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謀殺親姑


戚繚繚認真思考了一下晌,終于徹底認清自己的身份.

不過直到下晌見到老二戚子赫的時候,她才驀然發現,她這幫侄子今兒居然一個都不曾出現在蘇家!

沒去的原因是,他們七個都有活干,不是去了屯營就是去了串親戚,據說還都是死活都推不掉的那種,反正就是只能對蘇家感到抱歉.

戚繚繚分明記得前世里帖子是都發了給他們的,而且戚子煜戚子赫與蘇沛英關系也不錯,這種好事怎能不去?

前世里戚繚繚正值失蹤之際,他們沒去倒也情有可原,這一世可不該.

傍晚逛了會園子,她忽然就被剛下衙回來的戚子煜拽著進屋了.

"聽說你今兒出門去了蘇家?"他單手扶劍傲立在門下,氣勢迫人得很.

戚繚繚順手端了杯茶給他:"子煜當差也累了,趕緊吃杯茶歇會兒!"

"你少跟我顧左右而言他!"戚子煜拔高聲音,"不是讓你禁足三日麼?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是不是?

"跑過去也就算了,居然還敢給我在他們家鬧事?你缺心眼兒啊!人家沒請你你還巴巴地跑過去!你不要面子嗎?!"

戚繚繚心不在焉坐在桌旁玩茶葉罐,只把耳邊的咆哮當打雷.

人長得這麼好,脾氣卻這麼臭,她當初到底怎麼會覺得他和藹可親而且風度翩翩的?

果然人不可貌相.

不過這句缺心眼兒,倒是提醒了她.

"你們幾個今兒不在家,都是故意商量好的?"

因為覺得蘇家沒下帖子給她,所以他們幾個也極默契地不去了?

……不過她即便是明知道他們故意如此,也只能替蘇慎慈暗罵自己一聲活該了.

畢竟前世她要是做事不這麼不地道,這世里也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

"你跟我過來!"

很顯然戚子煜懶得搭理她,一把抓住她胳膊,然後揪著來到了東跨院這邊的練武台.

"從今天開始,繼續每日里給我蹲兩刻鍾馬步,少一個呼吸的時間都別想有晚飯吃!"

他邊說邊把她按蹲下,然後啪地往她頭頂放了個空托盤.

再然後撐開她雙臂,一邊掛上只裝著小沙包的竹籃……

"戚子煜,你想干什麼?謀殺親姑嗎!"

她前輩子可是連路都沒怎麼多走過,就算是在楚王府里過得糟心,吃穿用度不曾少她的.

她堂堂楚王妃更不可能干過任何體力活,眼下他居然要以這種方式折磨她?她可是他親姑姑!

"你這樣對我,難道就不怕你祖父祖母自墳頭里跳出來打死你嗎?!"

"沒關系,他們跳出來了有我摁著棺材板!"

這時候廡廊下又傳來道涼風嗖嗖的聲音,她一母同胞的親大哥,靖甯侯戚北溟,居然也跑到這里來了!

"戚繚繚,你膽子不小,居然都跑到人蘇家去耀武揚威了?是不是覺得自己特別有本事,特別能耐,而且特別威風?!"

靖甯侯陰惻惻望著她,然後放下負著的手,彎腰撿起兩小包沙包,又分別咬著牙投進她手臂籃子里!

戚繚繚平展的兩臂明顯下壓.他寒著臉把它們往上一頂,于是她又被迫伸直.

"盤子不許掉下來,手臂保持平直!"

戚繚繚氣到發指:"你們簡直毫無人性!狼狽為奸!蛇鼠一窩!"


她是弱質的書香門第的大小姐,她從來沒練過武功,從來沒有干過任何體力活!

……好吧,就算這具身子之前有操練過,可關鍵操練出來的那點基本功,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這樣蹲兩刻鍾下來她還有力氣吃飯嗎?!

"好家伙!現在都膽大到敢罵我了!"靖甯侯氣笑:"我們爺倆蛇鼠一窩,敢問你又是什麼?"

說完他咬牙一仰頭,接而又沉下臉道:"給我站半個時辰!去搬把椅子來,我就在這兒守著!"

戚繚繚簡直沒脾氣了.

半個時辰,還是讓她再死一遍吧……

戚子煜例行婉言相勸:"父親--"

"沒聽見她說咱們倆狼狽為奸嗎?"靖甯侯沖他拍桌子,"再跟我羅嗦連你一塊罰!"

戚繚繚欲哭無淚.

戚子煜這里是靠不住了,搞不好大嫂那邊也沒辦法,不然早就來了.

她得設法自救……

她眼圈泛紅望著地下,忽然間精神一振,念念有詞:"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氣哼哼坐著的靖甯侯鐵青著臉色.

想他教三個兒子都沒有教個妹妹這麼勞神的,這猴兒簡直翻了天了,居然隔三差五地給他捅簍子!

他跟蘇士斟天天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讓他回頭怎麼好意思跟他打招呼?

他氣著氣著忽然就聽她碎碎念著什麼.

起初還沒在意.再聽著聽著就見她一個勁地往下念,而且還沒有一句重複的,不由就納悶.

"你知道她念的什麼嗎?"他問戚子煜.

戚子煜收住一臉訝異,回答道:"好像是學堂里交代要背誦的詩經里的功課."

"她居然也會背功課?"

靖甯侯呵地一聲靠在椅背上笑了!眉毛頭發里全透著不相信.

可是又情不自禁地往下聽起來.

戚家好歹也是簪纓之家,雖不用考功名,但書還是讀過的.

這里細細聽得的確是《詩經》里的詩文,而且經她一路背下來還沒有一處錯處,也不由暗暗驚訝.

他這妹妹從小到大哪里正經學過什麼東西?

連正經傳家的武功都不曾用心,成天只知道批評這家的點心不好吃,評論那家的首飾不好看.

再就是怎麼著跟人吵嘴打架,哪里還指望她能在書本里學到什麼名堂?

讓她去讀書,也不過是打發著去認幾個字罷了.

可她的的確確是背了出來,還不帶一字差的,難道說他們往日還是小看她了?

戚繚繚順著《關睢》往下背,接連已背了好幾首,手臂酸脹得快要不像是自己的了.

這里認命地繼續,忽然就聽前方凳子一響,靖甯侯背著手走到她面前來了.

不但來了,而且還躬著身子把耳朵湊到了她嘴邊!

戚繚繚可真想張嘴一口咬過去……

"還真是這麼回事兒!"他扭頭笑嘿嘿地看著戚子煜,又聽了兩句,就笑眯眯看向她:"什麼時候背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