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你到底有沒有在意過我?
g,更新快,無彈窗,!

來人正是江邦媛.

今天一大早,她剛看到今早的晨報,立刻火燒火燎的就來找權睿了.

江邦媛對權睿了解的並不多,自然也就不會知道他吃早飯的時候不喜歡被打擾.

不然,以她的心機,也是絕對不會這麼輕易觸犯權睿的禁忌.

江家雖然是三江市的名門望族,但是權家更是全亞洲的名門望族!

孰輕孰重,江邦媛還是能夠分得清的.

要不是今早她看到權睿撤掉了對江家一個子公司的投資,她也不會這麼著急的趕過來,並且在女傭的阻止之下,還堅持沖到了飯廳.

江邦媛一看權睿竟然還在這麼安靜的吃著早飯,瞬間氣不打一處來,沖過去就將報紙扔在了權睿的面前,質問道,"睿,你為什麼撤資了?昨天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和一個私生女卿卿我我,今天一早就傳出你撤資的消息,你到底有沒有在意過我們的婚約?有沒有在意過我?"

昨天權睿做的事情的確是有點過了,江邦媛一直忍著什麼都沒說,那是因為她想要一直扮演名媛淑女的高貴風度.

可是昨晚裝的那麼大度有什麼用?

這一早起來,權睿不是也一樣撤資了?

而且偏偏權睿撤資的那一個子公司,又是江邦媛最近新開的公司.

權睿這樣做,無疑是在打江邦媛的臉.

所以她再也忍不了,就這樣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權睿知道江邦媛今天肯定回來,但是沒想到她這麼早就來了,甚至剛好趕上他吃早飯的時間.

他最不喜歡吃飯的時候被人打擾,並且,那個人還這麼大聲的站在他的早餐面前吃東西.

權睿微微皺了眉頭,放下手中的筷子,將一口都還沒有吃的陽春面推到一邊,淡淡的用餐巾紙擦了擦手背,這才抬眸,看向江邦媛.

"我以為昨晚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不會娶你,我們之間,也從來沒有婚約可言."

他的話,如同他的人一樣,淡漠而疏遠.

從前權睿也是用這樣的語氣和江邦媛說話,所以江邦媛也就沒有察覺出來什麼異常.

她看著他,眉頭皺的幾乎可以夾死一只蒼蠅了.

"阿睿,你不要賭氣了.我們是指腹為婚的,那個白染根本就不算是我們江家的人,她勾引你不過是為了你的錢,她那個該死的媽沒錢做手術吧?她那樣的女人,為了錢什麼做不出來?"江邦媛還有點耐心,至少還是耐心的和權睿說著這些話.

然而,她卻忘記了,權睿是誰?

縱橫亞洲的權家太子爺,他手中掌握著數千萬人的資產,只要他高興,只要他一句話,有千萬的人可以為了他豁出自己的姓名.

他更是隨手就能建立起龐大的商業帝國,手中到底握有資產,簡直富可敵國!

想要在這樣的人面前耍花招,還的確是太嫩了一點.

權睿眯了眼,涼薄的唇角拉開一抹戲謔的弧度,他反問她,"你怎麼知道白染的媽媽沒有錢做手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