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一丈之內,為丈夫.
反正都是要結婚的關系了,親一下又有什麼關系呢? 況且,還是這樣帥氣的男人,于她而言,還是大賺了一筆不是嗎?! 說實話,權睿倒是被這樣的白染給嚇了一跳. 方才她不是還很害怕的樣子嗎?膽小的好像只要他說話大聲一點,她都會被嚇哭. 他說的那些話,其實也是料定了她不敢.所以他才會想要調教她,讓她和他之間的相處能夠快速的熟悉起來. 畢竟是要在外人面前裝作恩愛夫妻的,要是連這點默契都沒有,那不是等著給別人笑話的嗎? 可…… 在他料定的事情之中,卻沒有得到驗證. 看起來那麼孱弱的她,竟然,抬眸沖他笑的那麼自信,然後…… 在他詫異的目光中,吻在了他的唇角. 他知道她是極美的,並且也知道她身上的馨香,也正是他所喜歡的味道. 然而,他唯一沒有料到的,是她的味道. 她的唇,溫熱,柔軟,吻著他的時候,有一種奇異的感覺,流遍全身. 她整個人都應該屬于他不是嗎? 所以…… 幾乎是下意識的,權睿沒有絲毫的猶豫,低頭,微微張嘴,含住她的唇,想要加深這個吻. 她的味道,他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了. 察覺到了權睿的動作,白染卻偏了頭,錯開了他的吻. 她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並且也感覺到了他的主動. 下意識的,她拒絕了. 呼吸微微有點不穩,白染的目光極其不自然的看向一邊,努力的想要化解此刻的曖昧. "好了,你現在可以說說我媽媽的事情了." 言下之意就是,她已經按照他說的做了,那麼,接下來也正是他應該兌現承諾的時候. 聞言,權睿猛的愣了一下. 她這話的意思是…… 原本是想挑逗一下她,結果反被挑逗了嗎? 權睿看一眼白染那粉嫩的雙唇,猶豫了片刻,便強行壓下心頭的那點小火苗. 不過他讓舊沒有松開她. 他喜歡這樣的距離,他和她之間,距離的這樣近,他的身體,挨著她的. 一丈之內,為丈夫,說的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呵…… 看來他的身體比他想象中更快的熟悉了她. "gee查了你們家小區的監控,正好事發的那段時間的片段被人事先剪走了.你說……這是巧合呢?還是人為?"權睿的語速有些快,故意加重了語氣,並且說的十分的邪惡. 他可是記得她方才的挑逗的! 權睿的語氣也著實是嚇到了白染. 她屏息,"你是說……可能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然後剪走了監控?" "也不是不存在這樣的可能."權睿的話說的不絕對,他手上也沒有證據,自然不能說什麼絕對的話. 但,也僅僅只是說到這樣的份上,也就足夠了. 果然,下一秒權睿就滿意的在白染的臉上看到了濃重的疑惑. 生活,就是要有這樣的突然襲擊,才夠有滋味,不是嗎? 平平淡淡的生活,可激不起一個人的斗志,也無法磨練一個人的心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