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騷氣側漏


尤戚繚繚很迫切地想要見到蘇慎慈,這種心情大概只有她一個人能領會.

尤其當紅纓說蘇家沒給她下帖子的時候……

如果說蘇家所有的事情仍在按著原先的軌跡往前進,那麼她幾乎可以肯定如今的她還是前世的她.

因為換成任何一個別的靈魂替換她,都不可能還會發生一模一樣的事情.

蘇沛英照樣開了小宴,蘇慎慈也依舊沒給她下帖子,她有預感,她將要面對的蘇慎慈,的確就是十年前的自己.

而她,應該就是從十年之後,回到了十年前的既有世界.

……

黎容很快在王府里見到了燕棠.

燕棠正在整裝.

銅鏡里映出他的高大身軀,身上一襲玄色織錦繡蛟龍暗紋的修身袍子,頜下已束得十分工整的襟口,還在被他嚴謹地往里收.

聽完黎容的話,他手指停下,轉過身來:"你是說,她不但不肯還刀子,還要我帶她去蘇家?"

黎容頓首:"她是這麼說的.她說倘若王爺帶她去蘇家,那她就三天之內設法把刀子還過來."

燕棠目光就一寸寸地冷了.

這孽障平時傻不啦嘰的,被人蹭吃蹭買是常有的事,怎麼到他這里,她倒知道反過來跟他講條件了?

錢不還不要緊,他也沒指望靠訛她那點嫁妝本發財,不過是出口氣罷了.

但刀子卻不能不還他!

他說道:"我憑什麼相信她?"

黎容微默,硬著頭皮說:"姑娘說,王爺若不信,她也沒辦法."

燕棠臉色以看得到的速度黑下來.

這孽障難不成是看出來他的重點在刀子,所以才渾然無所謂地要挾他?!

不可能!她那麼蠢.

"打聽過了麼?"

深深盯著他看了半晌,他隱晦地問了句,然後轉回身對著鏡子繼續束襟.

"打聽過了,戚姑娘回府那天夜里,靖甯侯的確是從她手上沒收過一把匕首,據描述,應就是王爺落在戚姑娘手上那把."

黎容邊說邊上前遞荷包.

他信手把荷包奪過來自己掛上,鏡子里一絲不苟的他臉上看上去愈發有些陰冷.

如果戚繚繚是騙他的,那他有很多辦法從她手里把刀子拿回來.

可既然刀子是真的落在靖甯侯手上,他就只能先想辦法拿到它再說了.

畢竟靖甯侯絕非等閑之輩,而他與皇帝的行動又是絕密,如果讓他看出點什麼,他回頭少不了被皇帝數落不說,還有可能走漏風聲.

"讓她兩刻鍾後自己滾到岔道口的槐樹下來,過時不候!"

……

戚繚繚收到訊,隨即吩咐紅纓:"把前陣子三嫂給過我的兩紮熟宣和端硯,都包好拿過來."

紅纓吃驚:"姑娘真要去蘇家?"

這沒受邀還上趕去也太……

戚繚繚歎氣理妝:"是啊!我決定從今天起,浪子回頭,改邪歸正,重新做人."


靖甯侯對戚繚繚的嚴苛不是沒有道理的.

大殷朝禮教並不森嚴,像現如今這些將門,無論男女,只要沒有什麼了不得的病症,從小都要學武,如今整個軍營中女將不說到處都是,三五個也是有的.

戚繚繚從小有病疾,靖甯侯為讓她活久些,特意挑選了合適的武功路數讓她學.

可她只要稍微吃點苦,便就一大路的人怕她累著,來拖著她回去,武功因此半桶水.

憑著這半桶水武功,還有戚家一府男兒們在背後撐著她在外耀武揚威的侍仗,長到十四歲,她終于成為了人見人厭的存在.

杜若蘭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她會起心害她也跟她自己的張狂是分不開的.

要不是前兩日她一個不樂意就把她的功課給撕了,杜若蘭應該還不會斗膽干出鎖住她這樣要命的事來.

蘇慎慈獨獨不請她,自然也跟她的行為乖張分不開.

尤其憑她這種草包,居然還能得到包括戚子煜在內的那麼多戚家美男的疼寵,這簡直沒天理!

于是戚繚繚原本只有五分厭,在世人眼里,也被放大到了七分.

所以她不改善改善鄰里關系怎麼行?

……

兩刻鍾後她准時走到岔道口.

一眼便看到燕棠身姿筆挺地站在槐樹下,渾身上下嚴嚴實實好像生怕有騷氣側漏……

燕棠早就知道她來了,只是懶得理她.

這會兒感覺她兩只眼睛仿佛要蹦出來粘到他臉上,他終于忍無可忍射來眼刀:"戚繚繚,我雖然答應帶你去蘇家,但是你別想再打什麼鬼主意!

"總之三日之內,我要見到匕首.若見不到,我會直接去找戚子煜!"

自從經過昨夜,現在被她這樣盯著,他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不著寸褸!

戚繚繚笑了笑.

連戚子煜能鎮住"她"他都知道,看來對戚家了解頗多.

這麼說來,搞不好坊里各家情況他都知道.

既然如此,那麼他對蘇家情況是不是也比她想象中了解得更多?

……這位竹馬,藏得還挺深.

"還有,"正走著神,他又凝眉看過來,"你也最好不要在蘇家整什麼夭蛾子,今日是沛英的好日子,你若是敢亂來,回頭我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他眼底露出的寒光,令旁邊站著的紅纓和翠翹都不由抖了一抖.

戚繚繚不置可否.

轉而她笑了笑,伸手往他衣襟上自如地拂去:"天轉暖了,王爺火氣又大,穿這麼嚴實,可別捂出痱子來!"

……

黎容把戚繚繚引了給蘇府管事娘子後就走了.

管事娘子是蘇慎慈繼母姚氏的陪嫁,旁人看到戚二小姐都難免皺一皺眉頭,她卻不,只是微愣了一下,緊接著就眉開眼笑地引著她往園子去.

戚繚繚不用她引路,丟下她,輕車熟路地往蘇家後花園走.

蘇家是世宦,能夠夾在這大批當紅勳貴里的人家當然不會弱到哪里去.

但是這個時候邊關並不平靜,常有戰事傳來,武將受到重用,勳貴地位比文官強,還沒有形成文官牽制武官的局面,並且宦官權力也隱隱有壓制文官之勢.

所以,此時的蘇家門庭大歸大,家族實力上卻仍未到可以與勳貴分庭抗禮的地步.

六進的主宅帶東西跨院各四進,占地不謂不廣.

自老太爺下來子嗣不多,分家的人少,家業積累下來也就逐漸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