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娶你.


剛才她什麼都沒有想,一心都系在媽媽的安危上,完全沒有想那麼多.

現在她清醒過來了,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麼.

她竟然……主動抱了這座冰山!

而且,很意外的,他的體溫似乎也並不像他的性格那樣惡劣,倒是挺溫暖的.

至少,他沒有將她推開.

權睿懷中一空,瞧她不哭了之後瞬間又變成了一只小刺猬,滿眼戒備的盯著他,生怕他會吃人似的.

"怎麼?利用完了?"沒好氣的道一句,權睿不慌不忙的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扔在一邊.

早說了,他是一個有潔癖的人,雖然他也不討厭白染的接近,但是她毀了他的衣服.

總不能把被她蹭的滿是眼淚的衣服繼續穿出醫院吧?

白染盯著權睿的動作,耳邊再聽著他的話,臉上也是有些尷尬.

"我……我會幫你洗乾淨."衣服本來是她弄髒的,也沒什麼好狡辯的.

"哭夠了?"權睿當做沒有聽到她的話,反而轉移了話題.

"……"白染默默的點了點頭,感覺此刻的自己完全一點立場都沒有了,盡管之前在他家的時候,她還能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見白染這乖乖的樣子,權睿又微微的勾了唇角,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看一眼手術室還亮著的紅燈,難得的安慰一句,"只要醫生一分鍾沒有宣布你母親搶救無效,你母親就還有希望活過來,擔心也無濟于事."

……也不知道這個到底算不算是安慰.

白染沒想反駁,雖然權睿的話不好聽,但是說的都是些實話.

那麼現在,是談談正事的時候了.

"我媽媽的後續治療,也許還有很大一筆費用.我想……你可以幫我嗎?"白染皺了皺眉頭,還是想要先把媽媽的治療費給落實了.

雖然之前權睿也答應說如果贏了賭局就分她一半的錢,可是眼下看來,想要拿到那一半的錢,似乎不是特別容易了.

索性白染就不想那部分的錢了,因為現在,只有權睿才可以幫助她.

"我可以幫你,不過我有兩個條件."

權睿今晚來這里,自然是為了幫白染的.

他可以給她提供所有她想要的幫助,畢竟她母親的事情,也不過就是他的一句話而已.

"只要你肯救救我媽,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白染咬了咬下唇,臉色有些發白.

如果媽媽沒有事情,她可以斷然拒絕權睿的提議,但是眼下……她沒得選擇.

"恩."權睿點頭,說出了自己的條件,"從此刻開始,以江月夕的身份示人,我要你去把江家的一切,都搶到手中,牢牢的握著."

"江家?我要江家做什麼?那已經是江邦媛和江浩的了."白染還是有些詫異的,畢竟她從沒有將江家的一切都放在心上.

權睿卻沒有回答白染的問題,而是繼續說道,"恢複了江家繼承人的身份,我娶你."

"……"聞言,白染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之前權睿說要和她結婚真的不是說著玩的.

而他和她結婚的先決條件就是,她必須是江家的女兒.

...