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生性豪放


戚繚繚前世里雖然也曾經在繼母的算計下挨過不少責罰,但是總歸身份擺在那里,不曾有過什麼太丟臉的時候.

眼下沒想到卻被原主那副稀爛的人品連累得顏面盡失,不但戚子煜不把她放在眼里,靖甯侯還把她當成了棒槌隨拖隨丟--

不過她也沒有太驚訝,畢竟她對原主的過去實在也很了解.

"父親息怒!"

隨後追進來的戚子煜忽然一掃剛才的怒容滿面,而變得溫和謙恭,甚至是在戚繚繚爬起到半路的時候,他還順手將她撈起塞到了身後.

"小姑姑一身塵土,看這模樣多半還沒有吃飯.她身子不好,父親不如且饒了她,有什麼話要訓示,回頭再說也不遲."

戚繚繚被他高大身軀擋住,居然連靖甯侯一片衣角也看不到了.

剛才頂門罵她的是他,這會兒忙著護短的也是他.

還沒等靖甯候開口,二哥戚南風隨後也滿頭大汗地趿著鞋子跑了進來:"還訓什麼訓?

"先回房先回房!都雞飛狗跳地鬧了半晚上了,呆會兒她再哭起來,誰來哄?你來哄啊!"

眾人都覺得有道理,紛紛打起圓場來.

"哭哭哭,闖了禍除了哭她還會干什麼?!"靖甯侯完全不吃他們這一套,忽然一伸手,自戚繚繚腰間抽出把匕首來,咬牙切齒地伸到眾人眼前:"你們瞧瞧,這是什麼?

"她一個小姑娘家家,居然帶著刀子大半夜地在外亂闖,她想干什麼?嗯?!"

大伙愕然.

要知道戚繚繚平時鬧騰歸鬧騰,但因為從小不學無術,所以家里是不大放心讓她碰刀劍的.

但眼下她身上居然還藏著這麼鋒利的匕首--在場都是行家,這玩意兒地不地道他們一望便知啊!

戚繚繚也沒想到靖甯侯一雙眼睛竟這樣銳利.

蘇家都是讀書人,前世里蘇慎慈嫁的那個人雖然也會武功,但是從來沒有針對她施展過,所以戚繚繚也沒有想到小心藏好的刀子就這麼輕松地被繳過去了.

那刀子可是燕棠的!……

在這一室僵持里,仍然還是有腦筋轉得極快的站出來幫她說話:"小妹帶刀子出門,這也是好事啊!

"就她那點三腳貓手段,要是不帶點武器防身,這麼大晚上的,咱們才越發該擔心呢.是吧?大嫂?"

二嫂楊氏碰了碰沈氏胳膊,沖她擠了擠眼.

沈氏剛剛看到小姑回來,還沒能說上句話就被丈夫拽著人到了這里,早就耐不住了:"知道大半夜了還不消停!是打算餓死她不成?!

"既是狠得下這個心,她每每發病的時候要死要活的,你又急什麼急!……"

沖沈氏這副爆脾氣就能猜出她也不簡單.

戚繚繚是老夫人四十歲上才生下來的次女,出生時長房二房都已經成親,就連侄子都總共已經出來了三個.

而戚老夫人生完她之後,到底因為年紀大了,身子狀況一度不太好,所以老侯爺就把小女兒交給了子媳照顧.

可以說戚繚繚就是哥嫂給帶大的.

而靖甯侯和沈氏作為長兄長嫂,付出的心血又比二房三房更多.

坊間都傳戚家生兒子不要錢,自長房接連生下三個兒子後,二房三房里也陸續各養下一雙,現在,戚繚繚已經擁有了七個侄兒,而且當中還有三個比她大……

總之,物以稀為貴嘛!

看厭了爺們兒的戚家上下,免不了就把戚繚繚捧成了小祖宗.

什麼姑嫂斗氣,什麼姐妹紛爭,在他們戚家並不存在.

靖甯侯被妻子數落得無語,想要再說戚繚繚幾句吧,一看她整個人幾乎被沈氏和戚子煜護得密不透風,便只好氣得指著他們一個個:"你們就可勁兒地縱著吧!

"等回頭沒人要了嫁不出去,看你們上哪兒哭去!"


戚子煜忙道:"請父親放心,小姑姑的婚事定然不會成問題的.就是搶,咱們幾個也得替您搶個妹夫回來!"

靖甯侯活生生被他們給氣冒煙了.

沈氏看他走遠才松開戚繚繚.

余者眾人也都長吐出一口氣,七嘴八舌地圍著戚繚繚問長問短.

沈氏搶在最先,伸手啪地打起戚繚磁肩膀:"死丫頭!你倒是上哪兒去了!"

……

最終,戚繚繚以在街頭看雜耍耽誤了回家時間,又因為沒帶錢,迷了路多繞了幾圈為由,把這事兒給囫圇圓了過去.

雖然漏洞百出,但是沈氏他們其實只要她能平安回來就好,也沒有人會真去追究她到底去干了什麼.

在長房里吃了飯,又洗漱乾淨,二嫂楊氏才牽著她回房.

又是一路數落……

從頭到尾戚繚繚就沒什麼表現機會,這樣的氛圍令她一直到躺在床上還覺得有些不真實.

夜里再沒有人來擾她,她在黑夜里睜眼靜默著直到天邊有了微光,才又歎了口氣幽幽睡去.

唯一郁悶的是燕棠的刀被靖甯侯沒收了……

……

燕棠回到王府,藥勁便逐漸散去了.

侍衛隨即迎了上來,他打了個手勢,直到進了房,關上門,才又示意他開口.

"皇上已經回宮了."侍衛道,"據查,先前施迷藥的女人本就是沖著王爺來的.

"是據咱們斷後的人傳回來的消息說,對方雖然沖王爺下了手,但是並沒有懷疑咱們的來曆,只把王爺當成了--"

說到這里他抬頭看了眼燕棠,得到一記眼刀後他又立馬勾首,說道:"皇上說王爺不必介意,他們越是誤會越好.

"下回咱們再去,便可爭取把他們在燕京的頭目給牽出來.

"皇上還說胡虜女人生性豪放,看到有中意的男子常常會不擇手段地掠取,這是常事."

生性豪放?

燕棠默不作聲地寬著衣帶,聽到這句手忽然停下,目光也不覺轉冷.

先前在小黑屋里摸他的身子摸得那麼穩當,戚繚繚那個孽障該不會就有胡虜的野蠻血統吧?!

他牙關不自覺地緊了緊,抬腳跨入浴桶.

侍衛暗覷著他,又斗著膽子道:"先前杜家那邊,該怎麼善後……"

浴桶里的他才剛緩下的神色立馬又泛起了寒意.

怎麼善後?

除了賠錢,還能怎麼善後?!

他能把戚繚繚給剁了扔到杜家去?

他抬起兩臂擱在桶沿上,磨牙想了半晌,說道:"讓黎容包兩斤燕窩,再拿兩盒活血的丹藥,此外再封五十兩銀子送到杜家.

"所有送去的東西全部作價,再翻兩倍價錢列單子,讓戚繚繚連錢帶刀子一道還過來!

"她要是不干,你就去找戚子煜,跟他說你昨天夜里看到她去賭坊了!"

要不是昨夜之事不便聲張--

他咬咬牙,活活將肚子里那股窩囊氣往下咽了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