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有個男人


戚繚繚伸出手指,撫向身畔男人黑色面巾下露出的這方下頜.

線條利落,棱角分明,皮膚細嫩而光潔,雖略略有了些許胡茬兒,但是被打理得極好,不仔細,幾乎感覺不出來.

不像是尋常殺手……

她眉頭微凝,忍不住將拇指和食指拈住布巾的一角,想要看看他整個臉.

"想死?!"

那緊閉的薄唇突然啟開,聲音冷如冰,卻意外有些後勁不足.

她眉頭更緊了一點.因為這聲音聽起來略有些耳熟……

她這具身子已經換了瓤.

半個時辰前她還叫做蘇慎慈,還在十年後的楚王府里下令讓一府側妃侍妾全給她陪葬.

半個時辰後她就回到了十年前,但還不是回到她原來的身子,而是重生到了她同坊而居的鄰居,靖甯侯府的小姐戚繚繚身上.

戚繚繚被人整蠱,關到了這間破屋子里,她有胎里帶來的哮症,驚慌之下被牽發,死了.

再睜開眼,已經裝著她蘇慎慈的魂.

根據戚繚繚的記憶,是同住在她們泰康坊的鄰居杜若蘭想害她,想把她在這里關上一整夜.

沒想到她一夜還沒過去,人已經死了,而不知怎麼,醒來後她身邊就多了這麼個男人.

她擁有戚繚繚的記憶,但是卻沒有任何關于這男人何以出現在此地的線索.

起初她懷疑是杜若蘭故意安排在這里害她的,不過根據她對她的了解,她就算想要以這種事來毀她的名聲,也不可能會找個這樣妙的人.

她要找,也定然是街頭豬肉檔里的那種粗莽屠夫.

那麼,他難道是意外闖入?不能動,是受傷了?

她盯著一動不動的男人看了會兒,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你傷在哪里?重不重?"

如今時期的戚繚繚還是個十四歲的少女,能力有限,如果他傷重的話,那他只能直接去死了.

要是不重,那就最好趕緊起來,幫她一起打開門離開這里!

她溫軟的掌心不經意地壓在男人左胸上,纖纖玉指微微散開,完美地罩住男人那一片堅實的隆起.

男人胸脯緩緩起伏了一下,渾身就有寒意散發出來.隨著他呼出的粗氣,覆在臉上的布巾也被吹起了一角,露出他大半個鼻子.

戚繚繚暗暗咂舌,這鼻子又直又挺,挺高的角度還那麼完美,簡直沒天理!

但他明明這麼不待見她,卻還不動彈,這不合常理.

男人以不是很舒服的姿勢躺在土炕上,她剛才推他的時候並沒有聞到血腥味,看來受傷的可能性是排除了.而且就算受傷,動動手腳的力氣也還是會有的.

既然沒受傷,還一動不動,那就很可能是中了什麼毒之類的暫且使不上勁.

……不管了,她得先逃出去.

她掃視了周圍一圈,下地拿起屋角的一根廢棄鐵棍,插進鎖住兩邊門板的鐵鏈之中,然後順著一個方向扭轉起來.

如果力道夠大,嵌進門板里的鐵鏈是能夠被扭下來的.

前世里戚繚繚就是死于今夜,她承襲了她的記憶,不知道她的病症有沒有承襲.

如果萬一她最後還是死在今夜里,她豈不白白重生了一回?她定然得想辦法出去的.

不過她顯然低估了杜若蘭他們的決心.

靖甯侯府是大殷有名的將門,戚繚繚會武功,所以杜若蘭他們防著她逃出,特意把門鎖換成了鐵鏈.

可重生的蘇慎慈不會武功,拿它竟沒有辦法.

她彎腰撐著膝蓋喘氣,然後就把目光落到了男人身上.

不管怎麼說,他穿著夜行衣,一定是個練家子.

想了想,她便就伸出手,落在了他腰上.


