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和我有婚約的人,不是你嗎?
權睿知道,他既然選擇了白染,那麼,白染就必須要做配的上他的妻子. 權家的兒媳婦,本也不是那麼好做. 此刻的白染,還沉浸在權睿所制造的疑惑中. 從小白染的生活就不太平,她記得很小的時候,自己是經常跟著媽媽東躲**. 當時她不知道那是為什麼,後來長大了一點,懂得了小三和私生子這些字眼的意思的時候,她知道了自己的媽媽是別人的小三,而自己,正是那所謂的私生子. 雖然這樣的身份並不光彩,她也曾經有一段時間的困惑. 為什麼自己的媽媽是小三呢?為什麼自己是私生子呢? 為什麼自己和媽媽就不能有一個正常的家庭呢? 無數次的,白染都這樣問過自己. 那段時間,她會莫名的跟媽媽發脾氣,會莫名不回家吃飯,會故意不去學校……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媽媽努力的生活,也看到江家的人送錢給她,可她卻不要. 媽媽是靠自己的雙手,走到了今天,並且給予她的愛,絲毫沒有少過別人的媽媽. 就那麼一瞬間,白染想明白了. 不管別人怎麼說,不管自己的母親在別人眼里看來是多麼的于世俗所不容. 可她是自己唯一的母親啊…… 這樣,就足夠了. 再後來白染長的更大一點了,見到江遠山的時間也就更多. 在白染心里,這個偶爾才能見到的爸爸,其實很愛母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不能把母親接回家,但是小小的她,還是能夠理解,爸爸對媽媽的愛,很深很深. 而媽媽甯願在三江市東躲**,也不願意離開,也只是為了能和爸爸生活在同一個城市,僅此而已. 所以,那到底是什麼人不願意讓母親留在這座城市呢? 白染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江遠山的妻子,也就是江邦媛,江浩,江月萍的母親,孫蓉. 這個女人也是三江市的名門之後,白染以前經常見到她. 孫蓉對白染並不好,畢竟白染是江遠山和別人的女兒,她也沒有理由對白染好. 但是孫蓉對白染的態度,豈止是不好,甚至已經到了苛刻的地方. 每次孫蓉見到白染,必然要羞辱她一番,順便也罵罵白若蘭是個不要臉的賤貨. 這對年幼的白染來說,真是個不小的傷害,所以白染每次見到她,都只叫孫二娘. 大概也是出于孫蓉對白染的丑視,導致江家的三個孩子,個個都在排擠白染. 回憶完這些東西,白染想,她大抵知道了會是誰對母親下的手了. 臉上露出了然的笑,白染仰頭看向權睿,忽然覺得,她得跟他好好的商量一件事情了. "權先生,你和江家大小姐的婚約……怎麼辦?" 他說要和她結婚,但是他本身也是有婚約在身. 總不能重婚吧? 聞言,權睿只是微微一笑,"從小和我有婚約的人,不是你嗎?" 他沒有直截了當的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扔給她另外一句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