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很快,很快就結束了…
袁泉剛才可是有看到權睿對這個女人的與眾不同的,于是連帶著他對這個女人也上心了一點,見她這迷迷糊糊的樣子,就讓人帶她去了二樓的包間. 反正她這個樣子估計也撐不下去,干脆讓她上去好好休息一下好了. 只是白染前腳剛進了vip包房,後腳就被徐成林跟了去. 白染喝醉了,走的不快,再加上徐成林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白染去了二樓. 白染轉身,正准備關門,徐成林就擠了進去,一把抓住白染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快速的關了門. 不勝酒力的白染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反抗,抬眼之間,才發現原來是徐成林跟了過來! "你要做什麼?!"白染本能的大聲呼救,她現在腦袋是還有點暈,但是她還能看清楚眼前的這只禽\/獸到底在做什麼! 徐成林一聽白染居然開始大叫起來,趕緊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生怕她的聲音會被周圍的人給吸引過來. 可……就算剛才白染大叫了一聲,這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之前就說過了,權大公子財大氣粗,可是把這整棟樓都給包了下來. 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在一樓,二樓根本就沒什麼人,除了白染和徐成林. 所以,如果白染自身不能反抗,那麼不管徐成林即將要對她做什麼,她都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染染,你別鬧!很快,很快就結束了!"徐成林的力氣忽然變的很大,大概也是因為他從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第一次做,看到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被自己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一切,感覺都是那麼的新奇! 徐成林從懷中掏出來一張帕子捂住白染的口鼻,上面粹了麻醉劑,吸進去之後會立刻麻醉人的神經中樞,終止所有的神經反應. 徐家旗下有藥廠,徐成林想要搞到這點東西一點也不困難. 盡管,這點藥,他本來是想拿來用在江月萍身上的. 這樣,等到江月萍乖乖的時候,他把生米煮成熟飯…… 結婚的事情,不就水到渠成了嗎? 他其實就是想要抓緊江家三小姐,好挽救自己家族的企業. 如果沒有新的資金流入,他家的藥廠,也只有面臨倒閉的危險了…… 沒想到,這隨身帶著的藥,最後卻是用在了白染的身上. 還真是因果循環啊…… 白染本來腦袋就不是特別的清醒,這會兒又吸了兩口這什麼麻醉成分的東西,大腦就更暈了. 全身無力,軟軟的栽倒在地上. 徐成林見到這樣的白染,劇烈跳動的心,終于安分了一點. 大概是覺得自己已經得手了,所以也沒了方才那麼的緊張. 他彎腰,將白染抱到了寬大的床上,然後伸手,想要拉開她晚禮服的拉鏈. 夜,越發的黑了. 一樓大廳內,來參加環球子公司慶生會的人,幾乎已經到齊. 袁泉主持著整個場子,開場白已經說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讓權睿上台說上兩句話,狂歡就可以正式開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