男人肌肉陡然一僵:"滾!……"

戚繚繚只當沒聽見,淡定地順著他腰際摸索著.

她五指在他緊實腹肌上游走著,忽略掉那股僵硬和顫栗,在指尖觸碰到某個硬物時,就停了下來.

"找到了."她懶懶地從他懷里掏出兩顆桂圓那麼大小的彈丸,聞了聞:"用一顆還是兩顆?"

她知道行走江湖的人,往往都會在身上放一兩顆霹靂彈之類的火器,以便在危境之中解除困局.所以雖然美色當前,但她眼下還真沒有什麼別的想法.

男人被遮住了眉眼,看不見,但卻也猜得出來她指的是什麼?

他繃緊的身子在停頓了一瞬之後,不著痕跡地松下來.

但是一想到這霹靂彈原是貼身藏在懷里的,須得接觸到他中衣才能拿到,他那才剛剛歸位的熱血便又迅速集結到他腦門--

"說話呀!"戚繚繚又懶洋洋地推他的胸.

他胸肌在顫抖,後槽牙也在顫抖:"一顆就能破石門,兩顆你想當炮灰嗎?!"

戚繚繚便又猶豫了.

他們所處的位置離門不遠,而且屋子這麼小,如果一顆就能破石門,那麼回頭豈不是他們也得受傷?

男人察覺到她的意圖,也開始沉默.

他不能再跟她呆下去了,這人簡直無恥!

他屏息半晌,說道:"我身下的磚縫里有把匕首,拿來把窗戶剁開!"

雖然拿刀剁窗是最笨的法子,可眼下她分明是個窩囊廢,也不能寄予她別的希望了.

再說有件事讓她做,起碼她也沒空對他動手動腳!

戚繚繚依他的話,從磚縫里摸出一把三寸來長的匕首.

匕首拿在手里沉甸甸地,應該不是尋常物,但是刀柄上沒有任何紋飾,看得出來此人行事甚為謹慎,不像是會輕易落什麼把柄在人手上的人.

她回頭看了看那宛如兒臂粗的窗戶柵欄,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可是一個穿著夜行衣出來偷雞摸狗的人,還跟她裝什麼純情呢?

她揚唇,刀在他胸口輕輕一拂:"知道了."

男人目光陰寒,身子繃得像要爆炸.

戚繚繚對他的能怒而不能動感到很滿意,走到窗戶下,猛力剁了起來.

她有刀子和火器在手,倒不怕一只弱雞能奈她何.

只不過窗戶是完好的,門是先前杜若蘭他們鎖上的,男人定是他在她進來之前就已經進來了.

如果他是燕京本地人,那他很可能也從杜若蘭他們的對話里認出了她是誰.

但在她恢複意識之前他又在臉上倉促覆了面巾,明顯是不想她看到他的臉.

那麼,結合她先前所察覺的熟悉感,難道說,這個人也會是戚繚繚所認識的人?

他眼下最擔心的是被她看到臉,他不想暴露身份,那麼只要不觸及他的底線,她就是安全的,她篤定.

男人聽著她剁窗戶的聲音,也試著動了動手指頭,已經有知覺了.

戚繚繚揮汗如雨地砍掉了三根窗欄,喘息比試了一下寬窄,再扭頭看了眼炕上,竟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雙腿已經屈了起來,手臂也在緩慢地挪動,雙手伸到腦後,正在給他自己系著蒙面巾.

他這樣抬手的姿勢,便將他的寬肩窄腰全部突顯了出來.

長得美,還有副好身材,世間可少有這樣的尤物……

"刀!"

走神的當口他竟然已經下地站穩,並將手伸了過來.

這一站立,竟又突顯出他英武的身軀,隱隱透著讓人腿軟的傲然氣勢.

戚繚繚微頓,忽然利落地從窗口鑽出去,隔著窗戶沖屋里的他笑著揮了揮刀:"先幫我個忙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