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對你唯一的要求,對我忠誠.
于是,權睿就那樣抬眸,修長的眉宇皺起來,目光深沉,就那麼看著白染. 四目相接之間,白染只覺得自己的臉上上微微的有些燙! 尷尬! 此刻的白染臉上完全就是兩個大寫的尷尬! 她本來就和權睿不怎麼熟悉,再加上權睿幾乎不怎麼說話,她都不知道應該和他說些什麼! 現在他這麼看著自己不說話是什麼意思?早知道剛才她就不要開口了…… 都說要多吃飯少說話了……怎麼就管不住自己呢? 白染被權睿的目光看的實在是受不了了,又顫抖著小手,想要把權睿碗中自己放進去的竹筍給夾出來,"你不喜歡啊……那就不要勉強了……" 不過她的手才伸過去,卻見權睿已經垂首,吃掉了她夾的菜. 眉頭還是皺起來的,權睿心里有些異樣. 他不喜歡和別人一起吃飯,也有潔癖,就好像早上他吃飯的時候江邦媛沖進來沖著他大叫了兩聲,他都不再動陽春面了. 可想而知他的潔癖到底有多深沉…… 可是……白染給他夾菜,他卻吃了. 雖然是有點不習慣,但是他還是吃了. 終歸是要結婚,他得慢慢適應著. 看著權睿吃的這麼痛苦的樣子,白染又是一陣大寫的尷尬! 他是不是不喜歡竹筍啊? 那下次告訴廚師,讓他們不要做竹筍了…… 咳咳! 白染還在想著這個問題,邊上的權睿就已經開口了. "你母親怎麼樣了?" "還好,丞哥哥說我媽媽現在狀態很好,再過一天就可以去普通病房了."白染回答著,沒注意到自己順著習慣,在權睿面前說了一聲丞哥哥. 一個人多年的習慣,又是怎麼可能說改就能改的呢? 白染其實也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在她眼里,童年的時光,最快樂的,就屬和丞哥哥在一起的時光了. 可…… 白染並沒有放在心上的事情,對于權睿來說,卻成了一道隔閡. 白染和宋丞玦的事情,他已經聽羅偉說了. 兩個人在醫院里看起來很是親密的樣子…… 親密……多親密? 羅偉說,只是緊緊的擁抱在一起而已,別的沒什麼. 都緊緊的抱在一起了,還別的沒什麼?! 別的還想有什麼嗎? 想到那個所謂的丞哥哥,權睿的眉心又皺了起來. 開口,嗓音不若平日那般溫潤,倒是多了一份詭異的沉重. "白染,我救你的母親,是我們合約上的條款.你不用謝我,我對你唯一的要求,對我忠誠." 盡管現在權睿對白染沒什麼感情,但是始終都是自己媳婦兒,這天底下,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會願意自己的老婆給自己帶上一頂綠帽子嗎? 權睿自然也不會願意. 白染沒弄明白權睿忽然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見他說的這樣的認真,也就點了頭,答應下來. "我知道." 她又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既然答應了結婚,就自然會做到自己應該做的. 得到白染的答案,權睿才緩緩的松開了眉心褶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