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我對你,真是越發的好奇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確定?"袁泉這下才是傻了.

如果說之前權睿總是處處維護江月夕已經足夠讓他閃瞎雙眼,那麼現在轉讓股份這話一出,袁泉就驚訝的下巴都掉了千百回了!

易康寶雖然是才成立的,但是從一開始權睿就非常看重這個項目,當初也是斥巨資來打造的.

當然這只是一個前提,現在的易康寶還沒有上市,等到將來上市了,每年的收益那肯定都是相當的客觀啊!

而這麼大的一顆搖錢樹,權睿竟然說給別人就給別人了?

果然,有錢就是任性.

反正袁泉是覺得自己傻了,腦子都有些僵硬了.

權睿卻沒所謂的點了點頭,他輕松悠然的樣子,仿佛並不是把一個超過幾十億資產的東西給了別人,僅僅只是把自己手上的一個小物件送人了而已.

"著手去辦.順便,樓下的事情你解決了.夕兒累了,我帶她回去."

"可是……權少,今天的發布會很重要,你要是不出席,那怎麼……"

"我就算是走了,易康寶的合作,也一個不會少."權睿又堵了一句回來,轉而回到白染的身邊,垂眸看著她有些蒼白的臉色,好看的眉,不自覺的皺緊.

宋丞玦之前就給白染檢查過了,所以現在能算是複查.

她的身體沒有問題,只是麻藥的後勁還沒有散,再加上她本來之前就有點喝醉.

宋丞玦倒是沒什麼擔心的,白染大概睡上這麼一覺,明早起來就好了.

只不過……

他方才也聽到了權睿和袁泉的對話.

權睿要把易康寶這個新公司,給染染嗎?

他們兩的關系,看來真的和傳言中……

宋丞玦還沒有來得及想到更多,這邊權睿就已經開了口.

"怎麼樣?她沒什麼事吧?"

聞言,宋丞玦這才點頭,"只是有些喝醉了.之前吸了一口麻藥,身體才會軟綿無力.休息一晚,就好了."

"麻藥?"權睿本能的抓住宋丞玦話語中的重點,狹長的鳳眸瞬間就眯了起來.

難怪白染會一而再再而三是的暈過去,看她的樣子,意識完全清醒,一點也不像是喝醉的樣子.

竟原來……是吸了麻藥?

"是的.徐家的藥廠最近研發了一種新型的藥物,粉末狀.只需要吸入一兩口,便可立刻麻痹中樞神經,終止人體的行動."宋丞玦點頭,他對這些事情還是有所了解的.

徐成林家是賣藥的,他的當醫生的.

兩種職業之間,本身就有所牽連.

"徐成林……"權睿眯眼重複著這三個字,複才又低頭看向仍舊沉睡的白染.

徐成林給她用了麻藥.

在意識不清的狀況下,徐成林肯定是想要對她做點什麼.而她,憑借那樣的身體,還讓徐成林受了傷嗎??

權睿想起來之前徐成林拉著江月萍的時候,他手背上的幾個窟窿.

血已經凝固,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新傷.

白染.

我對你,真是越發的好奇了.

明明是那麼柔弱的一個女孩子,卻偏偏有讓人猜不透的堅強內心.

與我所曾見過的任何一個女孩,都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