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不能無情
g,更新快,無彈窗,!

戚繚繚忍耐著:"在你不知道的時候,我可沒少用功!"

靖甯侯覺得能背成這樣,也的確證明用過功了.

他滿意地點頭:"那起來吧."

戚繚繚再也沒有這麼快地把竹籃甩掉站起來,兩條胳膊早就酸成了棉花,完全使不上勁了,兩條腿也虧得戚子煜來得及時才勉強站穩.

靖甯侯因著她功課背得好,倒也不說她什麼了,擺擺手示意戚子煜送她回房.

她走了兩步卻又抱住院角的大龍柏樹:"看在我這麼用功的份上,我那把刀,能不能還給我?"

靖甯侯拉了臉:"別得寸進尺!"

戚子煜也暗里扯了扯她.

她說道:"那我要是還能把功課做得更好呢?"

靖甯侯冷笑:"就憑你?"

戚繚繚無名火起:"我要是能得到先生稱贊,你敢不敢把刀還給我!"

靖甯侯邊睨她邊往外走:"吹牛沒用,拿到了顧先生青批再商量!"

所謂顧先生的青批,乃是學堂里那位老先生為了他們而設立的一種獨有獎勵方式.

每日里先生都會在所有學生功課里挑出最優秀的一個給予"青批",而所有人也以能得到先生青批為榮.

是夜,戚繚繚是在沈氏一邊給她和著藥油揉胳膊大腿,一面數落她的聲音里睡過去.

不得不說將門里對于舒經活絡這項頗有心得,早上起來除了兩臂略有些殘余不適,她簡直已可稱神清氣爽.

……去往學堂.

學堂是位于坊中間的一座四進院子.正正規規,沒有拓展的偏院,所以其實占地也並不大.

如今的先生是第二任,首任的老先生也是位飽學的大儒,這宅子便就是照他的意思打理起來的.

前院里兩株粗壯的鳳凰花樹,經過二三十年的生長,已亭亭如蓋.

粉牆上爬滿了常青藤,迎春花夾雜其間,在這月份里已經盛開了.

二進與三進之間是個草木扶疏的庭院,爬藤一直順著牆壁攀延到了屋頂,絲絲縷縷垂下來,碰上下雨時,是極好的緊致.

戚繚繚他們上課的課堂在第三進.

走進庭院時,同窗們已經來了一小半,正三三兩兩地聚著說話.

"繚繚!"蘇慎慈最先看到她,很快從人堆里走出來.因著她的動作,其余人也都往戚繚繚看過來.

蘇慎慈挽著她到了東面秋千架上坐下,說道:"昨日的事情真是多虧你了,也沒有來得及跟你致謝你就走了,我大哥讓我今兒特地找你來著."

說著她自荷包里掏出個小巧的銀鎖來給她:"這是我上次在西月樓買的,里頭有西洋樂,送給你玩兒."

戚繚繚打開銀鎖,那里頭流淌的音符十分熟悉,果然是她曾經在西洋貨鋪子里一眼就相中的音樂盒.

大殷在先帝時期軍事鼎盛,隨後開放外交,幾次遣使下西洋,到了如今景昭帝手上,隱隱已有萬國來朝之象.

譬如烏剌的馬匹,波斯的毛毯,西洋的玻璃及工藝品什麼的,這些在京師貴族圈里都很吃香.

然而在經曆過明年那場與烏剌的戰爭,損失了近二十萬的將士之後,這繁榮景象也逐漸走了下坡路.

手里這東西她後來直到去了楚王府還留著,可見多麼喜愛,眼下蘇慎慈竟舍得把它送給她,足見誠意了.

戚繚繚也沒推辭,問道:"家里怎麼樣了?"

蘇慎慈便把事情都跟她說了,然後禁不住歎氣:"真是讓大伙見笑了,竟然生出這樣的事情."

歎完她又望著她:"繚繚,你能不能跟我說說,你是怎麼知道云姐兒想出夭蛾子的?

"又是怎麼知道容哥兒不耐花生之性的?"

戚繚繚早料到她會問起這個,也早就想好了應對的說辭:"我不知道容哥兒耐不耐花生,反正我們家的小孩子是都不准吃的.

"我大嫂說小孩兒不要吃,有毒,我也就記著了.

"昨兒看見容哥兒菜里全是有花生的,不免就留了個心眼."

她猜蘇慎慈是不會相信的,昨日她那個樣子可不像是無意間留了心而已.

不過她執意不說實情,蘇慎慈也不會強迫她,她有把握的.

果然盯著她看了會兒,蘇慎慈就掠了掠耳畔的碎發說:"是這樣啊.那繚繚可真是我和大哥的福星.怪不得我大哥讓咱倆以後好好相處來著."

戚繚繚揚唇笑笑.

也忍不住在心里暗嗔了一聲小丫頭片子,原來她這個時候就學會怎麼跟人套近乎來了?

不過也沒有什麼不好,畢竟誰還會原諒不了自己擁有點小心思呢?

在今日之前,她雖然有要扭轉蘇慎慈這世命運的想法,但卻是模糊的.

她毫無征兆地回到了十年之前,以旁觀者的身份看著從前的自己正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她做不到袖手旁觀,但是又還沒有來得及想好究竟該怎麼去做.

但是現在,她目標很明確,她首先要做好"戚繚繚",把戚家現下這份興旺和睦盡可能地維持長久,然後要保住蘇慎慈和蘇沛英,如果可能的話,再順便把燕棠也給保一保……畢竟曾經青梅竹馬一場,還讓她"染指"過了,做人不能這麼無情.

不過說起來,蘇家這邊因為有前世的經驗在,倒是不算什麼難事,戚家和燕棠這里卻都是個艱巨的任務……

她又沒有經天緯地之才,至多不過是年少時讀多過幾本書,而後在楚王府攪了個天翻地覆,險勝到了最後而已.

這幾條人命個個要緊,且個個比她本事大多了,更且還牽扯著兩國交戰的事--老天爺這不是為難她嘛!

"你不喜歡這個麼?"蘇慎慈看她沉吟不語,便又問起來.

她回神,笑道:"喜歡!我就是在想,好像在哪個鋪子里見過這個,當時想買又沒顧得上,沒想到你送給我了,可見我跟它還是很有緣份的."

說完她又道:"不過我可沒有什麼禮物可回給你的.要不改天我請你出去玩兒……"

"都吵吵什麼?!書都讀完了麼!"

正說著,突然身後就猛然傳來道中氣十足的沉喝聲.

屋里屋外的皮猴們聞言立刻驚作鳥獸散!不到刹那已紛紛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戚繚繚與蘇慎慈也趕忙跳下秋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