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既然來了


"老呆在這兒做什麼?咱們去找別人玩去!"

正走神中,程敏之不由分說拖起她來.

"不去."她拂拂袖子站起身,"我得回去了."

她現如今與他們都差著年齡輩了,怎麼可能玩得到一處?

再說戚子煜還禁著她的足,她初來乍到,先多少給他點面子.

"還早得很呢,回這麼早做什麼!走走走,就等你了!"程敏之拖著她往外走.

……

蘇慎云出了攢香樓,臉上仍熱辣辣如同火烤.

再走到無人處一看被踩過的左腳,只見腳背都已經微微腫起來了,一碰就鑽心的疼!

不由咬牙切齒,肚子里把戚繚繚給連罵了數十遍!

論底氣,她當然是不如戚繚繚足的,可是以往在學堂里也好,在坊間也好,卻都是戚繚繚被她愚弄得多.

她雖然比她小幾歲,論心計,戚繚繚簡騎著馬兒追都追不上她!

可今兒她也不知是怎麼回事,竟似變了個人似的,平白地就機靈起來,她也不敢對她如何,但總歸心里是不服氣的.

不過戚繚繚再討厭也是個外人,跟她不存在利益沖突,反倒是蘇沛英與蘇慎慈兄妹與她息息相關.

尤其蘇沛英這次中了進士,蘇士斟是明顯對他和善起來了,今日來的可都是京師的權貴子弟,甚至連燕棠都來捧場了!

不日若是真成了庶吉士進了翰林院,照他這樣風光下去,她一母同胞的弟弟們將來又怎麼出頭呢?

他們不出頭,來日她在娘家豈不是也沒個人撐著她?

總不能蘇慎慈嫁出後有個翰林院出身的哥哥為後台,她蘇慎云身後卻只有兩個碌碌無為的兄弟吧?

母親姚氏是繼室,雖然這些年牢牢籠住了老太太和蘇士斟的心,可是有蘇沛英兄妹杵在那兒,而他們明顯又不是那麼好任人擺布的,蘇慎云這些年里在姚氏教導下,便比一般的十一歲少女要想得更深遠.

她的眼中釘是蘇沛英兄妹,不是別人,這點她無比清楚.

戚繚繚這筆賬暫且不急算,倒是蘇沛英這場宴,她怎能眼睜睜瞅著他們歡歡喜喜往下辦?

先前于人前失利,眼下她定要想辦法把這丟掉的面子給找回來才是!

沉吟片刻,她便就扭頭道:"去看看容哥兒在哪兒?"

……

戚繚繚被程敏之這一拖,可就再也走不了了.

到底從前他們這幫人都是混在一起的,突然之間她執意要離開,就會顯得很奇怪.

雖然說她的本性無論如何也是掩飾不住的,但能夠保持的還是要保持一下.

說話間到了開宴時,戚繚繚入了西廳.

西廳里是女客,東廳里是男客.

戚繚繚走到北面這桌,與邢小薇正說話的蘇慎慈就沖她招起手:"繚繚過來這邊!"

邢小薇應該是被她提前打過招呼了,看到戚繚繚後除了沉臉瞪了眼她之外,沒有說別的.

蘇慎云到達屏風下時,仍然沒將戚繚繚放在眼里,她微笑跟眾人打了招呼,然後就牽著四歲的蘇沛容到了席上.


"容哥兒聽說了非要纏著來,我沒有辦法,他又不肯去跟大哥二哥他們同席,只好帶過來了."

今日來的都是坊里的子弟,打小一起長大,都跟自家兄弟沒有多大分別,往來本就寬松,且蘇沛容才五歲,誰還會計較他不成?

哪怕是蘇慎慈,這眼目下當著這麼多人,她也不好明說什麼.

但有了先前的事情打底,誰知道她此番又有什麼陰謀?

因此仍是不緊不慢的往蘇沛容這邊瞥了一眼:"既是要來,那就得照規矩.這邊全是女賓,你混進來做什麼?"

蘇慎云暗地里咬牙,溫和地摸了摸蘇沛容的腦袋:"容哥兒還是想跟大姐姐還有薇姐姐同桌呢,是吧?"

她伸手輕攬了一下他的肩膀,又道:"容哥兒還說別的時候他可以不來,但大哥及第是喜事,他一定得非來不可."

一個五歲大的孩子,能知道什麼禮數?

不光是戚繚繚心底冷笑,邢小薇也不動聲色地撇了撇嘴.

蘇家的內宅矛盾一般不外傳,但是見天兒地在一起,蘇慎云為人如何邢小薇也是心里有數的.

她就看不慣她這種裝模作樣的范兒,再說蘇士斟對前後兩任妻子的態度街坊里私下又不是不知道,她心向著蘇慎慈,也就總對她親近不起來了.

蘇慎慈還要再推拒,戚繚繚就笑起來:"既然來了,那就坐吧,到我這邊來."

前世里可沒有這麼一出.蘇沛容?她想到了某個可能.

……既來了,那就一起"熱鬧熱鬧"嘛!

她伸了手讓蘇沛容到身邊坐下,蘇慎慈也不好再說什麼,招招手讓人添了餐具上來.

蘇慎云看到戚繚繚主動拉了蘇沛容坐在身邊,心下冷笑,她可正愁著不知道怎麼整得戚繚繚灰頭土臉呢,她倒自己巴上來了!也好.

這里寒暄了一會兒,就開始上菜.

最先上的是雪蛤,她挪過來嘗了一口.

蘇家廚子的口味時隔多年再嘗試起來,還是帶著幾分姚氏祖籍湖州菜的味兒.

她舉起勺子往碗里一撈,只見那湯頭里果然就撈上來幾顆花生末.

一般雪蛤湯里誰會放花生呢?

她扭頭再往蘇沛容看去,只見他正舀著湯要往口里送.

于是就不假思索地端起杯子探過去,將茶水全數倒進蘇沛容的湯盅!

"這湯髒了,容哥兒還是別喝了."她邊說邊把他的湯碗挪到自己面前.

蘇沛容雖是姚氏的親兒子,可他到底還小,還不曾參與什麼明爭暗斗.

這雪蛤也不是沒吃過,既然戚繚繚不讓他喝了,他也無所謂,轉頭讓丫鬟給她布菜.

同桌別的人都在說話,沒關注他們這兒.而鄰桌的蘇慎云眉頭皺了皺,不知想著什麼.

開始陸續上菜.

給蘇沛容布菜的丫鬟一箸接一箸地給他裝在面前盤子里.

戚繚繚眼見著蘇沛容瞅准了那道灑了花生末的麻圓夾過去,隨即又架住他的手,把他那盤菜給挪了過來,把自己的空盤子遞了給他.

這下蘇沛容終于不滿了,癟著嘴看起她來:"你干什麼!"

戚繚繚扯扯嘴角,說道:"容哥兒,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回房跟你母親去用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