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被利用的價值


白染微愣.

她被他突如其來的溫柔所震懾到了……

這個男人,比她想象中的要危險多了!

他方才的樣子,讓她有一秒鍾的錯覺,以為他真的是那般的溫柔.

可在下一秒,當白染從他那雙清淡如水的眸光中察覺到些許的戲謔的笑意之後,她便立刻明白了.

他之所以會突然對她這樣溫柔,是為了做給江家姐妹看的吧?也是做給在場所有人看的吧?

雖然白染不明白為什麼權睿不想娶江邦媛,可也正是因為這樣,她這個私生女才有了被利用的價值不是嗎?

想到這里,白染臉上又是淒楚一笑.

看,就算是身份卑微的私生女,也是有可以被利用的地方啊……

白染這麼淒淒一笑,也被權睿洞察.

修長的眉,忽而皺起來一點.

他看出了她心底的悲傷,哪怕只有那麼一瞬之間.

不過還不等權睿繼續觀察清楚那些悲傷到底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白染又非常上道的開始配合權睿演戲.

"那你可得和某些人解釋清楚了,不然人家會錯了意,可到處姐夫姐夫的叫著……"

白染的話,並沒有指名道姓,甚至都沒有夾雜一個髒字,但是卻足夠讓全場的人都明白過來,她口中的那個某些人是誰.

在場的人都看了看江月萍,捂嘴笑了起來.

大家都在等著看這個人的好戲呀……

"你!"江月萍知道白染是在說自己,再聽周圍這些人的小小,心里又是繃不住了,指著白染就要繼續撲上來.

這一次她腳下才方一動,手上就被抓住了.

是江邦媛.

她拉著江月萍的手,低喝一聲,"小妹,別鬧了!趕緊跟我一起去換衣服!"

"可是姐,是那個小賤人……"

"閉嘴!跟我走!"

大姐始終還是大姐,江邦媛一出來,江月萍立刻就不鬧了,乖乖的就跟著江邦媛走了.

走之前,她還非常憤恨的瞪了一眼那個潑了自己紅酒的女人!

江家的姐妹兩退場了,整個會場,又成了權睿的地盤.

他擁著白染不盈一握的腰肢,游走在整個大廳之內.

這里不少人都想和權睿攀上交情,都想和環球集團有點合作,有點瓜葛.

他們都紛紛來和權睿寒暄幾句,有的也敬酒,偶爾權睿會和他們喝兩杯,連帶著白染.

不過白染的酒量始終也沒有權睿的好,才喝了幾口而已,整個人就有點暈了.

小時候媽媽就不給她喝酒,她真的很少喝.

幾杯酒之後,她就找了個借口離開權睿的身邊,挑了個不起眼的小角落坐下來,伸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權睿今天秀恩愛的目的也達到了,再看這女人的酒量也實在不行,就沒有勉強她.

白染才坐了一會兒,正覺得口干舌燥的時候,面前的桌子上,就很是時候的出現了一杯白水.

"染染,喝點水吧."

來人是徐成林.

白染沒有抬頭,光是聽這個聲音,就聽出來了.

畢竟是曾經訂婚一個月的人,要想讓聽不出來,還真是有點困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