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我是前輩


刹那間升起的混亂,令她未能及時對蘇慎慈的到來做出反應.

蘇慎慈眼觀鼻,鼻觀心.

她是極少見過這麼安靜的戚繚繚的,但她因為沒派帖子給她心里感到歉然,又聽說她是跟燕棠一起來的,更加覺得無地自容.

她若不來的話也就算了,她既然來了,那這事就顯得她辦得十分不地道……

她就應該要麼她和邢小薇都請,要麼就兩個人都不請……

她戚繚繚素日那脾氣,這要是質問起她來,她都沒臉解釋!

現在既然來了,她也只能盡量哄著她順著她了.真要罵她,她就硬著頭皮聽著吧.

"對不起啊繚繚,我剛才在忙,沒顧得上去迎你."她誠懇地說.

戚繚繚因她的話而回神.

面前的蘇慎慈太真實了,真實到完完全全就是另一個人!

這使她多少恢複了一些理智.

先前她混亂的是她與前世的她將會以一種什麼樣的關系彼此存在?

但現在看來,蘇慎慈的靈魂是完整的,而十年後的她靈魂也是完整的,有著二十四年的生命曆程的她,意識上已經成就了另一個蘇慎慈!

……那從某種角度來說,她和面前的蘇慎慈就不能說是同一個人了.

十年後的她又怎麼會和十年前的她一樣呢?

她們最多就是人生軌跡相同而已,而且相同的還只是前面十四年,從現在往後,將會完全不一樣了!

"繚繚?你沒事吧?"

蘇慎慈有點兒莫名,她這麼老盯著她看,莫不是又犯病了吧……

她忍不住伸手往她額上探去.

戚繚繚下意識把身子往後一避,順手也把她這只爪子給拍開了……

"動手動腳地,做什麼呢?"

站在她面前的可是十年後的她呢!

論年紀論資曆,怎麼著她也算得上前輩了吧?

蘇慎慈被拍,也只是呵呵地干笑,沒有說什麼.

看著這樣的她,戚繚繚胸中愈發開朗起來……

她們倆人生都是平行的,只不過擁有著一段長達十四年的相同的閱曆而已.

但從現在這刻開始,她們就將有各自的軌跡,作為前輩,她就應該有前輩的氣度風范才是啊!

想到這里,她忍不住握住蘇慎慈的手:"……你受苦了!"

老天爺怎麼不早些把她放回來呢?早些放她回來,她就能早些救她脫離苦海……

是了,是戚繚繚死後她才找到寄主重生的,沒有她這段,她也回不來!

不管怎麼說,她回來了,那麼蘇慎慈就不用重覆她前世的苦難了,這無論如何都是好事!

她很激動.

蘇慎慈可不知道她一個人在腦海里自行演了這麼多的戲,只以為她這聲受苦了是為剛才打她而道歉.

可她不鬧事她就謝天謝地了,哪里還會計較她?

也就笑笑,接而誇起她的新衣裳來.


戚繚繚到底是擁有多出來十年閱曆的前輩,三言兩語下,很快就重新找回了自己的身份.

基于原身那麼爛的人品,以及重生這種事情的不可思議,她是斷不能把真相往外透露的.

這也注定她本性釋放得太多太快,會引來難以想象的混亂.

所以她眼下仍然只能混在原身這具殼子底下作長遠之計.

這是她一個人的秘密……

她沉吟半刻,把她的手松開,說道:"本來要問問你為什麼不給我發帖子來的,但是想到我今天是來給你大哥道賀的,也就先放過你."

蘇慎慈隨即樂呵呵地笑開,這就對了!

戚繚繚怎麼可能會不為那事找她理論?

她這麼挑明了,她反倒自在了,當下挽起她手來:"那我們先進屋坐."

于是,戚繚繚便和前世的自己手拉著小手愉快地走向攢香樓……

……

基于事件本身的不可思議,路上戚繚繚還是花了好一會兒才徹底回歸到"戚繚繚"的角色.

十年前的蘇慎慈比起後來的她還稚嫩很多,現在的她仿佛是自己的妹妹,又像是自己的女兒……總而言之活生生的她整個人都是獨立存在的.

而十年後蘇慎慈在經曆過那麼多事情之後,很顯然早就退去了那層青澀.

歲月總是最大的雕刻匠,動不動就把人變得面目全非.

而這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她內心里感慨著.

半路蘇慎慈問起她昨天夜里失蹤的事,一面順便又說到杜若蘭被燕棠打,問她知不知道?

她只是神色如常地搖頭,也昧著良心問打得厲不厲害?

昨天夜里天色暗,且她打完了就跑了,還沒有來得及欣賞戰果,回頭得去看看才好……

蘇慎慈點頭答應著,內心里對于她的好說話也略略有些訝異.

……

蘇沛英在樓上,同座的還有邢小薇的兩位哥哥,以及他府的幾位子弟.

都是熟人,看到戚繚繚來也都親切地打起招呼.

記得也是請了戚家幾位少爺的,但戚子煜早起去了當差,余下幾位可能還沒有來,又或者去了別處.

本來戚繚繚若是跟著侄兒們過來也是完全可以的.

但是戚子煜既敢禁她的足,自然會得到戚家上下首肯,那麼搞不好他們這一伙便會齊心協力地把她拴在家里,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跟著燕棠來比較妥當.

新晉進士一身寶藍色質地極好的道袍,簡單卻清貴.

長眉入鬢,利落瀟灑.雙眼深邃,挺直鼻梁下一雙豐唇似笑非笑,頰上一對酒窩,使他看上去除去文士的瀟灑儒雅之外,還添了兩分親和.

泰康坊里真是有太多美男……

但面前這個是她前世的親哥哥,她無論如何也下不去手……

"繚繚過來坐."蘇沛英也看到了她,頓時親切地沖她招了招手.

坊間男子們因著戚家老少爺們的人品,又因著不會跟個小姑娘一般見識,倒是對戚繚繚都還抱著莫大寬容.

戚繚繚鼻子微酸地走過去.

這本是她的大哥,是可以隨便讓她抱著胳膊撒嬌犯癡的親大哥,但現在她只能以鄰家妹妹的身份端凝地坐在這里,不能不讓人心生唏噓.

"這丫頭今兒真奇怪!"蘇慎慈摟著她肩膀打趣起來,"莫非這里有誰欺負過你不成?居然眼圈都紅了?"

戚繚繚歎氣,然後就把禮物奉上:"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蘇大哥勿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