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不過就是一死,怕什麼!
頃刻之間,指甲便沒入徐成林的手背! "啊!"徐成林沒忍住的一聲慘叫! 活生生的血肉,就這樣被指甲強行分離! 那樣的疼痛……幾乎沖破四肢百骸. 劇烈的,波及心髒的疼痛感,瞬間沖破徐成林的大腦. 他發了瘋一樣的失去了理智,抬手便將白染用力的甩開! 這個瘋女人,竟然還有這麼大的力氣! 男人和女人始終還是有區別的. 徐成林這麼一用力,白染整個人就完全被扔了出去. 她的身體還有些麻木,基本使不上力,順著床邊,就摔到了地上! 可是白染卻一點也不覺得疼. 這樣更好! 這樣她就離那個人渣更遠了! 右手的力氣好像已經開始恢複,白染隨手抓了一下身後的東西,也不知道是抓了個什麼,只覺得有棱角,還有些分量. 她偷偷的把那個東**在身後,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就那樣不服輸的盯著徐成林. 他要是再敢過來,她就和他玉石俱焚! 徐成林抱著自己的手甩了好幾下,疼痛還是沒有減少,他又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背,發現上面已經被白染掐出了四個窟窿! 真沒想到,這個女人還真的挺狠的! 徐成林的征服欲一下就被挑逗了起來,他啐了一口,大腦里被疼痛刺激著,膽子也比平日里大了不少! 他一步步的朝著白染走過去,雙眼赤紅,宛若地獄中走來的惡魔. "我的乖染染,沒想到你還有如此剛烈的性子?哼!動不了了吧?我本來不想對你怎麼樣,現在看來,不糟蹋了你,都對不起我的手!"徐成林大吼一聲,就朝著白染身上撲了過去! 他就不信了,對付一個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難道他還會失敗嗎? 呵…… 可,注定了一無是處的人,就是不管做什麼,都不會成功. 徐成林這麼撲過去,白染就捏緊了自己藏在身後的東西,她已經准備好了和他玉石俱焚了! 來吧!不過就是一死,怕什麼! 不過這一次徐成林都還沒有撲到白染身上,房間的門刷的一下被人打開,然後有人大步流星的走進來,一拳頭重重的砸在了徐成林的臉上,砰的一下,將他打倒在地! 突變來的這麼快,白染也愣了一下. 很快她就抬眸,看清楚了來人是誰. 淺藍色的襯衣,頎長的身姿. 像回到童年里無數個日子里,自己被欺負的時候,總有那麼一個人,願意擋在自己的跟前,保護自己. 是宋丞玦. "丞哥哥……你……你來救我了……"白染呢喃著,緊繃著的情緒終于放松下來一點. 好了,這就好了. 有丞哥哥在,她什麼都不用怕了. 宋丞玦聽到白染的話了,他撂倒徐成林之後,立刻一個箭步就沖到白染身邊,給她檢查了一下身體. "染染你怎麼樣?有沒有哪里特別不舒服?" 白染有些虛弱的搖頭,"我沒事.他給我吸了麻藥,我有點暈." "該死!他竟然敢!"宋丞玦暴喝一聲,將白染抱到床邊,回頭又沖過去,伸手緊緊的揪著徐成林的衣領,拳頭高高的揚起,眼看著就是一頓暴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