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前身你好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慎慈是長房大小姐,嫡母早亡,繼母是老太太的娘家侄女.

蘇老太太從小與弟弟感情深厚,深厚到從蘇士斟七八歲起就給他灌輸要善待舅舅的思想.

並且制造各種機會讓蘇士斟與小時候放在蘇家寄住的姚氏相處.

如此本該是水道渠成的一樁婚姻,沒想到蘇士斟的祖母與兒媳不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在蘇他母之前替蘇士斟訂下了蘇慎慈的母親.

蘇士斟與姚氏青梅竹馬,加上祖母與母親終年內斗,令他不自覺地站了蘇母這一隊.

對這種情況下娶進來的原配林氏態度如何可想而知.

可能連老天都覺得林氏的存在太礙眼,在生下蘇慎慈後半年,林氏就過世了.

繼母過門時蘇慎慈也不過一歲,哥哥也不過四歲,次年姚氏就"早產"生下了長女蘇慎微.

而後兄妹一道在外祖家住過一段時間.

總因為寄人籬下不是回事兒,再回到蘇家,本來就寡薄的親情在繼母過門次年就已經生下個弟弟之後,就更寡薄了.

按說嫡長子自有嫡長子不可動搖的地位,可也耐不住繼室姚氏才是他蘇士斟與母親蘇老太太都中意的人選.

蘇士斟熱孝才出就以兒女尚幼急需人照料為由把姚氏娶進門來,之後他們情投意合下生下的子女,不覺之間就比蘇沛英兄妹要受到的關注更多.

再加之接連第二年又生了繼妹蘇慎微,便連蘇慎慈也變得可有可無起來.

以至于蘇慎慈很長時間都覺得不可思議,姚氏直到過門之前還待字閨中一直沒嫁,難不成她還算准了林氏將會產後大虧,命不久矣?

……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如果不是因為她是蘇家出來的,她也不可能知道外表和睦的蘇家,內里家風是有多麼的涼薄.

--當然,在目前這個時期,在蘇沛英高中了進士之後,蘇士斟對于嫡長子還是包容的.

談不上多麼好,也不見得有多壞,不然的話也就不會有今日這麼一場這麼奢侈的小宴了.

"你怎麼來了?!"

才剛走到園門口,迎面的一聲帶著怒意的嬌嗔就把戚繚繚的神思給打斷.

"沛哥哥和阿慈不是沒請你嗎?你怎麼這麼不要臉,主動貼上來?!"

原先的戚繚繚在十四年里積攢下的令人發指的人緣,使得現在的她遭受到了此番出來的第一個發難.

邢小薇是戚家相鄰的護國公府的三小姐,是她前世里在本坊最好的手帕交.

只不過後來她嫁去了南邊,她入了楚王府也再沒有出了過京,慢慢就少了聯絡.

戚繚繚懷念地沖她笑了一笑.

邢小薇卻更加怒目相視起來!

邢家與戚家關系其實挺好的,因為兩府中間就隔了條小胡同,戚子煜跟邢小薇的大哥二哥還都是發小.但到了戚繚繚這里,邢小薇就跟她成了隔三差五吵架的對頭.

邢小薇本來比她還小半歲,可是邢家長輩因為知道戚繚繚身子不好,又知道戚家那幫爺們兒人多勢眾脾氣爆,不太好惹,所以總不許她和戚繚繚爭吵,這就令她就更加憋氣.

前幾天她們又為著蘇慎慈的一幅畫而吵起來.

邢小薇例行覺得畫得超級好,戚繚繚卻說畫得好難看,兩人就此吵得不可開交.

雖然沒打,但邢小薇卻又被正好路過的她大哥給捉住罵了一頓,她心里那個恨……所以她早就跟阿慈說了,如果戚繚繚來,她就不來!

哪知道她居然不請自到!

戚繚繚說要重新做人,當然就是真的要重新做人.

她擺出蘇慎慈式的微笑,跟她說:"小薇啊,上次的事情,對不起啊.

"我收回我說的話,阿慈的畫畫得真是太好了,我當時就是嫉妒,所以才出口無狀.

"現在我明白過來了,就是特意借著給蘇大哥道賀的機會,來給她道歉的."

邢小薇早已擺好了跟她干上的架勢,陡然見她軟綿綿地來了這麼一出,便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你說的這麼肉麻干什麼?你又打什麼鬼主意!"

戚繚繚笑眯眯地望著她搖頭:"你誤會我了,這可是我發自內心的贊美."

贊美自己有那麼難嗎?想聽,她還可以說出更多更肉麻的來呀.

她越過她,施施然進了園門.

邢小薇愣了一下,也追了上去.

身後也朝這邊走過來的二小姐蘇慎云見到邢小薇吃癟的這一幕,冷笑了下.

但看到戚繚繚的背影,她卻又疑惑地皺起了眉頭:"戚傻子的今天走路的姿態,怎麼遠遠地瞧著有些眼熟?"

……

戚繚繚甩開邢小薇進了園子,很快就走到了小宴所在的攢香樓.

攢香樓是一座兩層小樓,一面臨水,兩邊各有抄手游廊連接別的園景.

眼下各府前來的子弟小姐們正三三兩兩地聚著吃茶說話.

而當年的這個時候,她應該正在幫著蘇沛英招呼客人,而她今日穿的則應該是……

"繚繚!"

正站在樓下發怔,忽然就有異樣感覺的聲音震動了她的耳膜.

三步外一樹梨花下,站著個穿鵝黃色煙羅紗衣裙的少女,她應是剛剛小跑過來,尚有些微喘.

戚繚繚攥著手心……

面前,是一如二十四年銅鏡里那看慣了的面孔.而她眉眼之間不經意流露的那股倔強與年少輕狂還有無知無畏……

是她.

不用更多驗證,她也能肯定.

面前這個人,是十年前的她自己,她現在靈魂跳出了原來的軀殼,以旁觀的身份在看她.

像是她死後魂魄沒有歸入地府,仍在人世間回顧著她這一生,只不過落腳點挑在了十四歲.

而死後的她與死前的她,兩個來自不同時空的靈魂神奇地產生了交集.

……又有些像是在看著自己離別多年的親人,有由衷而來的親切.

但,終歸還是有些陌生.

每個人在看待自己的時候,都有幾分燈下黑吧?

明明你應該最了解最熟悉自己,但往往等你跳出燈影范圍一看,卻又不是這麼回事.

你以為你人前看上去應該是衿持或剔透的,是內斂或是熱情的,但往往呈現出來的又是另外一副面孔.

這股熟悉感令她分不清哪個才是真的她?

而這股陌生感又令她仿佛看到的是自己蛻下來的殼……

原來,前世呈現在外人眼里的她,是這樣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