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倔強起來,還挺可愛.
"我自己可以走."白染倔強的說著,她極力的側開自己的身子,想要最大程度的拉開自己和權睿的距離. "倔強起來,還挺可愛."權睿卻微微一笑,並不理會她,繼續朝著房間內走去. 聽了他的話,白染臉上又是一僵. 她真是,越來越弄不明白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你……" 她開口,話才說了一個字,就被權睿放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白染頓了片刻,心想真好,他終于放下了自己. 可是這樣的想法也剛不過才一秒,再回頭,竟發現權睿並沒有離開. 他是把她放在了床上,可他仍然保持著和她極其近的距離. 不足二十厘米. 白染瞪大了眼,不知道權睿想要做什麼. 奈何她的身體也沒什麼力氣,想要起身離開,身體也不聽使喚,只能這樣堪堪的躺在原地. 權睿卻還覺得這樣的距離太遠,他俯身,湊近了去打量她. "徐成林,對你做了什麼?" 聞言,白染才驀地放松. 原來,他是在意這個問題. 她坦然,"如你所見,他做了什麼的人,是江月萍,不是我." 顯然權睿對她的這個答案並不滿意,他皺了好看的眉,再一次壓低身子,與她前額相抵. "你的手腕上,青紫一片.如果我沒有記錯,我們來這里之前,你的手上還是好好的.至于徐成林,他的手背上,明顯有四個被指甲摳出來的痕跡."權睿一邊說著自己觀察到的東西,一邊抬起白染的手腕,將那一片青紫的地方,暴露在白染的視線中. 他這是拿了證據在她的面前,讓她無從逃避了. 白染並不想提起這個話題. 可他就這麼壓著她,他的氣息如此逼人,他的目光如此銳利…… 她忽然生出來一種錯覺,若是她不回答他的問題,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也罷. 反正事情都發生了,他想知道,那麼她告訴他也無妨. "江月萍讓徐成林來……後來是丞哥哥救了我.正好袁泉也上來了,我就讓他幫我個忙." 挺複雜的一些事情,白染卻完全化繁為簡了. 簡簡單單一句話,就把她的剛才經曆的一切都給形容了. 聽了白染的話,權睿也差不多能夠還原當時的場景. 不過,眼下重要的也不是這些. 重要的是…… 她口中的丞哥哥…… "丞哥哥?他救了你?" 白染點頭,"恩.幸虧他來了……" "你跟他什麼關系?"權睿眯了眼,漆黑的眼眸中,染滿了危險的氣息. 聽出來權睿話語中的威脅,她回眸,又看他. "為什麼要告訴你?"她竟然,出乎意料的,拒絕了回答他的問題. 其實在白染的世界里,是權睿的出現,才讓她的母親有了生還的可能,也是權睿的出現,才讓她有了反擊江家姐弟的機會. 她本不應該忤逆他的. 可……聽他這麼在意丞哥哥,她忽然覺得好玩,並不想這麼快就告訴她. 也或者是因為她又開始覺得渾身無力,意識慢慢的開始消散,所以才會那麼肆無忌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