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吻我,就告訴你.
g,更新快,無彈窗,!

她有點怕對上他那雙幾乎可以看穿她靈魂的雙眼.

白染這害羞的小樣子,看在權睿的眼中,真是可愛的緊.

他忍不住揚了邪肆的唇角,伸手把玩著她垂落在胸前的一縷發,纏繞在指尖,一圈接著一圈.

"怎麼?這就怕了?昨晚在江家賭桌上,不是還一副盛氣凌人,碾壓全場的樣子?"權睿說著,又想起昨晚,她桀驁不馴的在草地上找著屬于自己的東西,又在賭桌上和他配合的天衣無縫.

那樣的一只小野貓去哪里了?

被權睿這麼一說,她似乎知道了他並不想對她做什麼,于是也就放松了一點,小聲的嘟囔,"昨晚我又沒欠你錢,也沒欠你人情."

都說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軟,她現在還怎麼敢對權睿盛氣凌人?

"是嗎?"權睿挑眉,有點不太清楚她的邏輯,"我幫你也是有條件,等于是各取所需,你其實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畢竟也是要過一輩子的人,你做好自己即可."

"我……"白染有點消化不過來他一下子說這麼多的話,神色有些遲疑.

他的意思是,她在他面前的時候,不用那麼拘謹是嗎?

而且他方才還說……

是要過一輩子的人.

她聽到了.

他的意思是,他和她的婚約,可以就這樣永遠的持續下去是嗎?

那麼她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他是真的看重這一樁婚姻,並不是在鬧著玩的?

白染失神的這麼一會兒,權睿又再一次俯身,眯眼打量她.

"如果我告訴你,你母親的事故,並不是一個意外,你會怎麼做?"

這事兒,權睿還是覺得,有必要讓白染知道一下.

如果這樣做,能勾起她對江家姐弟的憎恨,那又何樂而不為呢?

他要的,就是能夠看到白染和江家姐弟互相牽制.

果不其然,在白染聽到這話之後,腦袋里瞬間空白一片.

"什麼意思?不是意外,那……"

後面的話,白染沒有說出來,因為那樣的可能性,著實太可怕.

"吻我,就告訴你."

他成功挑起她的求知欲,又成功威脅了她.

白染著實被權睿這話給驚呆了……

她看著他,認真的看著他的雙眼,努力的在思考他方才話中的可信度.

堂堂的權家太子爺,叱咤風云的環球boss,竟然……用這個來威脅她?

有沒有搞錯?!

"別玩了大少爺,你趕緊告訴我吧?我媽的事情為什麼不是意外?"

可權睿卻偏偏不依不饒,"不敢嗎?"

他把玩著她的發絲,一步一步的引誘她.

或者更貼切的說,他在調教她.

要做他權睿的女人,她需要學的,還很多.

"為什麼不敢?"白染可不會輕易認輸,她倨傲的揚起下巴,對上他的視線,"吻了你,你就告訴我媽的事情?"

"當然."他點頭,沒有絲毫的遲疑.

在權睿話音落下的片刻,白染已經踮起腳尖,一吻,印在他的唇角.

她為什麼不敢?他是在小看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