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她,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驚慌失措的拉動被子的時候,江月萍這才看清楚,自己身邊還躺了一個男人!

而且那個男人還不是別人,正是她之前指使了,讓他去玷汙白染的徐成林!

怎麼……怎麼現在變成是她和徐成林躺在一起了!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江月萍大叫之後,江浩才即刻回過神來,不可置信的盯著她.

剛才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可是仔細一看,又發現根本就沒有看錯!

這就是他的三妹,江月萍.

"小妹,你……你這是在做什麼?你還要不要臉?!"江浩也是被氣急了!

這里這麼多人看著呢,他小妹的名聲,這樣可就完全被毀了啊!

"哥……大姐,我……我也不知道……我怎麼……"囂張跋扈的江月萍此刻也被自己驚呆了!

她之前,明明是看到了一個帥哥,之後不知道怎麼的就暈倒了,怎麼會醒過來,就躺在徐成林的身邊了?

而且這周圍這麼多的人,到底是鬧的哪一出?

至于江邦媛……

她不愧是大姐,到現在都還十分的冷靜.

她冷漠的看著江月萍,又看著徐成林,心下便知道了.

白染那個小賤人沒有中招,而且她不僅沒事,居然還拉了她的小妹墊背!

小妹智商這麼低,就算是被人整了,估計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看樣子,她還是小看了白染.

與此同時,一直全程看戲的權睿,才緩緩的拿出袁泉遞給他的一張小紙條.

上面只有很簡潔的一行字.

字體非常的娟秀.

落款是一個陰險的表情.

權睿當時看到這張字條的時候,心里也就大致的明白過來了.

袁泉是直接和他見面的,有什麼話可以直接告訴他.

可是他沒有,他選擇了用紙條.

那麼也就說明,這個紙條是他替別人傳達的.

這個別人,只能是袁泉本應該去找的白染.

只有她,字體才會如此的娟秀,而且還這麼調皮,寫一句話,還配了個表情.

陰險的,又邪惡的.

權睿一眼就看出來了,白染應該沒有出事,而馬上要出事的,是另有其人.

所以他才會開口,將所有人帶上了二樓,配合著袁泉的表演,順便也好看看,他的小野貓,到底准備了什麼好戲給他看呢?

她,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做的好.

漆黑的眼眸中,閃耀著比星辰還要璀璨的光芒.

本以為只是找到一個看的順眼的妻子,沒想到,他是撿到寶了.

全場陷入僵局.

到這個時候,壓軸的主角,才要登場.

白染已經去洗手間整理了一下自己方才被弄亂的頭發和禮服.

麻藥幾乎過去了百分之八十.

雖然肢體還有些僵硬,但是行動已經沒什麼阻礙了.

宋丞玦告訴她,那是麻藥的後遺症.

接下來的兩天,她的行動可能都會比較遲緩一點.

不過這樣也沒事,重要的是現在,她得出去驗收一下自己的成果了.

白染深吸一口氣,站在包房的門口,一身淡紫色抹胸長裙,高貴淡雅,幽然飄渺.

"權睿,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