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你算老幾!


課分兩堂,目前是算術與國學.

在場都是勳貴子弟與世家之後,來日女子即便不能入朝為官,也得相夫教子,所以姑娘們都要學,不過考核標准不如爺們兒那麼嚴格罷了.

這些戚繚繚自然都已經掌握得很好,但是為免露馬腳,還得跟著一道做做樣子.

算術課上風平浪靜.

到了學文章,顧衍連瞄了後頭幾次,發現戚繚繚竟然罕見地沒有睡覺,不由得嘴癢:"戚繚繚,'颍考叔為颍谷封人,聞之,有獻于公.公賜之食.食舍肉.’下一句是什麼?"

基于戚二小姐天賦太感人,他都沒敢考她難的.

全課堂二十來個人全部扭頭看過來,好些甚至都擺好了看戲的姿態.

戚繚繚頓了下,站起來:"先生,'公賜之食,食舍肉’,之後就是另一篇了."

顧衍眉頭動了下,暗道竟然被她蒙中了.便又道:"《弟子規》可還記得背?"

她八歲就把它爛熟于心了好麼!

雖是要低調,但是心里惦記著青批,也不能不清清嗓子,把它給背全了.

顧衍神色不動,不過目光好像溫和了點.

蘇慎慈也是回頭看了眼戚繚繚,見她神態自若,心里倒也稀奇.

最近這姑娘可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失蹤了半夜回來之後,便像是突然間有了升華.

燕湳等人還有戚家幾個小輩也都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腰,作為死黨和姑姑,畢竟給他們長臉啊……

"草包就是這點好,隨便有點什麼表現就讓人覺得耳目一新了!"

杜若筠鼻子里冒著冷氣,丹鳳眼傲氣地瞥過來.

"你說什麼呢!"她話音剛落,課堂四角就立刻蹦起來這四個人,這四人長幼不一,卻一色的俊氣英挺,竟然正是戚繚繚那幾個年紀小過她的侄子!

老六戚子湛插腰:"說誰草包?你這麼眼紅當草包,你怎麼不去當草包?!"

他們這一出頭,余下人就懵了.

杜若筠漲紅著臉掐著手,卻是一味冷笑,瞪著他們並又不出聲.

鬧起來才好!鬧起來回頭才有戚繚繚的好果子吃!

這種事也不是一回兩回了,每次他們一出來維護,顧衍訓的就是戚繚繚,甚至是連同他們一起訓!

她看戲就行了!

戚繚繚又怎麼會不知道杜若筠在想什麼?她故意清了下嗓子,漫聲道:"子湛你們都先坐下,先生在呢,別亂了紀律."

幾個小的總算是聽話的,聞聲就撣撣袍子坐了下來.

杜若筠見她居然不怒不躁,還把他們安撫下來了,便就按捺不住這窩囊氣!

她就等著顧衍把他們一個個揪出去替她出氣呢,她這里安撫下來,還假惺惺維護什麼秩序,那她先前豈不是被戚子卿他們給白懟了?!

她問道:"戚繚繚!你前兒的功課交了嗎?!"

顧衍看到戚家小子們憤然而起,本來是要治他們藐視課堂的,可是看到戚繚繚把他們給鎮壓了下去,也就省了口氣.

再聽杜若筠問起戚繚繚功課,他一雙眼又立刻銳利如鷹,朝戚繚繚看過來.

戚繚繚目的只放在青批上,把刀子盡快拿回來還給燕棠,這才是她目前要做的事.

但杜若筠一再挑釁,也令她想忽視她都不能了.


戚繚繚兩世都死在杜若蘭手上,這世她因為還了魂回來,再通過靖甯侯他們給杜家難看是不可能了.

但這筆賬卻抹不去.

她是肯定不會讓杜若蘭太好過的,對了,還有個榮望!

杜若蘭好歹被她打了幾棍,榮望可還好好的,她不能讓他太舒坦……

她與杜若筠無冤無仇,既然她要纏著她不放,那她也沒有不接招的道理.

"沒交."她說.

杜若筠冷笑.

沒等她笑完,戚繚繚又慢條斯理地把先前奮筆抄好的幾頁紙的功課舉了起來:"實在是剛才忙于聽先生講課,沒來得及,多謝你提醒我!"

她把功課恭恭敬敬呈給顧衍,然後亦沖她扯嘴冷笑了一笑.

杜若筠兩眼緊盯著她交上去的那幾頁蠅頭小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怎麼可能會是戚繚繚的功課?她怎麼可能會做功課?

跟她同窗八年,她做過的功課還沒有她一半多!

更別說她還已經知道了那天放學之後她還被杜若蘭鎖在小黑屋里關了大半夜!

就算她能做出這樣一份功課來,那也絕對需要時間的吧?!

"戚繚繚,你該不會是讓子煜代筆的吧?"她走過來,低眉覷了眼那些字,又瞪向戚繚繚.

"會不會說話?!你的功課莫非是你們家侄子代筆的?!"戚子湛又是一口呸住她.

除了她,其實大家也都在懷疑.

顧衍道:"這功課真是你自己做的?"

"那當然."戚繚繚點頭,"欺瞞先生,那可是不敬的."

"不可能!"杜若筠脫口道,"你一天到晚謊話連篇,哪里曾把禮義廉恥四個字放在心上過?

"你根本就寫不出來這樣的字,就算不是戚子煜幫你抄的,也一定是戚子赫抄的!

"再要麼就是蕭世子幫你抄的!你那筆鬼畫符的字我們又不是沒見過!"

說到末尾她輕掃了一下周圍的子弟姑娘們.

她讀書不錯,自然身邊也招攬了一群擁躉,也有些日與戚繚繚不對付的,眾人便七嘴八舌地附和起她來.

蘇慎慈很快走到戚繚繚身邊,燕湳,程敏之,以及戚家四個小爺們也都過來了,刹時課堂里就站成了兩派.

余下的人比如邢小薇等人雖然還坐在原處,但是目光卻也在兩邊陣營里來回穿梭.

顧衍懶得理會他們對陣,只問戚繚繚:"給個解釋?"

戚繚繚攤手:"先生這話可讓我為難了.難道我近來改過自新,在家里勤加苦練了不成麼?

"我以前只是寫不好,又不是不會寫,我私下里用心地練,可不就是為了今日一鳴驚人,讓你們高看我一眼?"

杜若筠冷笑:"戚繚繚,你還改過自新?這種話我們都聽膩了好麼!你也不見得天賦多麼過人,怎麼可能偷偷練練就能練得這麼好!"

戚繚繚聳肩:"你不信我也沒辦法."嗯,在她作了詩的情況下,她還得想辦法拿到今天的青批.

"既然這樣,那你現在就寫一篇給我們看看!"杜若筠又敲起桌子來.

戚繚繚往桌上一捶:"你敲什麼敲!讓我寫我就寫?你算老幾!"

干就干,反正她是個混世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