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你在怕我?


可是此刻,就在此刻……

她穿著淡紫色的長裙,立在他的眼前.

美的,恍若九天仙女下凡.

他見過女人不少,可能美到如此地步的,只有白染一個.

她果然,非池中物.

"過來."他沖著她招手,眼神微微的變.

白染舉步走過去,站在權睿的書桌對面,停住.

不過權睿卻似乎對這樣的距離,並不是特別的滿意.

"過來."他仍舊沖著她招手,順便指了指自己的身側,示意她再過來一點.

白染皺著眉頭,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卻沒有反抗,還是走了過去.

直到兩人之間的距離,不足一丈,權睿這才算是滿意.

他看她一眼,便俯身,打開了書桌右下角的第三排抽屜.

打開之後,里面只孤零零的躺著一個首飾盒.

修長的五指,在觸及到首飾盒的瞬間,有些猶豫.

但是更快的,權睿又將它拿了出來,隨後站起了身.

白染疑惑的看著他的動作,皺著眉,沒有問什麼,只是見他打開了首飾盒,取出了里面的一對耳環.

同樣也是淡紫色的,和她身上的裙子正好是一套.

白染有些發愣,不明白權睿要做什麼,卻在下一秒,清晰的看到他拿著耳環,靠近她.

他的身子一下靠過來,白染本能的就要往後靠.

白染退開,權睿就繼續往前.

她退一步,他前進一步.

直到她觸碰到身後的書案,身子被阻擋.

退無可退,避無可避.

權睿這才滿意的傾身,為她帶上耳環.

白染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停頓了一下,剛才她還以為他要……

原來只是為她戴耳環.

耳垂本就是敏感的地方,被他溫熱的指尖觸碰著,有一種莫名的電流,順著耳垂,蔓延至全身.

"我自己也可以……"白染想,戴耳環這種小事,其實真的不用勞他老人家的大架的……

權睿卻不管,只道,"你在怕我?"

"沒有沒有……"她當然不肯承認.

耳環很快戴好,權睿卻沒有退開一步,他就這樣站在她的跟前,將她困在一丈之間.

白染有點不習慣這樣的姿勢,她本能的抬手,也不知道是想要阻隔和他之間的距離,還是想要保護自己.

才不過將手抬高了一點,下一秒,便被權睿整個握住.

他將她的手拉下來,再一次俯身,更深的逼近她.

"你似乎並不喜歡我的靠近?"

"我……"白染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個透.

從他身上溢出來的氣息真的太過炙熱,將她從頭到腳都烘成了一只煮熟的雞尾蝦,紅彤彤的.

白染的話還沒有說話,權睿又繼續道,"你應該明白結婚的含義."

權睿這話說的並不明顯,但是只要讓人一聽,又都能立刻明白其中的意思.

他靠的如此近,身上的氣息熱乎乎的,白染當然能夠明白他的意思.

他是想告訴她,結婚之後,他們還會有更加親密的動作.

她都懂,只是現在……

"我……我還沒有准備好……"一張白皙的小臉刷的一下紅了個透,白染尷尬的轉過臉,不敢再直接去看權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