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王的冷豔


蘇慎慈也實在是不明白戚繚繚搞什麼名堂.

看她的意思方才分明是懷疑蘇慎云在蘇沛容的菜里有不妥,但蘇沛容是姚氏和蘇士斟的幼子,蘇士斟對他極為寵愛.

今日若是他在這宴席上出了什麼差錯,比如說真中了毒什麼的,她和蘇沛英絕對討不了好果子吃!

當然,她是不相信蘇慎云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在菜里下毒的.

一旦查出來,那麼哪怕她是姚氏的女兒,也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而且就算是下毒誣陷他們,也得有做到天衣無縫的手段,她蘇慎云有這個能耐嗎?

就不怕萬一一個失手,毒倒了別的人或者留下把柄?

在場可都是有著不得了的身份的人,她蘇慎云擔不起這後果.

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她還是抱著貓來試了試,結果真相是菜里沒毒……

那戚繚繚這又是?

"你們都沒發現嗎?這些菜里都有花生."

這時候人群里驀然冷冽的聲音.

眾人看過來,只見那盤菜不知幾時已經落到了忽然出現的燕棠手上.

他仔細看了看,然後凝眉望著蘇沛容:"你莫不是不耐花生之性?"

說完他也不等他回答,他又轉頭望向蘇慎云:"丫鬟得了你的授意夾菜給他,卻夾的全都是含著花生的,這麼說來你是蓄意的?"

蘇沛容怔住,而蘇慎云臉色瞬間變白……

"怎,怎麼可能?我怎麼會--"

她想分辯的,可不知怎麼,在他這樣不容置疑的口吻下,她感覺說什麼都是蒼白無力的.

燕棠把盤子放回桌上,漠然的目光卻沒有離開她:"桌上多的是沒有花生的菜,偏偏夾到容哥兒碗里的都有花生.

"如果你不是早就蓄謀,那我倒也同意讓容哥兒把菜全都吃了看看."

鎮北王的頭銜畢竟比在座的都高,加上他素日又拒人千里,眼下動了真格,雖還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樣子,卻顯出十足份量來了.

蘇慎云想往後退,同時心下有些顫抖.

現在她竟作繭自縛了,明明那麼有把握的事情,怎麼就讓戚繚繚給捅穿了呢?

燕棠可是偏幫著蘇慎慈的,現在這……

她臉色不大好,蘇沛英他們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們的臉色不好,別人的臉色當然就也好不了了!

戚繚繚冷笑望著蘇慎云,那眼里的寒意,仿佛要將她直接給凍死!

從蘇慎云帶著蘇沛容進來時她就猜到她要出夭蛾子了,只不過尚未確定是不是她想的那樣,直到看到雪蛤里的花生--

蘇沛容不耐花生之性的事,直到蘇慎云借此陷害蘇沛英兄妹得手之前,都只有她一個人知道.

這件事源于去年他們去姚氏娘家期間.

某一日纏著蘇慎云的蘇沛容突發急病,面目腫脹呼吸困難,誰也不知道是何緣故.

大夫來了也只說是肝脾失衡,不像是中毒,倒像是不耐某種食物.

蘇沛容又說不出來吃了什麼,後來雖是幾經折騰轉危為安,但是事因至當前為止仍然成謎.


一直到後來某次蘇慎云趁著家宴,如今日一般以此給蘇沛英兄妹下套,害得他們倆各自挨了蘇士斟一頓狠罰之後,她才得知真相.

蘇沛容在姚氏娘家的時候是跟蘇慎云在一起的,這事除了蘇慎云就沒人知道.

她也絕不可能會承認.

她不承認,旁人也不知情,那麼這個秘密就最好被她當成工具可利用!

倘若剛才蘇沛容當真把這些含落花生的菜吃下肚,那絕對又是一場災難!

事故發生在蘇沛英的賀宴上,連酒菜都是他們兄妹一手置辦的,就算是最終死不了人,姚氏卻也可以借機問罪,栽他們倆一個居心叵測何其容易?

若是姚氏再加以哭訴哭訴,吹吹枕邊風,那蘇士斟會如何懲治他們,結局相當難說!

畢竟這些都是她前世里經曆過的呀!

有了她先前的強硬,再加上燕棠這番質問,眾人都忍不住倒吸起了冷氣……

原本也是要趁機怒懟戚繚繚一通的邢小薇也愣住了.

不耐花生之性的人,要緊的簡直能奪去人的性命,這種事從小她就聽大人說過的!

原來戚繚繚先前是……

一屋子先前還無聲譴責著戚繚繚的人,瞬間就以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蘇慎云了!

難不成她真是蓄意的?!

蘇慎慈早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

他們從來不知道蘇沛容就這個毛病!

不管戚繚繚是怎麼知道的,這件事蘇慎云是早就知道勿庸置疑了!

想到這里她看向戚繚繚,一時間心情竟難以言述.

蘇慎云在這番反轉之下著實心怵了!

尤其當她余光覷到燕棠目光仍然帶著寒意落在她身上的時候,她竟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你們都誤會我了,我沒有!這只是巧合而已,我怎麼可能會害容哥兒呢?!他是我的親弟弟!"

她退後兩步,驀地捂著臉哭起來:"戚繚繚,你是從哪里聽來的謠言說我知道容哥兒不耐花生之性?

"我不知道!你既然知道容哥兒不耐,為什麼不早告訴我說?

"你就不怕萬一他不小心誤食,然後送了性命嗎?你的心怎麼這麼毒啊!"

"蘇慎云!你也太不要臉了!"邢小薇看到此時已忍無可忍,"都到這份上了你怎麼還要反咬人家一口!"

雖然她之前也說過戚繚繚不請自來不要臉,但蘇慎云顯然更惡心!又或者,她這樣的行為簡直不能以不要臉來形容了!

蘇慎云抿唇瞪著地下.

戚繚繚冷笑睨她:"一個為著陷害兄姐而不惜拿自己親弟弟的性命生事的人,也是很少見了!

"我即便是別有用心,這盤子里的菜總歸不是我夾的.容哥兒是你的弟弟,他誤不誤食跟我可有半文錢的關系?

"你以為你倒打一耙高明得很,其實也就糊弄糊弄你自己罷了!"

渣就是渣,放到哪一世里都是渣!

"去轉告一聲蘇大人,這種事關性命的事情,他還是知情的好!"

燕棠扭頭與隨行來的許沐說道.

然後目光又自蘇慎云面上掃過,冷豔地過東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