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侄兒好凶


戚繚繚等到杜家門前的人散盡,默默看著手里的刀,也陷入了深思……

如果說先前在小破屋里她還只是初步意識到她已變成了另一個人,那麼燕棠的出現便實實在在提醒她不能不接受這個新身份了.

戚繚繚……

她站在岔道口,往左看了看,又往右看了看.

往左能去往大理寺少卿蘇士斟的府上.

那是她前世里的家,她以蘇慎慈的身份在那里生活了十六年.

那十六年里談不上什麼幸福,唯一的慰藉是疼愛她的哥哥蘇沛英.

但現在那個並沒有給她留下過多少快樂回憶的家她都回不去了.

她現在姓戚.

在離開蘇家八年之後再回來,她徹頭徹尾成為了外姓人.

那麼問題也來了,既然她也是蘇慎慈,那如今住在蘇家的,仍然還是十年前的她,是那個還不知道未來會遭受多少坎坷和磨難,最終以兩敗俱傷的方式赴死的蘇慎慈麼?

如果是的話,那麼也就是說她日後要與另一個自己朝夕相見了?

這個認知使得她激動起來,並且迫切地想去蘇家看看……

但急走了兩步,她又停下了.她到底已經不再是蘇家人,這大半夜的闖上門求見人家小姐……

她皺著眉,在路邊石墩上坐下,抱著雙膝望月,忽然不知該何去何從.

戚家于她來說相對是陌生的.

而前世里她的人生充滿了暗算,背叛,利用還有欺騙,如今的蘇慎慈正處在暗潮洶湧之中,未來等待她的還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雖然最終那些傷害過她的人都讓她全部給弄死了,也算是沒有讓別人占得什麼便宜,可是到底辛苦.

她的強悍,她的堅韌,也並沒有辦法抹去她二十四年生命里所承受的那些磨難.

她多麼想回到蘇家,去改變這一切……

"……姑娘?"

正環臂靜默,忽然身前就傳來且驚且喜的一道呼聲.

"真的是您?太好了!--姑娘找到了!姑娘回來了!"

面前的人看到她,連手里提著的燈籠也不顧了,立刻跳起來朝著靖甯侯府的方向揮起手來!

緊接著還沒等她從情緒里回神,幾個飛快趕到的丫鬟婆子,便不由分說地哭著笑著推著她往侯府方向走去……

靖甯侯府正值人仰馬翻.

戚家丟了個小姐,尤其又是那麼樣被人牽掛著的小姐,當然沒有一個是能定得下心來.

戚繚繚才剛被簇擁著到了門前,人們就一窩蜂的湧出來,有的她熟悉,有的不熟悉,但記憶都告訴她,這些都是戚家的家人和下人.

先前她還不太想那麼快面對這新的身份,現在是躲不掉了.看模樣她再不回來,戚家就得翻天了!

前世里她對杜若蘭惡整戚繚繚這件事內情不熟,但也知道戚繚繚死在街尾小黑屋後,戚家上下四處尋找證據,很快就查到了杜家頭上.

最後對簿公堂,武甯侯被免了軍職,一家賦閑,而杜若蘭也草草地被許了親事.

如果不是杜若蘭被草草許親,又或者不會影響到蘇慎慈--杜家在坊間地位一落千丈,導致杜若蘭瘋狂地把手伸到了毗鄰而居的蘇慎慈身上.

杜若蘭,就是前世第一個覷覦她所得的人之一,也是在蘇慎慈手下死的最早的一個人.

這一世里戚繚繚既然沒死,當然杜家就不會再遭遇那麼大的窘境.


杜若蘭未來就算仍然會出夭蛾子,總歸也不會因為戚繚繚的死而引發.

她忽然意識到,因為戚繚繚的存活,恐怕會有很多事情變得不一樣了……

被團團圍住的戚繚繚,也不知怎麼地就在人流的推擁下,轉移進了戚府大門,然後到了垂花門.

聽到耳邊人全是緊張她的聲音.

她驀然有些感慨,前世里,她可從來沒有得到過這麼多人的關注.

"姑娘呢?!"

一片嘈雜聲里,忽然就有異樣清越的聲音響起來.

門那頭很快出現了一個手扶寶劍的男子,十九歲,像新發的青竹一樣的年紀.

生得五官俊朗,高大而精壯.在身上披著的整副銀甲的襯托下,他看上去如同楊二郎臨世一般,俊逸非凡.

但此刻他雙目卻銳利如鷹,緊繃的臉上全是焦灼和慍怒.

因為實在英武,戚繚繚不免多看了兩眼……

她之所以能准確說出他的歲數,是因為這人是靖甯侯世子,戚繚繚大哥的長子,如今她的大侄兒戚子煜.

看這模樣,他應該是臨時從屯營里趕回來的.

"上哪兒去了!"

看到她,大侄子立刻就爆發了,身上散發出的隱隱怒氣也使得周圍人群瞬時安靜了下來.

她這位大侄子,不但年紀比她整整大四歲,居然就連氣勢也比她盛了許多倍……

"知不知道大伙擔心你?怎麼一天到晚地胡鬧!"

戚繚繚就算心里有准備,對相鄰了十六年的鄰居也不算太陌生,但突然之間被自己的晚輩這麼樣毫不留情的責備,也還是愣了愣……

正常來講,他不是應該在她這個姑姑面前恭恭敬敬地忙前忙後,並且趕緊打聽她這不是遇到了危險才是嗎?

這待遇……

從前怎麼沒看出來?

"你啞巴了!"戚子煜又大聲道.

她清了下嗓子.

但這事還真沒想好怎麼解釋.

杜若蘭先前是聽到她的聲音的,但她就算知道打她的人是戚繚繚,應該也不會傻到把真相捅出來,這件事只有戚繚繚來提的份,沒有她告狀的道理.

但燕棠既然把這事兒給扛了,那麼她也不便把實情說出來了.

"她人呢!"

正琢磨著,突然門那頭又有壓抑著的怒吼聲從遠至近傳出來.

她微怔,透過分開的人群,立刻就見到一對年約四旬的夫婦.

男的蓄著短髯,臉上有盛怒.女的高貴端凝,雖然也有惱意,但更多的是焦急和心疼.

這是戚繚繚的大哥靖甯侯戚北溟,以及她的大嫂沈氏.

後面還跟著有哥嫂與一眾侄子,一下子也認不了這麼多.

"跟我過來!"靖甯侯看到她後二話不說,拽著她胳膊就進了二門.一路腳步不停地到了佛堂,再然後一撒手,便任她跌倒在蒲團上!

"老實交代,到底上哪兒野去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