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腳伸太長


"蘇沛英道謝接過,打開後雙眉微微挑了挑,然後溫厚地看向她:"繚繚真是破費了."

怎麼能稱破費?就是給他再好的東西她也心甘情願.

戚繚繚輕吸著鼻子,坐在一旁癡癡地望著他.

別怪她矯情,她從小讀書啟蒙是蘇沛英教的,挨了打之後傷口的藥也是他塗的.

她夜里作夢,哭著喊著要哥哥,他總是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她面前安慰她.

她所缺失的父愛母愛,可都是蘇沛英以兄長之情給了她彌補.

進了楚王府之後,她曾經給他弄了好幾個上調的機會,那些都來之不易,但都被姚氏從中作梗,攛掇著蘇士斟一道破壞了.

那些機會,可真真正正是來之不易啊……

燕棠走進來時,一眼看到的就是戚繚繚那副盯著男人猛看的臭德性!

先前在坊間被她氣得直接掉頭先走了,沒想到轉頭又在這里見到她.

他晦氣地撣撣袍子,漠然地轉開臉,跨進門檻.

"王爺來了!"

蘇慎慈發現了他,迎了上來.

戚繚繚聞聲也看過來.

燕棠冷肅地走到人群里.

在座諸子弟也紛紛起身打起招呼.

拋開他鎮北王身份不提,他也是他們這班人里的佼佼者,年紀輕輕便接棒他早逝父親的職務,掌管了金林衛指揮使的差事.

金林衛可是皇宮的禁軍,能坐到這位置就說明了皇帝的器重,而他這幾年也兢兢業業地,確實得到了各級前輩的由衷贊賞.

再者他又為人沉穩正派,全無王公貴族們之間的那些壞習氣,自然全數人皆歡迎他.

所以就連隨後進來的蘇慎云也不著痕跡地擠開離燕棠最近的蘇慎慈,直接捧著杯茶到了他面前:"棠哥哥,請用茶!"

棠哥哥?

坐著沒動的戚繚繚挑了挑眉.

前世里不覺得,怎麼眼下聽著卻覺著她這聲"棠哥哥"那麼辣耳朵?

眼前的燕棠跟記憶中的他便不相上下了.

在經過昨夜那麼近距離地細細打量過之後,這會兒看起他這張臉又有著別樣的一股味道.

別的也罷,最迷人的是那雙眼里瞳色幽深,恍若煙波浩淼,深到會讓人不自覺地提防若是看久一點,會不會被那眼波淹死……

只可惜一張臉終年不見笑容,這張臉便顯得美得少了些生氣.

戚繚繚目光最後從他嚴實的襟口漫過,然後回想起前世里這一日.

"阿慈給我傳杯白開水."

燕棠沒看蘇慎云,直接扭頭跟蘇慎慈說.

余光掃見若有所思瞄著這邊的戚繚繚,他眉頭又冷冽地皺起並轉過去.

戚繚繚扯了扯嘴角,也移開了目光.


這一移開,她就看到了被無視的蘇慎云.

蘇慎云才剛十二歲,按說還掀不出什麼風浪,那個時候她也是這麼想的,所以目標只放在姚氏身上,不光是未曾想到她後來暗地里做的那麼齷齪,也沒有想到眼下蘇慎云的出現是蓄意的.

雖然後來蘇慎云還是沒有嫁給燕棠,也沒有什麼後續,而且燕棠沒幾年也死了,但如今以她二十四歲的靈魂看起來,眼下的蘇慎云心里在圖謀什麼是昭然若揭了.

這倒也是正常,畢竟肖想著燕棠的閨秀也不只一個兩個.

蘇慎慈親自端來杯白開水,小伙伴們經常在一起,順手端杯水很是正常.

被無視的蘇慎云面上未動,半垂的眼里卻有毒光閃過.

趁著人多,她便在裙幅下伸出了左腳.

她哪里知道旁邊有個戚繚繚正盯著她?說時遲那時快,她這腳尖剛伸出來,戚繚繚便就啪地一下將她這腳給踩住了!

不光踩住,還用力碾了兩下……

蘇慎云痛得臉都白了!偏偏腳被踩住還收不回來.

戚繚繚一面微笑著踩著腳下,一面伸手扶住蘇慎慈:"小心點兒."

旁人或許看不太出來,但蘇慎慈卻不可能不知道剛才怎麼回事……

她立時凌厲地看向蘇慎云.

蘇慎云是沒料到戚繚繚竟會橫插一杠子的,當下都忘了喊疼,直直抬頭看過來.

但緊接著她就紅著眼眶顫巍巍地說道:"繚繚姐,你無端端踩我做什麼?這樣多危險?剛才我大姐姐要是沒防備,豈不就被你絆倒了?還得把水給潑上王爺的身……

"難道你還在為了前幾天我大姐姐畫的畫而記恨在心,想要暗算她不成?"

哪怕是自十年之後回來,戚繚繚也不能不佩服蘇慎云這份倒打一耙的本事!

基于戚繚繚素日的為人,除去知道底細的蘇慎慈,已經幾乎沒有人去懷疑蘇慎云話里的真實性了,大伙全都把注意力給移了過來.

其中更有已經回來了的邢小薇憤怒的瞪視.

戚繚繚仍舊閑適,只目光懶懶往蘇慎云臉上一瞥:"腳伸得太長,可不就會被人踩?仔細手伸長了,也要被人打!"

蘇慎云微怔.漲紅臉說道:"難道不是你故意想絆我姐姐嗎?這種事你又不是沒做過!你沒正形的時候多了去了,昨兒夜里還把坊間鬧的雞飛狗跳的呢!"

在場還沒有戚家的人,她倒不怕.

被她這麼一上眼藥,眾人又皆都想起昨夜的事,看向戚繚繚的目光就更加意味深長了.

戚繚繚笑起來,略傾了些身子湊向她:"你就這麼急著給你姐姐出頭?都不惜當眾戳破我的陰謀,揭我的短,讓我下不來台,逼得我惱羞成怒,然後按捺不住之下大鬧宴場,擾了蘇大哥今日的興致?

"我就算鬧了事,回頭最多也就讓我大哥訓兩句,沒有什麼損失.

"蘇大哥卻不可能再及二次第,辦第二場慶賀宴,你就連讓咱們好好替他高興一回都不能容忍?非得挑撥著我來砸場子?"

她肚子里那點花花腸子,愚弄旁人可以,來糊弄她?!

打量著她還是從前的戚繚繚,想借她那二愣子脾氣被她激得火冒三丈來攪局不成?!

依著她戚繚繚原來的性子,剛才那席話十成十已激得她惱羞成怒在此生事,更莫說還有個把她當成了眼中釘的邢小薇在場.

戚繚繚只要動怒,邢小薇一定會出頭,這兩個誰不是好惹的主,到時鬧將起來,還談什麼慶賀?!

蘇慎云挑起事端,打的不就是給蘇沛英敗興的主意!

不是說她沒正形嗎?

那就耍耍無賴給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