搶先道:"你算錯了!三樁罪並罰應該是四十五啊!"

人群里有人竊笑.

杜若筠忍不住了:"先生!戚繚繚他們這是胡攪蠻纏!"

"知錯還不悔改,再加一樁!"戚繚繚怒斥.

又道:"先生,念及您老人家手下難得出個這麼頑劣的學生,四樁罪的板子讓您打也實在受罪.

"索性先生就請上坐,有事弟子服其勞,這板子讓我們來打!--子湛你們過來幫忙!"

她這里揮手,戚子湛便一個箭步到了跟前,抓起講壇上的戒尺便遞了給她!

說時遲那時快,戚子煊戚子昂他們也跟著在左右站定,壓著杜若筠肩膀讓她跪到地上!

隨後又有老七戚子渝拖起她的胳膊送到戚繚繚面前--

戚繚繚再沒有絲毫手軟地,高高掄起戒尺,啪啪聲地往杜若筠手上抽去!

……這一切都進行得太快,不但顧衍未曾反應過來,杜若筠還在驚慌之中,周圍等人還在觀望,就連程敏之他們幾個也都是直到三四下板子落到手掌心上才猛然驚醒!

一時間課堂里充滿了杜若筠的怒罵聲和哭聲,戚繚繚他們的發狠聲,程敏之他們的的喝彩,或者倒吸冷氣的聲音,簡直空前熱鬧!

蘇慎慈素來也看不慣杜若筠的孤芳自賞,方才聽她不依不饒,早就也憋得有火,便也抱著胳膊冷冷地看著……

顧衍一向只教聖賢書,平日里並不理會這群勳貴子弟們的糾紛,誰有道理他就站誰,也不會過于抑制他們的辯才.

但"戚家軍"們這麼鬧騰,他也不可能會容忍!

杜若筠真要是四十幾板子挨下來,那她那手掌還不得廢掉?

他倒是不怕擔什麼干系,關鍵是他當先生的任憑猴兒們這樣放肆,他豈還有半點威信可言?

總得發句話.

隨即道:"都給我住手!"

戚繚繚他們是早防著先生會出面干預的,畢竟他們這兒擺明了就是治杜若筠.

各家都不是傻子,真要為了這麼點事情廢了她這只手,那不但顧衍要落兩句埋怨,戚家到時候也理虧.

因此頗有默契地迅速行動,只管搶在顧衍發話之前雨點似的先抽它個十幾板!

然後又借著收不住的"慣勢"狠抽了她五六下才又罷休.

眾人松開手,杜若筠已經癱坐在地上哭腫了眼,再看挨了打的那只手掌,不說挨了三四十,也起碼有二十.

戚繚繚又是搶時間卯著勁兒打下去的,那手掌心可真叫做紅腫得難看!

沒曾打爛,也好不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